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熱播劇《流金歲月》中,劉詩詩扮演的蔣南孫因為爸爸炒股破產,導致家道中落、在爸爸自我了斷後,不得不遠走他鄉。

劉詩詩躋身女富豪 

但現實中,劉詩詩本人才是「躺賺」的女股神,最近,稻草熊(2125.HK)已於2021年1月15日在港股掛牌上市。劉詩詩馬上就要「身價暴漲」,躋身女富豪排行榜了。以稻草熊娛樂2月25日收市價8.8元計,較招股價5.88元大升49.7%,劉詩詩持有7,360萬股稻草熊娛樂,市值6.256億元。 

2016年3月,吳奇隆和劉詩詩在峇里島舉行婚禮。婚禮一周後,當時如日中天的暴風科技提出,擬以10.8億元收購稻草熊影業60%的股權。按暴風影音的報價,當時稻草熊估值達到18億元。

如果交易成功,劉詩詩將直接獲得6,480萬元現金和價值1.51億元的暴風科技股票,合計超過兩億元。相比於受讓時200萬元的價格,劉詩詩手中的股權暴漲了100倍,被稱作吳奇隆給她的天價「聘禮」。

吳奇隆給劉詩詩的「聘禮」被兌現了 

然而,稻草熊想賣出這部分股權,就要接受暴風科技的對賭協議,不過對賭協議有些離譜(即2016年至2018年,每年實現淨利潤分別不低於1億元、1.4億元、1.96億元,累計不低於4.36億元)。

彼時,稻草熊當時成立不到2年,只上映了兩部電視劇,賬面資產只有3,835萬元。因此,證監會駁回了收購請求,劉詩詩的「聘禮」只得繼續停留在紙面上。

5年後,江蘇稻草熊影業有限公司的境外運營實體稻草熊娛樂集團馬上就要踏入港交所,按最高發行價計算,稻草熊將融資超過10億元。

吳奇隆給劉詩詩的「聘禮」時隔近5年,終於要被兌現了。

一切從2003年說起

江蘇稻草熊是什麼公司?跟吳奇隆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劉詩詩的股權是吳奇隆的「聘禮」?一切都要從2003年說起。

2003年,吳奇隆創辦北京稻草熊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成為第一批試水明星影視公司的人之一。然而當時北京稻草熊的出品不太穩定,最初還曾虧損幾百萬,吳奇隆不得不靠「打工」拍戲補虧。

不過,吳奇隆在經營方面的創新能力和探索精神在北京稻草熊時代就已經初現端倪。2012年開始,《新白髮魔女傳》和《蜀山戰紀》先後嘗試了"影遊聯動"模式。兩款遊戲圈粉不少,影視IP的價值在別的領域得到更大釋放。

比當時影視作品大火更幸運的是,吳奇隆結識了資深影視製作人劉小楓,或許是由於吳奇隆不是中國大陸身份,2014年,江蘇稻草熊成立時,劉小楓出面擔任法定代表人,並且100%持股。而背後的實際控制人吳奇隆,則以首席內容官身份出現。

江蘇稻草熊發展很快 

在兩人的合作下,江蘇稻草熊發展很快,2015年即實現2852萬元的淨利潤。

2015年12月,劉小楓將江蘇稻草熊20%的股權以200萬元對價轉讓給劉詩詩,同時將1%的股權以1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趙麗穎。劉小楓的持股比例相應減至79.00%,劉詩詩則成為稻草熊的第二大股東。

不過,稻草熊披露的2017和2018年的實際淨利潤分別為0.64億和0.11億元,與對賭協議中的要求相差甚遠。

即便當時證監會通過收購請求,劉詩詩順利拿到等值2億元的現金和股票,2018年之後依然要連本帶利還回去。不過幸虧證監會否決了暴風的收購,看看現在的暴風退,不得不感嘆吳奇隆和劉詩詩的好運。

暴風科技收購股權不成,稻草熊卻得到阿里影業的垂青。先是吳奇隆攜電影《蜀山戰紀》、電視劇《蜀山戰紀2》和《歌盡桃花》三部作品與阿里影業簽約,後來海南阿里又斥資約2.25億元拿下稻草熊15%的股份。

阿里在2018年8月退出稻草熊

但與阿里合作的兩年中,稻草熊簽約的3部作品僅問世1部,且反響平平。隨著演員"限薪令"等政策的出台,影視行業的大環境又有了變化,明星影視公司的泡沫漸漸破滅,影視行業的冬天到來。阿里則在2018年8月退出稻草熊,此時大資本撤出,對影視行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好在經過幾年合作,愛奇藝與稻草熊建立了堅固的"革命友誼"。2018年,稻草熊收到愛奇藝子公司Taurus Holding的A-1輪投資。

之後,先後錯過暴風、失去阿里的稻草熊在行業降溫、動盪時期卻好像時來運轉,在大部分同行都虧損時保持盈利。

尤其是在2018和2019年,影視公司儲備的大部分劇集拍攝於2017年,限酬令尚未生效,成本依然很高,但網絡視頻平台播映劇集的購買價格已經下跌。

稻草熊能保持盈利

以同樣從事影視劇投資、製作、發行及衍生業務的深圳上市公司慈文傳媒為例,2018年總收入比2017年下降13.84%,而營業總成本卻上漲96.63%,導致慈文傳媒自2006年以來的首次虧損,且虧損額超過10億元。

