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政府在第二期保就業計劃中,要求大型物管公司,承諾向業主或法團回饋至少八成補貼額。這個做法只是遲來的春天,屬政府補鑊行為。就算未有此做法前,不少大型屋苑管理公司已成功與業主委員會或法團協商,想方設法惠及小業主,例如將軍澳維景灣畔業委會主席陳繼偉就成功爭取,管理公司啟勝物業於下年1月豁免管理費。然而,有一群小業主被政府及世人徹底遺忘,那就是港鐵管理的49個私人屋苑。

港鐵也有發展私人物業

筆者服務的日出康城大部分樓盤均屬港鐵管理,但不獲政府保就業計劃資助。政府說法是:「由於港鐵屬公營機構,所以不會受惠於保就業計劃。」啊,對呀,港鐵主要發展鐵路,政府有股權,當然不能私相授受。但是,港鐵亦有發展私人物業,而且不是包底制。

請容我解釋一下私人屋苑的花費與管理費關係。大部分物業管理司公司都是實施非包底制,意思是加員工薪資時,同步會加管理費,今年疫情重挫香港經濟,市民百上加斤,管理公司外判人工,真正出糧給員工的是樓上的小業主,故政府保業推出回饋補貼額給回業主的要求,是理所當然、亦避免物管及外判清潔、保安、會所公司私吞款項。

日出康城發展最耐潛力最大!區內樓盤被看高一線!港鐵管理卻拖後腿|珊珊來詞

港鐵管理物業不善 疫情下沒幫市民

港鐵管理私人物業一直千瘡百孔,例如更換港鐵管理公司程序極困難,需取得50%以上業主同意,做法橫蠻無理。自疫情起,人手需求大增,港鐵除了買幾樽消毒藥水外,完全沒有主動向小業主提供任何援助。筆者擔任首都業委會主席期間,只能由港鐵外判商入手,才成功商討將部分補貼回饋屋苑及小業主,一分一毫都舉步為艱。

由於港鐵公司管理屋苑的業主,未能保就業計劃而獲得回饋,管理費沒有減免空間,情況不公,受影響業主達10萬個單位。因此,筆者早前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放寬港相關限制,並強制有合約保障的物業管理及承辦商在取得保就業資助後,合理回饋屋苑,最終遭法官以沒有證據顯示行政長官非法或越權而駁回。

匯控不派息愧對小股東 用港人血汗錢救濟英國 苦主提告雞蛋撼高牆|珊珊來詞

港鐵公私性質模糊衍問題

法定機構不能取得政府資助是合理的,但港鐵的情況不同。在七十年代,為了應付政府財政壓力,及日益增加的公共服務的需求,政府研究成立公營機構外判權力,或將公共服務私有化,以減少政府負擔。現時香港公營機構逾400間,醫管局機管局香港電台香港房屋協會及各大學等,以至政府作為主要股東的港鐵,均由公帑支付營運。

先不論這些機構質素每況愈下,但不見問責,如港鐵故障、醫管局公立醫院床位不足等。更糟的是現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大力支持鐵路物業發展,還將私人屋苑交由港鐵管理,任由港鐵壟斷底下賺大錢。公私營機構的劃分模糊不清,政府對於港鐵的定位自相矛盾就是問題主因,港鐵掌權全港最大的「公營運輸系统」,同時亦不斷發展更多「私人物業」。鐵路上蓋物業是一個好的規劃,方便快捷,但同時遺留不少問題難以解決。

按此訂閱《香港財經時報》HKBT 新聞快訊

編按:方國珊Christine Fong Kwok-shan,西貢區議會環保北選區區議員,亦是智庫組織專業動力成員,2005年獲授英國專業工程師學會(Society of Professional Engineers UK (SPE))的專業工程師資格。方議員對環保、交通、社區等民生議題經驗豐富,見解獨到。

作者簡介:作者方國珊為西貢區議會環保北選區區議員,亦是智庫組織專業動力成員,2005年獲授英國專業工程師學會(Society of Professional Engineers UK (SPE))的專業工程師資格。方議員對環保、交通、社區等民生議題經驗豐富,見解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