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Sir學堂】繼2020年1月發報告狙擊維他奶 (0345.HK),聲稱只值10.00元,事後不了了之的沽空機構Valiant Varriors沉寂超過一年半後,前日 (2021年7月20日) 再度出手,狙擊聯易融科技─W (9959.HK),提出與狙擊維他奶時相若的指控,收入及盈利誇大,估值不超過1.19元,實有故技重施之嫌。

筆者留意此機構兩度出手,都是選擇恒生指數走勢欠佳之時,回顧2020年1月17至31日不足半個月,恒指累跌超過2,700點;今年則在6月28日至7月8日又是不足半個月,累跌超過2,100點,又在7月19至21日三連跌,跌幅也有780點。

對指控逐一回應以行動闢謠

市跌通常不少股份捱沽,顯然與上市公司基本面質素沒有必然關係,但似乎Valiant Varriors看準這些時機,發沽空報告試圖穿鑿附會,令散戶因見股價下跌誤信被指控公司會計賬目上有問題,沽壓進一步增加,達致該機構沽空圖利的目的。

聯易融當然作出抵禦措施,先是在同日下午開市前宣佈停牌,並於7月22日開市前發佈澄清公告及宣佈復牌,集團就狙擊內容表示,強烈否認所有指控,並已尋求法律意見,及對Valiant Varriors採取正式法律行動,要求對方終止誹謗,賠償損失。公告上亦就指控進行六個範疇的逐一回應,以行動闢謠。

花旗銀行發表研報挺聯易融

事實上,市場各界不齒Valiant Varriors的行徑,為聯易融發聲,其中大行花旗銀行指出沽空報告存在多處錯誤、不實陳述及誤導性結論及闡釋。例如有關聯易融過度依賴房地產行業的指控,並沒有反映集團的全面情況,難以令人信服。聯易融已成功作多元化業務發展,多級流轉雲和e鏈雲是公司近年主要的業務增長點。

根據花旗調研,聯易融房地產相關業務僅限於公司AMS雲和ABS雲板塊,並均通過合規管道開展。而筆者參考聯易融資料,核心企業佔集團客戶總數約60%,屬於製造、房地產及建築行業,相對是25.5%、24.8%和10.6%,可見與房地產行業板塊僅佔35.4%,過度依賴房地產行業的指控不攻自破。

沽空立論源於業務理解錯誤

另外花旗亦表示沽空報告對聯易融旗下聯捷保理槓杆倍數的計算完全錯誤,錯誤將融資現金流與資產負債表的節點資料進行比較。根據花旗計算,聯捷保理的杠杆倍數為7.7倍,完全符合銀保監會205號通知要求 (10倍上限水平)。

此外,對聯易融科技企業的業務模式理解不準確,花旗認為,聯易融的業務模式定位為一站式的技術解決方案供應商,商業模式、風險披露、會計處理等方面都和傳統的供應鏈金融企業有本質區別。花旗觀察到,聯易融對研發持續投入,2020年研發費用同比提升73.2%,佔收入的比例為10.1%,佔比較2019年的8.6%進一步提升。

何謂技術分析?起源+四大象限:價量關係 技術指標 陰陽燭圖 形態解讀|聶Sir學堂

花旗維持聯易融目標價24.75元

綜合上述觀點,花旗維持聯易融目標價為24.75元,較Valiant Varriors指估值不超過1.19元高出近20倍,若相比截至7月22日上午11:00報9.86元,亦高逾1.50倍。而筆者也想指出聯易融為SaaS股之一,自6月29日至今,行業於港股市值蒸發約兩成,顯然受恆指表現欠佳影響。

當然,因上述失實指控,聯易融股價調整幅度較行業市值跌幅更大,市賬率已低於2.00倍,現時行業平均市賬率卻超過8.00倍,兩者相距超過3.00倍,間接反映花旗給予聯易融的目標價,已是保守預算,對於有意尋找SaaS股作中長線資本增值投資者,今次消息反而造就聯易融有低價吸納時機。

編按:筆者聶振邦(聶Sir)確認其本人及其有聯繫者均沒有出現以下兩種情況,其一是在執筆前三十天內曾交易上述分析股票;其二在文章發出後三個營業日內交易上述的股票。此外,筆者現時也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以上純屬個人研究分享,並不代表任何第三方機構立場,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

香港財經時報 HKBT 投資專欄【聶Sir學堂】作者聶sir|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金融服務系,現為華盛証券證券分析師,證監會持牌人,超過17年投資及教學經驗。
圖片:作者提供
專欄作者:聶振邦( 人稱「聶Sir」)

作者簡介:人稱「聶Sir」,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金融服務系,現為華盛証券證券分析師,證監會持牌人,超過十七年投資及教學經驗,累積學生逾千名,亦是四本暢銷投資理財書籍作者,擅長上市公司公告解讀,不論實業股和財技股,都能制定攻防兼備的操作策略。

免責聲明:本網頁刊載的所有投資技巧及分析,僅供參考用途。讀者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要自行判斷及審慎處理,更要自行掌握市場最新變化。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網頁及相關作者與受訪者無關,本網頁概不負責 。而本網頁所有專欄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