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指改革・維他奶國際】恒指公司本週提出改革恒指構成方式的方案,重點包括藍籌將從現時50隻倍增至100隻,又會按7個行業組別挑選成分股,還有就是為了保持「香港」的代表性,將保留20間至25間香港公司在內。

「香港公司」的定義問題 

就恒指公司的建議,市場人士大體上對於擴大恒指成分股規模並無太大異議,但對於保留香港公司代表性,則引發了不少談論,特別是何謂「香港公司」的定義問題。

事實上,隨著內地企業不斷來港上市,加上過去一年中概股回歸,目前內地企業已佔港股市值近八成,而真正具實力的港企業買少見少,有網友在討論區提出,是否還有港企夠資格晉身藍籌?回覆者提出不同答案,其中較常提到的一隻就是維他奶國際0345.HK)。

維他檸檬茶氣勢無以為繼

早兩年維他檸檬茶曾在內地爆紅,擊敗可口可樂以及王老吉、農夫山泉等強敵,登上天貓全國飲品銷售額冠軍,內地網民更笑言「維他檸檬茶,爽過吸大麻」,維他奶風頭一時無兩,投資者對其內地銷售寄予厚望,令維他奶股價由2019年初的28元水平急升至6月中的46.5元歷史高位。

不過,維他奶自此之後便無以為繼,股價經歷了長達10個月的單邊跌浪,至2020年3月尾才在22元關前見底;集團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年度業績更明顯倒退,期內實現營業收入72.33億元,同比減少1%,股東應佔年度溢利5.36億元,同比減少23%,經營溢利7.07億元,同比下降25%,表現令人失望。

維他奶內地市場現瓶頸 

當然,去年度業績先後受社會事件、澳洲山火及新冠疫情的打擊,倒退在所難免;不過,維他奶在內地市場始終未能突破瓶頸,也是不爭之事實,2019和2020年度來自內地的收入分別只是3,973億和4,025億元人民幣,可見在「維檸」紅火一陣後,內地銷售依然是原地踏步,亳無寸進。

不過,在經歷漫長低潮期後,集團2月底公布截至2020年9月底止半年業績終見一絲曙光,期內純利按年升26%至6.72億元,經營溢利按年上升29%至9.29億元,中期息維持3.8仙。

維他奶中期業績現曙光

維他奶表示,盈利上升主要因根據疫情發展而加強成本控制,以及政府就疫情提供補貼僱員開支所致。撇除政府補貼,經營溢利增長10%,EBITDA則增加27%至11.52億元,毛利率維持55%。

大行對維他奶觀感亦有改善,里昂報告指,在低基數效應下,預期維他奶去年下半年內地業務錄理想增長,將其評級由「買入」降至「跑贏大市」,維持目標價36.7元。

技術分析:突破可上望40元 

事實上,從技術分析,自去年3月見底後,維他奶股價過去一年呈現一底高於一底的回升走勢,至今營造的升軌支持約在31元水平,而阻力為今年1月和2月都先後測試過的36.6元,這亦是去年5月反彈的頂位所在,突破可上望40元。

至於維他奶有沒有當藍籌資格的問題,以市值看,維他奶截至本週二(3月3日)市值約350億元,單計非酒精類飲品股排第五,「樓上」統一企業(0220.HK)市值約400億元;蒙牛乳業(2319.HK)1,600億;中國飛鶴(6186.HK)1,800億;龍頭農夫山泉(9633.HK)市值更高達2,500億,而當中只有蒙牛是「現任」藍籌。由這角度看,維他奶確是沒有太大機會。

未必符合港企定義

再從另一角度看,恒指公司在改革建議中提到要保持「香港」代表性,而上述幾家公司中,只有維他奶是港企,就算再將範圍放大至整個消費類股份,維他奶也絕對是「港」字頭的前列分子,那麼是否可憑此途徑晉身成分股?

可惜答案仍是不行,因只要細看恒指公司的諮詢文件,是按地域把上市公司分為「外國公司」和「大中華公司」兩大類別,而後者再分為「香港證券」和「內地證券」;其中「香港證券」的定義是指「超過50%收入來自中國內地以外的香港上市證券」;而內地證券定義是「超過50%收入來自中國內地的香港上市證券」。

恒指季檢|阿里健康、龍湖、海底撈「染藍」 成分股增至55隻 海爾智家、萬國數據加入科指

恒指改革|成分股將增至100隻 料未來5次季檢共加入25隻 上市夠三個月即可染藍 拆解改革對港股影響

要入恒指做藍籌股只有一途

維他奶2020年度來自內地的收入和經營溢利佔比分別達62%和58%;2021年度中期業績,內地業務的收入和溢利貢獻更高達71%和75%,相反港、澳業務則只佔22%和21%。按恒指公司的準則,維他奶未必符合「香港公司」的標準。

如此一來,維他奶如要入恒指,似乎還是只能靠壯大市值一途,現時藍籌中市值最細是約500億的瑞聲科技(02018),而維他奶2019年最高峰時市值450億左右,若能把握內地消費從疫情中復甦的契機,重振「維檸」人氣,以超越瑞聲為目標,也不是沒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