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控(00005.HK)年初因應英國監管機構要求,宣布暫停發放去年第4季股息,並表示今年內不會派息,令本港小股東打擊甚重,特別是靠股息收入應付退休開支的年長股民。近日,筆者陪同不少苦主循小額錢債索償,期間與市民談及此事,發現普遍對匯控停派息的行為冷淡,認為只是「投資失利」後果,故筆者將透過下文,解釋匯控舉動如何不公不義。

靠香港人卻背叛香港人

匯豐全稱香港上海匯豐銀行,1865年3月3日在香港開業,上海分行於一個月後投入營運。1993年,匯豐把註冊總部從香港遷至倫敦,但香港至今仍是其最重要之市場。「世界的地方銀行」是匯豐在2002年至2016年間的廣告詞。2019年,匯豐錄得全年稅前盈利133.5億美元(103億英鎊;934.5億元人民幣)。路透社指出,其中90%來自香港,匯豐依賴亞洲市場是不爭的事實。

匯豐的最大賣點是恆常派息,成為了退休基金、保險機構作資產配置時的主要選擇,吸引了眾多個人投資者,更有「香港人銀行」之稱。儘管是2009年金融海嘯時,美國的投資嚴重虧損,導致世紀供股,每12股供5股,供股價每股28元,集資177億美元;結果香港96.6%股東供股;香港股民不離不棄,捍衛匯豐股價,終於解決了資金問題,安渡難關。如此看來,匯豐怎對得住多年來支持的香港人?

日出康城發展最耐潛力最大!區內樓盤被看高一線!港鐵管理卻拖後腿|珊珊來詞

用香港人的錢救英國合理嗎?

如上文提及,匯豐的主要利潤來自香港市場。據匯豐公布,這次不派息是因為接獲英倫銀行透過審慎監管局發出書面通知,要求匯控取消派發2019和2020年的股息,保持流動性以幫助家庭和企業捱過疫情難關。過去一年,歐洲新冠疫情轉趨嚴重,歐洲央行與各英國銀行都有商討股息派發安排,以維持銀行資本,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延遲派股息。這個做法猶如用香港人資產,作英國救市的預備金,絕不公道。試想想,一間公司的重要決定應由股東決定,而非政府一聲令下,用槍指嚇私人公司執行指令。反之,英倫銀行這樣做是「推匯豐去死」,因為它的聲譽已一朝喪。

政府下令銀行是否一定要跟?非也。正當滙控因應英國政府要求停派息,鬧得小股東爭議時,瑞典政府同樣要求當地銀行停派股息,惟當地銀行公司拒絕政府這個要求,認為銀行業並非今次經濟危機的元凶,政府應該在其他範疇做得更多,可見最終決定權在銀行本身。

匯控連跌7日失守31元 股民心郁郁仲想撈貨 專家:最快下周穿埋30蚊

香港苦主能做什麼?

港人作為真正的話事人,在此並非手足無措。首先,坊間已有團體正努力集合5%的股份、約10億股股份,以要求集團召開特別股東大會回應小股東訴求。另外,各方施壓將事情推上國際層面,聯繫更多苦主是必須的。早前有苦主籌集2萬港元,在英國《泰晤士報》及《金融時報》以廣告形式發文登報,希望英倫銀行及滙控聽到香港一眾散戶的訴求,重派股息以保障小股東權益,但先後遭到兩份報章拒絕,做法不公,但也是可行的方向。

除外,筆者持續性地協助散戶循司法途徑索償,已收到約500名小股東求助,最新一單訴訟,審裁官朱婉儀形容,此案為試驗案件(Test Case),具代表性,因結果將對其他股東有深遠影響。答辯方在庭上透露,打算連同另外6宗相近類型案件,一同轉介至高等法院處理。面對匯豐大公司,以法律途徑追討猶如雞蛋碰高牆,苦主的律師費不菲,到底這個公道能否討回仍需密切關注。

按此訂閱《香港財經時報》HKBT 新聞快訊

編按:方國珊Christine Fong Kwok-shan,西貢區議會環保北選區區議員,亦是智庫組織專業動力成員,2005年獲授英國專業工程師學會(Society of Professional Engineers UK (SPE))的專業工程師資格。方議員對環保、交通、社區等民生議題經驗豐富,見解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