這個星期國際間出現了兩件大事,第一件是美國總統選舉,第二件當然是螞蟻集團被中港兩地監管機構煞停上市的決定;尤其後者對香港的衝擊更大,因此也惹來各方的討論。

中概股在港第二上市可豁免若干《上市規則》!同股不同權上市形勢分析|多才多魏

「煞停螞蟻集團A+H上市」值得香港人反思

其實當大家著眼於如何退款,螞蟻集團母公司股價下挫等問題的時候,我們也應該將目光放遠一點,從「煞停螞蟻」這件事反映了兩個值得我們反思的情況,就是國內創新金融業務的迅速發展,與及中港兩地對金融機構的監管制度大不同。

阿里巴巴股價一夜回勇反彈  

阿里巴巴(09988.HK)於螞蟻集團上市前持有33%權益或77.63億股,而螞蟻集團上市觸礁亦拖累阿里巴巴股價下挫達逾7%,不過一夜間股價於(11月5日)已經回勇反彈4%,從這事件中可以洞悉到國內的科技企業及創新金融業務發展得非常迅速。以螞蟻集團為例,始創於2014年,短短6年間就能以支付工具支付寶等,走進金融科技再到數字生活開放平台,由「螞蟻金服」轉型為「螞蟻科技」,更發展為成全球最大獨角獸。

螞蟻挑戰國內監管機構

近年螞蟻集團更加看准了小商戶難於向銀行進行借貸的需要,建立了其中一個名為「花唄」的消費借貸平台,為小商戶的信貸需要伸出援手。螞蟻集團主要是透過使用集團所收集的大數據進行貸款前的審批參考,這樣相對於銀行界需要實質抵押和擔保等信貸要求的資金低很多,因此吸引了大量小商乍戶的支持。

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的底線

可是這種涉及金融功能的業務,於現時國內的金融法規中卻未受監管,形成了一個灰色地帶,亦成為了國內金融監管機構的一個新挑戰。或許螞蟻集團愈來愈觸及到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的底線,加上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在上海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的一番話,令國內監管機構似乎考慮到未能為投資者提供足夠保障,即所指避免「金融系統風險」的出現,而叫停了螞蟻集團A+H上市。

連登燈神媽咪麵 憑一己之力「燈死」螞蟻上市 重溫麵神「神蹟」 油價燈至負數、買4,480元熊救市...

叫停螞蟻上市是兩害取其輕 

無可否認,叫停了螞蟻上市無疑會令某些投資者有所損失,但兩害取其輕,相比起上市後再作出處罰或進行其他監管措施,上市前煞停上市計畫所帶來的損失一定遠低於上市後所帶來的虧損,亦不會窒礙目前合規的創新金融業務發展。

事實上「煞停螞蟻」亦令人留意到針對內銀未能覆蓋的融資借貸需要,除了出現「花唄」這些消費借貸平台,更加出現了金融體系外的影子銀行及委託貸款等非監管活動;這些都反映國內對這方面的上市監管制度未能同步。相反香港的創新金融業務卻比不上國內的發展,然而監管制度卻又比國內嚴謹和完善。

阿里巴巴也曾未能符合來港上市要求被拒 

就如阿里巴巴於2014年曾經要求以同股不同權的形式來港上市,惜當時未能符合來港上市要求被拒,繼而轉移到美國上市;經4年後,終於在聯交所修訂上市規則(加入第8A章 — 同股不同股(WVR)及第19C章 — 容許合資格中概股以第二上市方式回歸港股)的情況下,阿里巴巴終在2018年正式在港上市,由此可見一斑。

港交所應引以為鑑

除此之外,港交所亦應該借鑒此事認清楚中港兩地的監管情況有所不同,對於日後前來上市的金融創新企業尤其要多加留意。就如針對有限制行業的企業,以VIE(Variable Interest Entity(可變利益實體),又稱「協議控制」)的公司在港上市,及以A+H在港進行上司的企業,尤其是創科業務,由於涉及到兩地不同的監管規則和制度,不確定性較高,容易出現A股被叫停上市的情況,因此港交所作為批准H股發行時,就更加要謹慎處理。投資者亦要多加關注,以保障自己的利益。

螞蟻集團會否捲土重來

有不少人都猜測螞蟻集團會否捲土重來,經此一役,外界對於螞蟻集團的評估或多或少都會有負面影響。以其母公司阿里巴巴作參考,截至(11月5日)其市盈率為37.803倍,日後究竟能否繼續保持,加上投資者的信心和市場的環境亦不斷變化,我們還應耐心觀望市場發展才能作進一步的推測。

按此訂閱《香港財經時報》HKBT 新聞快訊

編按:專欄作者魏偉峰博士現為⽅圓企業服務集團董事及集團⾏政總裁,擁有逾30年專業執業及⾼層管理經驗,他亦曾經擔任多間上市公司董事、首席財務執行官及公司秘書,以及於多間著名上市公司出任合規獨立非執行董事包括:中人壽、中國中鐵和現時為中交建獨立非執行董事。魏偉峰為⾹港特許秘書公會前會⻑(2014-2015)、⾹港特別⾏政區經濟發展委員會專業服務業⼯作⼩組前⾮官守成員(2013-2018)及⾹港會計師公會專業資格及考試評核委員會前成員(2013-2018)。他亦曾參與出版《內幕消息披露指南》之《2014年中小企業企業管冶手册:原則、法規和最佳實踐》、《首次公開上市手册 ⎯ 2015》之《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手册 ⎯ 2016》、《香港首次公開上市手册 ⎯ 2020》及《香港競爭條例 ⎯ 合規指南》等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