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專訪】2020對香港人來說是非常沉重的一年,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香港亦無可幸免。疫情對香港經濟造成沉重打擊,各行各業都掀起倒閉潮和裁員潮;過去繁榮欣盛的香港也變得百市蕭條。

專影Pre-wedding婚紗相及婚禮攝影的攝影師鄧英奇(下稱「阿奇」)也因疫情之故,生意量大減;加上政府救援政策針對性不足,阿奇的公司「De Odd」面臨巨大的財政壓力。然而阿奇沒有沮喪,反而抱著「艱險我奮進」 心態,在「疫」境下不斷作新嘗試,發掘生機。

按此訂閱《香港財經時報》HKBT 新聞快訊

因緣份接觸了攝影

Fine art出身的阿奇,入行(攝影)前曾做過刺青師,但發現始終不適合自己,所以決定重回設計行業從事相關的工作。阿奇憶述當初是非常有抱負地找工作,希望能在大公司裡一展拳腳。豈知,那些寄出去的求職信仿彿石沉大海,沒有回音。阿奇把心一橫,只要是有關設計的招聘都寄出求職信,最終竟獲一間影樓青睞。

雖然攝影與設計沒有太大的關聯,但在「再唔做就無飯食」的壓力下,阿奇決定踏足這一行。他透露自己當初並沒有任何攝影底蘊,但慶幸自己敢於發問,獲得前輩們傾囊相授攝影的知識、技巧、經驗和心得。

阿奇在攝影業打滾了約一年,沒想到突然有一天被公司解僱,他表示很可能與自己不跟從公司一貫的拍攝風格而惹出來的禍。阿奇解釋,自己是一個不太遵守規矩的人,經常會在拍攝上作不同新嘗試「扭下快門、轉下光圈」;雖然最終因此而被解僱,但也建立了一套個人風格。

亡父患癌經歷啟發 建築女王踩過界做健康飲品 馮雯熙教3大創業秘技

結婚後創立了De Odd

樂觀的阿奇沒有因此而氣餒,反而努力增值自己,例如去學習電影的拍攝技巧和手法。期間,阿奇的一些朋友拜託他以低於市價的價錢拍攝Pre-wedding婚紗相,他並沒有拒絕。亦因此,生意網絡慢慢地一傳二、二傳四,規模開始成形,而阿奇的獨特拍攝風格亦因而建立了口碑。

阿奇表示,還記得在2012年自己步入了人生重要階段(結婚),當時便認為婚紗相不必循規守舊,完全可以擁有屬於自己、創新的元素。因此,當婚禮完成後,便鼓起信心去將這個想法付諸實行,於是便創立了「De Odd」這間婚紗相攝影製作公司。

鄧英奇在2012年成立了De Odd。-香港財經時報-HKBT
圖片:HKBT
鄧英奇在2012年成立了De Odd。

疫下拒絕與大眾一同down機

De Odd於2012年成立,自今已有8個年頭。回顧工作發展,阿奇表示近年除了婚紗相的工作外,也有接一些MV、廣告的導演工作。他提到在疫情的一年,才開始有「mark數」的習慣。他指出,這是因為公司的規模逐漸擴張,而數字可以確保公司透明,以及對同事公平,例如人工、收入、生意來源等方面。

談及到疫情下De Odd的生意環境,面帶笑容的阿奇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他表示:「De Odd最差一個月的生意曾倒蝕10萬;而在那段時間,我曾要求同事放多幾天假期,希望減輕公司的財政負擔;而我也曾在個人的儲蓄戶口取錢幫補公司財政」。

阿奇接著說:「在倒蝕的那個月,我反思了很久,究竟De Odd的前路該如何走下去呢。我認為當個市『霉』、 大眾都因為疫情而『down機』(頹廢),我反而要變得更加正面」。阿奇透露:「所以我選擇去開拓新的商機、例如為食肆拍攝食物相、廣告產品照等工作。盡量讓De Odd不會因為疫情而被迫停擺,反而把握空窗期去尋找新的商機」。

鄧英奇拒絕在疫下down機。-香港財經時報-HKBT
圖片:HKBT
鄧英奇拒絕在疫下down機。

靠一招繼續衝 「有人仲記得你,你就係贏家」

近年社交平台大行其道,不少市民也擁有自己的社交帳號。阿奇表示:「我要在社交平台保持曝光,飾演一個樂觀、積極、能鼓勵別人走下去的角色,讓更多人認識你」。

鄧英奇強調:「不論在疫情期間還是過後,只要有人仲記得你,你就係贏家」。

只要有瀏覽De Odd的社交平台,就會發現阿奇與其團隊有不斷的更新,甚至發布《睡前說》的系列影片,透過影片繼續向市民接觸,增加曝光率。或許「皇天不負有心人」, 在疫情空窗期的半年內,De Odd接到的MV工作量倍增,幾乎是更近兩年的總和。

專訪安能CEO李安傑 事業:太陽能上網電價有得做 理財:一個原因寧買樓不炒股

抱著機會主義獵食者的精神

的而且確,很多人容易在困境下被擊倒,但是鄧英奇並不一樣,他並不埋怨自己沒有機會,反而靠自己一手一腳去製造機會。

阿奇以「蜘蛛」形容「疫」境求生的精神,「蜘蛛是個機會主義的獵食者,只要你個網愈大,你捕捉到獵物的機會愈大;同樣道理,如果你因為疫情而束手束腳,不去自我增值,你得到新工作的機會就會變細。」

或許有些人寧願守成不變,但正如阿奇的vibe「喺咪都死,盡地一鋪」;若沒置死地而後生的精神,怎得「成功」撲鼻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