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上午9時許,國家網信辦發佈公告,為防范國家數據安全風險,維護國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對三家公司實施網絡安全審查。

剛上市不久的BOSS直聘被審查

上月剛上市不久的BOSS直聘赫然在列,在審查期間為配合網絡安全審查工作,防範風險擴大,審查期間BOSS直聘和另外兩家公司一樣都將停止新用戶註冊。國家網信辦對BOSS直聘等三家公司調查的依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按照2021年6月1日實施的《網絡安全審查辦法》對三家公司進行審查。新法規剛實施一個月BOSS直聘就撞上了槍口。消息一出,BOSS直聘的股價應聲而跌。股價下降2.13%,在眾多投資者看好的情況下,此次國家網信辦的處罰,給BOSS直聘帶來了一些不確定因素。

BOSS直聘回應審查

針對被進行網絡安全審查,BOSS直聘回應稱,高度重視並將積極配合網絡安全審查工作,全面排查和防範網絡安全風險。在有關部門的監督領導下,BOSS直聘一直堅決維護網絡安全,全力保障各項數據安全,並將不斷提升網絡安全意識與能力,切實履行企業的責任和義務。

BOSS直聘被審查原因

據《網絡安全審查辦法》顯示,關鍵信息基礎設施運營者採購網絡產品和服務,影響或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應當按照本辦法進行網絡安全審查。審查期限不固定,根據規定,是30個工作日,情況復雜的可以延長15個工作日,也就是說BOSS直聘可能面臨的審查為45個工作日。以一個月22個工作日計算,這意味著BOSS直聘將在2個月左右的時間內停止新用戶註冊。 BOSS直聘招股書顯示,截止2021年第一季度,BOSS直聘的MAU達到3060萬,增長了73.2%,推算出2020年同期MAU為1767萬,一年MAU增長數量為1290萬左右,兩個月左右的時間,BOSS直聘的MAU將損失216萬左右。2020年BOSS直聘全年營收為19.4億元,平均每月營收為1.62億元,這次2個月左右的審查將會直接給BOSS直聘帶來數億元的損失,其他不可計算的損失難以估計,對公司品牌的打擊更是無法用數字來衡量。

中國最大在線招聘平台 BOSS直聘

按MAU計算,BOSS直聘已經成中國最大的在線招聘平台。截至2021年3月底,BOSS直聘已擁有8580萬填寫個人基本信息和求職期望的認證求職者,並且擁有1300萬通過企業身份認證的認證企業端用戶。作為企業端服務,BOSS直聘服務630萬家認證企業,其中82.6%為中小企業,其中也包括《財富》中國500強的所有公司。BOSS直聘的被審查涉及到國家安全,這個問題將對BOSS直聘產生非常不利的影響。舉個例子,通過BOSS直聘的數據可以清楚地知曉中國高新科技企業需要什麼人才,這些人才需要什麼技術,就知道招聘企業可能需要什麼樣的技術,甚至在技術上涉及到什麼樣的技能,哪些技能更受高新科技企業歡迎?國內的不同年齡階段的求職者,都掌握了具體什麼技能?掌握這些技能能獲取的平均薪酬是多少,這些都是普通人覺得毫無用處的數據,在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和組織甚至國家層面來說,這些數據不僅機密也很重要。

三家企業有一個共同點 

被調查的三家企業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在美股上市的國內企業。據業內人士分析,這些企業或是在上市的過程中,為了滿足美國相關機構的上市硬性要求,有意或者無意中洩露了相關數據。相關法規規定,國家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的安全問題事關者大不容挑戰。德恒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劉安邦認為,網絡安全問題重要性超過傳統認知範疇。這次BOSS直聘等四家美股上市公司被審查,反映出網絡安全問題和保護其實會滲透在更為廣闊的空間和場景,普通人認為的日常的線上辦公、生活領域服務都可能會涉及個人信息的外漏,觸及到網絡安全問題。如今,網絡安全還會緊密關聯到工業生產、虛擬現實、區塊鏈、物聯網、智慧城市等新領域。這幾家公司被審查,將會給全民普及網絡安全概念,也給了其他企業以警醒。