稻草熊能保持盈利,除了備案至首映週期短(稻草熊平均需要大約17.8個月,業內平均週期為22.5個月),很大程度上還取決於其延續了吳奇隆的創新和探索精神,多年來打造出開放平台型業務結構。

2015年,稻草熊在《蜀山戰紀之劍俠傳奇》播出時率先創立了「先網後台」的播出模式。現在網上網下同時上映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當時,影視劇都自陷於電視台和網絡平台二選一的境地。稻草熊的創新模式為它帶來豐厚的回報。

網劇市場漸漸火熱

2020年6月,稻草熊收購了諾華視創,擁有了影視製作部分技術解決方案,將平台的覆蓋範圍再次拓寬。

2020年愛奇藝又向稻草熊追加了A-2輪投資,截至IPO前,愛奇藝通過其子公司共持有稻草熊19.57%股權,並派兩名董事入駐其董事會。

至此,愛奇藝共投入約1,914萬美元(約合1.48億港元),擁有稻草熊9,732萬份股票。按IPO價格,愛奇藝的投資回報率將高達3.4-4.2倍。

網劇市場漸漸火熱,此時有愛奇藝這個長視頻頭部平台做靠山,稻草熊不僅能保證劇集上映,還能通過愛奇藝提供的用戶喜好大數據,對日後的拍攝內容進行規劃和修改。

稻草熊擁有大量IP

另外,稻草熊擁有大量IP,據招股說明書透露,公司的IP儲備長期保持在20-30個。在技​​術提高、順應市場的基礎上,這些IP都有可能被轉化成遊戲、衍生劇、短視頻等各種形式,稻草熊的作品數量有呈幾何級增長的潛能。

有趣的是,稻草熊沒有牢牢將IP攥在手上,而是將自己定義為一個「服務者」,把服務、技術和IP共享給行業夥伴。

這樣看似"傻"的做法,本質上能提高行業整體水平,提高同行業其他公司對稻草熊的粘性,同時為自己建立良好的業內形象,最終受到反哺的,其實是稻草熊自身。

估值偏高

縱使身處行業頭部,擁有明星光環,且有愛奇藝加持,稻草熊的IPO價格區間對應2019年的市盈率為57-69倍,依然偏高。如果按最高發行價發售,稻草熊的市盈率將超過芒果超媒。

雖然前文說了愛奇藝是稻草熊的救命稻草,但稻草熊最大的"雷"也來源於其最大單一客戶和最大供應商--愛奇藝。

招股說明書顯示,2017年、2018年、2019年與2020年上半年,稻草熊來自愛奇藝的收入分別為1.16億元、2.45億元、2.09億元與4.01億元,佔總收入比例分別為22.4%、36.0%、27.2%與69.2%。

同期,稻草熊向愛奇藝分別許可1部、2部、3部及3部自製及買斷劇集,分別占同期許可劇集總數的20%、40%、60%及100%。

對愛奇藝的依賴程度越來越高

稻草熊自製劇和買斷劇帶來的收入佔總收入80%以上,可見其對愛奇藝的依賴程度越來越高。

雖然劉小楓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各平台之間與劇集製作方沒有"排他性"影響,例如騰訊全資子公司新麗傳媒與愛奇藝正常合作,同樣,在騰訊和優酷平台上也都可以看到稻草熊的劇集。

但是在招股說明書的風險提示部分,稻草熊也不得不這樣說:"倘若我們失去第一大客戶愛奇藝,那我們可能就不再那麼受歡迎"。

這樣的情況很容易理解,正如當年如日中天的唐德影視不止范冰冰一個藝人,但范冰冰的稅務風波後,唐德影視便一蹶不振,稻草熊的合作平台不止愛奇藝,但若這個最重要的合作關係出現問題,勢必影響稻草熊的運營。

資金向優質內容流動

平台和製作方的綁定關係正變得越來越多,除了稻草熊和愛奇藝,B站和歡喜傳媒也深度綁定。這種關係在雙方都需要發展時對兩方都非常有利,製作方能保證發行,平台能保證片源。而長遠來看,如果不降低對單一平台的依賴,雙方的風險都會越來越大。

除了與愛奇藝的關係,稻草熊還有一個致命弱點,就是劇集的口碑普遍偏低,作品普遍存在靠明星效應引流,叫座不叫好的問題。

在影視這樣競爭激烈的行業,資金不僅在向頭部聚集,也在向優質內容流動。靠當紅明星吸粉的成功不能長久,提升作品質量,才是稻草熊能繼續發展的關鍵。

作者簡介:中概股追擊通過深度,獨家的視角剖析最前沿的中概股資訊,致力於讓讀者了解中概股IPO,最新動態,重大事件等一手消息。原文刊於:www.businesstimeschina.com

免責聲明:本網頁刊載的所有投資技巧及分析,僅供參考用途。讀者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要自行判斷及審慎處理,更要自行掌握市場最新變化。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網頁及相關作者與受訪者無關,本網頁概不負責 。而本網頁所有專欄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