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豐分拆】匯豐銀行屬於香港人的銀行,所以匯豐控股(0005.HK)的一舉一動都成為全城熱話。

匯豐小股東親自向管理層訴求

自過去五年以來,市場不同的持份者均不止一次要求匯豐控股應分拆亞洲業務。這個月較早前,匯控公佈中期業績後在香港舉行非正式股東會,亦有小股東以行動親自向管理層表達訴求,他們在九展場外租用貨車展示「分拆滙控 刻不容緩」的大字報。

葉劉淑儀也關注

此外,連行政會議召集人葉劉淑儀也關注,她表示匯豐控股若將總部設在香港,政府將很歡迎。

面對市場及社會不同人士期望匯豐控股分拆亞洲業務,匯控主席杜嘉祺和行政總裁祁耀年在非正式股東會上稱,分拆將涉及很多成本,並帶來重大風險。

從匯控管理層擔心的問題逐一看

在此,我們不妨從杜嘉祺及祈耀年等管理層擔心的問題上逐一來看,包括誇大「 跨境收入受負面影響」、「造成現有客戶流失」等問題,是否真的不能也?

關鍵1:分拆後匯控仍是匯豐亞洲主要股東

首先,筆者認為,分拆後,匯豐控股仍然是匯豐亞洲主要股東,雙方可簽訂代理合作協議,在商而言及全球市場競爭原則之下,合作協議只會精益求精,全球協同效應何以減少?

關鍵2:亞洲內部業務不會受分拆影響

另外,匯控暗示其45億美元的跨境批發銀行業務收入可能因分拆而受到負面影響,從報表上看,這包含大量亞洲內部的業務,應該不會受到分拆的影響。

更多內容:匯豐小股東不滿業績停滯|3大訴求: 換管理層、回歸香港、恢復季息|「好多老人家靠股息維生」

關鍵3:不認同現有客戶流失

至於,匯控擔心分拆造成現有客戶流失,這觀點亦不敢認同。

  • 首先,現有客戶( 中小企業、中等規模上市公司)不一定因爲分拆而更換銀行,一是成本上, 工商金融服務的中小企業更換銀行可能面臨更大的行政交易成本。
  • 另外,商業銀行客戶更看重服務水平,銀行提供合作夥伴關係、代理銀行網絡,才是留住客戶的基礎。

關鍵4:重建IT系統成本可按年折舊攤銷

在系統架構上,杜嘉祺及祈耀年表示分拆需要斥巨資爲匯豐亞洲重建IT系統,可能需要3-5年時間投入巨大開支。

筆者相信,按香港監管規定,匯豐亞洲可根據服務協議繼續與匯控共享IT系統,逐步過渡至恒生銀行模式(恒生銀行通過一系列協議,使用匯豐控股的部分核心系統),這是成本效益。即使匯豐重新建設IT系統,其成本可按年折舊攤銷,不影響匯豐當期經營業績。

避免國際地緣政治風險

發債方面,在分拆後,匯豐亞洲須對外發行自身MREL債務,這可通過直接發行新債,或從匯豐控股轉移現有債務來實現。如果匯豐亞洲直接發行400億美元MREL債務,甚至乎可避免與現有MREL債權人重新談判,節省高額成本。

最後,筆者想提出,在整個分拆討論中,管理層發表想法是可以了解,但作為股東的一分子,更希望匯控董事局及管理層能從善如流 ,長遠亦能讓集團避免國際地緣政治風險。

編按:筆者申報其本人持有以上股票

按此免費訂閱《香港財經時報》HKBT 新聞快訊

香港財經時報 HKBT 投資專欄【慧眼芬析】作者李慧芬|Vantage客席分析師,經常獲邀為多個財經節目擔任嘉賓主持,並為多份財經報章雜誌撰寫專欄。
圖片:作者提供
Vantage客席分析師李慧芬

作者簡介:李慧芬李慧芬小姐任職Vantage客席分析師。經常獲邀為多個財經節目擔任嘉賓主持,並為多份財經報章雜誌撰寫專欄,提供最新財經資訊和專業分析。憑借多年經營金融服務行業的經驗,她成為僱員再培訓局金融服務業技術顧問,提供專業的意見和策略分析,為培訓局和業界作出貢獻。

免責聲明:本網頁刊載的所有投資技巧及分析,僅供參考用途。讀者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要自行判斷及審慎處理,更要自行掌握市場最新變化。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網頁及相關作者與受訪者無關,本網頁概不負責 。而本網頁所有專欄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