2021年三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才正式發布。仔細看完綱要會發現,'安全'一詞出現的頻率非常高,前後有175次提及安全相關的內容中,其中與網絡安全和數據安全相關的高達19次。由此可見,網絡安全已成為國家、社會發展面臨的重要議題。劉安邦律師如是說道。

BOSS直聘的大麻煩

BOSS直聘被審查,新用戶被停止註冊,而這些新用戶很多是中小企業,2020年,中國新增註冊市場主體2735.4萬家,即新增企業數,中小企業佔90 %以上,新增中小企業約2460萬家,根據BOSS直聘上市招股書顯示,BOSS直聘2020年營業收入99.1%來源於雇主。目前從規模和數據上看,BOSS直聘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在線招聘平台,但在BOSS直聘上真正活躍的絕大多數還是中小企業。據BOSS披露,其關鍵客戶(大客戶)營業收入貢獻僅佔18.47%,中小企業貢獻了營收的80%以上。被強制審查的兩個月,損失的將是400餘萬家中小企業。這些企業想要招聘,卻無法在BOSS直聘上註冊,只能選擇BOSS直聘的競爭對手,或是智聯,或是前程無憂,此消彼長之後,將是BOSS直聘永遠難以彌補的損失。對品牌的忠誠度決定著,第一次使用BOSS直聘的忠誠度更高,在新增中小企業被動離開BOSS直聘後,想要重新讓他們成為其用戶,將比開發新用戶更加困難。

BOSS直聘付費模式

這些新註冊的中小企業又是BOSS直聘的付費主體,他們的離去,帶給BOSS直聘的是直接的真金白銀和間接無法估量的損失。有意思的是,這些付費用戶未必真心願意付費,而是被動付費,根據BOSS直聘的產品政策,企業要想在BOSS直聘上發布相關職位是免費的,這點趙鵬是聰明的,直接上來就收費可能會把用戶給嚇跑了,免費發布職位的招聘信息是免費的,但要想讓應聘者看到或者看到應聘者的完整簡歷就必須付費。付費分幾種:單一職位一個月的展示的購買(包括溝通權限),可以發布三個職位的會員購買和年度的大客戶會員購買,不管是500強企業還是中小微企業在不付費情況下,都將無法看全應聘者全部簡歷,更無法和應聘者溝通聯繫。

表面上看,企業必須付費是前提條件,在BOSS直聘上註冊的企業的數量穩定性,就決定了BOSS直聘業務延續和穩定的程度,而如今因為審查將在2個月左右的時間內付費用戶只減不增,這對BOSS直聘今年的營收來說壓力倍增。

BOSS直聘依賴中小企業

透過現像看本質,在中國據權威數據統計,為BOSS直聘貢獻了八成以上營收的中小微企業的平均壽命僅為2.5年。這意味著依靠中小微企業的BOSS直聘在營業收入方面的波動性更大,經營韌性相對較差,一旦遇到像這次突然被審查的突發事件,將直接影響和製約其整體營收,所以,被審查的消息一經發出,股價應聲而跌。

招聘平台必須收費

BOSS直聘的規則就是企業使用BOSS直聘的平台就必須付費,一個正規招聘平台的長期發展,不可能是免費的,這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國外都是通行的,而長期的發展就一定要有正常的現金流和業務模式,我能接受在BOSS直聘上招聘而付出相應的成本。但我也理解那些不該收費的HR,因為BOSS直聘收著企業的錢,但對企業並不太友好,甚至我們花錢也買不到理想的服務,BOSS直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比如虛假簡歷橫行,審查機制形同虛設等等,這個付費我們也只是暫時的,一旦招到合適的人,我會馬上卸載BOSS直聘。該HR雖然已經付費了,但並不認可BOSS直聘所提供服務,大有「一錘子買賣」的可能。

