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繼續談估值,在我看來,不論是大股還是細股,都有其自身價值,即或基本因素如何糟糕,上市地值本身已是值錢的,參考主板和創業板於上市時的最低市值要求為5.00億和1.50億元,可視為一間在港上市公司的最低價值參考。

莎莎國際(0178)股價低處可未算低!何價才應進場入貨|聶Sir學堂

最低公眾持股價值要求

可留意主板和創業板於上市時的最低公眾持股價值要求為1.25億和4,500萬元,配合公眾持股佔比不能少於股本的25%,相對價值要求為5.00億和1.80億元,可見創業板股份的最低價值,不只是1.50億元,而是1.80億元。

倘若一隻創業板股份的發行股數為5.00億股,相對上述的1.80億元,每股價值便不應少於0.360元,以安全邊際的三成門檻,買入價為0.250元或以下視為具值博率。

資產淨值又名「帳面淨值」

當然,普遍上市公司擁有的資產多於負債,所以會產生資產淨值,應作為估值的考量因素之一。但要留意資產淨值又名「帳面淨值」,顧名思義是指會計帳目上的數字,必未等於企業的實際價值,而且很大可能帳面值往往低於實際價值,故此在進行估值時,需要將資產淨值打折。

將淨值打折不少於五成

正如兩週前與大家分析的中星集團控股(00055.HK),分析於2020年1月17日(當日恒指錄得2020年暫時最高收市位),參考於2019年9月26日收市後發佈的2019年中期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集團資產淨值約7,010萬元人民幣,每股淨值折合為0.3129港元,較2020年1月17日收報0.203元,市賬率為0.65倍,低於1.00倍,基本面而言反映股價定位偏低。倘若計算實際價值,筆者做法通常將淨值打折不少於五成,即每股最多只計0.1565港元。

除了從歷史股價來看價格偏低(相對2019年最低收報0.211元再低八個價位),以及估值吸引,還需要具備其他因素,才值得買入一隻股份呢?

簡單可留意兩個層面:

  • 其一是大股東成本價,此股有一名主要股東CNA Company Limited(佔權15.72%)和兩名管理層薛嘉麟(主席兼執行董事,佔權0.48%)及黃新發(非執行董事,佔權0.03%),分別成本價為1.4988、0.5168和1.0950元,較1月17日收報0.203元產生賬面損失為86.46%、60.72%和81.46%,涉及金額約5,167萬、38萬和9萬元,暗示股價有上升空間。
  • 其二是街貨集中度,於今年1月17日中央結算系統(簡稱CCASS)顯示參與者有236名,持有約2.13億股,扣除兩名管理層已有96萬股放入CCASS,餘下約2.12億股,與公眾股東持有約2.12億股相若,只差20,442股,視為CCASS街貨量約2.12億股。當中的首14參與者均持有不少於394萬股,認為屬有心人持貨機會大,她們僅佔參與者總數之5.93%,卻持有約1.45億股街貨(已扣除上述96萬股),計出街貨佔比為68.67%,因高於六成,反映貨源已被歸邊。

跌市下展現出高防守性

結果於1月20日開報0.203元,與1月17日的收市價相同,可以進場,至4月3日最低收報0.176元,較0.203元約低一成三;但兩個交易日後(4月7日)已重上0.185元收市,賬面虧損收窄至少於9%。值得留意於1月20日恒指開報29,169點,相對3月23日收報21,696點(2020上半年最低收市位),累跌7,473點,跌幅超過25.00%,足見即或在恒指處於高位時買入股份,只要分析得宜,仍能在跌市下展現出高防守性。

按此訂閱《香港財經時報》HKBT 新聞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