有些HR不認可付費

這一位HR是認可付費的,還有那些並不認可付費的HR,基本都是一個論調,BOSS直聘所提供的服務不足以讓他們自願付費。 「BOSS直聘花了很多錢,但他們將重心放在市場投放之上,而忽視自身服務能力的提升,平台對企業招聘工作中所需要的服務並不健全,甚至很多形同虛榮,比如審核機制,所以我們付費用戶的付費意願也逐漸降低。」不認可付費的HR劉女士覺得在BOSS直聘上花的錢並不值。本來BOSS直聘被審查帶來的直接後果是2個月內沒有新付費用戶加入,再加上一半以上的付費用戶並不認同付費,可持續發展並非坦途。

燒錢卻沒有用戶

BOSS直聘的高速發展離不開「砸錢」,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期間的「傳銷式」狂轟濫炸,雖然取得了不錯的效果,同時也讓很多人對BOSS直聘充滿反感。就連人民日報都點名批評BOSS直聘「悲哀」。只是BOSS直聘「有苦難言」,不砸錢就沒有新的應聘者進入,也很難吸引招聘企業,這是一個解不開的死循環。

吸引企業付費根本原因

能夠吸引招聘企業付費的根本原因,在於BOSS直聘擁有海量的應聘數據庫和簡歷庫。職場新人被BOSS直聘「找工作和老闆談」的噱頭所吸引而來,後期發現這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套路,很多優質應聘者會選擇離開,導致BOSS直聘平台上的流失率並不低。實際上boss直聘他必須要依靠不斷增加的個人用戶,提供新鮮的簡歷,才能彌補上很多企業需要用人時查找的問題,因為絕大多數沉澱在平台上的簡歷所有者很可能已經都找到了工作,企業登錄上來要想尋找新的,就必須有新的應聘者註冊才行。從點來說,嚴禁新用戶註冊,對boss直聘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運營風險。為了解決應聘者流失的問題,BOSS直聘就不得不斥巨資進行大規模的廣告推廣,以求有更多新鮮血液補充進來,以「走10人,再拉進11人」的方式不斷擴充自身的影響力,在能滿足付費用戶的需求的同時,不斷增加應聘者在BOSS直聘簡歷的數量,獲得看起來還不錯的「虛假繁榮」的局面。

BOSS營銷費用變本加厲

而這一「繁榮」的背後是大量的資金砸出來的,招股書顯示,2019年,BOSS直聘的廣告和市場推廣費更是達到驚人的9.17億元,這只是一個開始,為了衝擊IPO, 2020年這個數據增速超過60%,達到13.47億元。

在IPO前夕,BOSS直聘為了營收數據「燒錢」更加變本加厲,僅僅在第一季度廣告營銷費就達到6.19億元,以此類推,2021年全年廣告營銷費突破20億元將板上釘釘。於是,BOSS直聘在招股書中坦承,上市後所融資金的30%,用來繼續下一階段的市場營銷,也就是繼續砸錢換新用戶。一季度狂砸6.19億元,本來該到開花結果見成效的時候,卻被國家網信辦的一紙審查而徹底擊碎美夢,隨著兩個月左右的審查,一季度的廣告費基本是打了水漂,這對本身就一直虧損的BOSS直聘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這次審查對BOSS直聘來說也是一個契機,他們能反思「用錢換流量、用流量換增長」的模式有其天然的局限性,抗風險能力相對較弱,也能讓BOSS直聘能開啟多元化發展模式,畢竟前程無憂那邊獵頭、校招、培訓等外包服務創造其他營收已經在2020年達到了21.47億元,佔總營收的58.2%,相比BOSS直聘九成的營收來自付費招聘,前程無憂的多元化進程已經領先幾個身位。

作者簡介:通過深度,獨家的視角剖析最前沿的中概股資訊,致力於讓讀者了解中概股IPO,最新動態,重大事件等一手消息。

免責聲明:本網頁刊載的所有投資技巧及分析,僅供參考用途。讀者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要自行判斷及審慎處理,更要自行掌握市場最新變化。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網頁及相關作者與受訪者無關,本網頁概不負責 。而本網頁所有專欄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