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繼續談論評估上市公司每股合理值的講題,上回指出估值上的一個困難,就是分析的時點處於大市偏高水平,即或分析結論是估值偏低;但實則當時進場股價卻傾向在高處,面對股價短期出現下行情況的風險很高。解決方法有二,其一是等待大市表現從高處回落後,再尋找估值偏低的股份,雖然可以令「摸頂」進場的風險大為減少;不過股指在高處卻沒有必須的準則,有時可以是投資者覺得偏高,但仍可上揚一段日子,之後才見回落。

手術成功但病人死亡!大藍籌股都可挫58% 別以為自己的分析無懈可擊|聶Sir學堂

高開低走的「陰燭」格局

以2019年12月的恒指表現為例,於12月4日收報26,062點,不足半個月於12月17日收報27,843點,累升近1,800點,其後五個交易日 (12月18至24日) 有四日出現高開低走的「陰燭」格局,收市位介乎27,800至27,906點,予人有高位橫行的感
覺。但實情卻是恒指整固後有力再上,升至2020年1月17日收報29,056點,一個月再累升逾1,200點,於1月18日起恒指才真正見回落。正是因投資者覺得股指偏高的想法,錯過這一個月的圖利機會。

進場時點失當

於股指上揚時不敢追高固然有問題,但於股指回落時進場,亦可產生進場時點失當的問題,留意上述於1月17日收報29,056點,至1月23日收報27,909點,僅於四個交易日跌逾1,100點,繼而在1月24日低見27,774點,再反彈至27,949點收市。若成功「撈底」在27,774點進場,較上述高處29,056點低近1,300點才進場,看來這個決定是合理的,誰知其後三個交易日 (1月29至31日) 恆指再急挫,於1月31日收報26,312點,較27,774點再低逾1,400點,大量股票於這三天累跌10%至15%,事後才發現進場時點失當。

恒指牛熊證掌握開局定成敗!制定即市操作策略:時點及切入講解|聶Sir學堂

歷史股價評估買入價值博率

從以上例子,大家不難看出不論升市還是跌市,都不能確保我們可以取得合宜的進場時點,因而要用上選股的第二個解決方法,就是從歷史股價來評估買入價是否具值博率。例如筆者在1月17日 (當日恆指錄得2020年暫時最高收市位) 分別的中星集團控股 (00055.HK),當日收報0.203元,相對2019年最低收報0.211元 (見於9月2日) 還要低八個價位,證明當時具進場值博率。下個交易日 (1月20日) 平開於0.203元可進場,截至2月21日,期內最低收報0.201元 (僅見於2月3日),較0.203元只低兩個價位。

主板股份「殼價」

另可留意參考於2019年9月26日收市後發佈的2019年中期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集團資產淨值約7,010萬元人民幣,相對現時已發行股數約2.54億股,計出每股淨值折合為0.3129港元,較1月17日收報0.203元,市賬率為0.65倍,低於1.00倍,基本面而言反映股價定位偏低。此外,考慮到主板股份「殼價」不少於5.00億元;但於1月17日市值則不足5,150萬元,即或下調「殼價」至1.00億元,仍較進場時市值高逾94.00%,可見這是估值偏低的股份。

然而,從歷史股價來看價格偏低,又得出估值偏低的時候,是否需要具備其他因素,才值得我們買入一隻股份呢?為避篇幅太長,下回再以中星集團控股作討論。

按此訂閱《香港財經時報》HKBT 新聞快訊

投資入門,  聶Sir學堂, 投資,
作者簡介:聶振邦( 人稱「聶Sir」) 為證監會持牌人,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金融服務系,現為華盛証券證券分析師,超過十七年投資及教學經驗,累積學生逾千名,亦是四本暢銷投資理財書籍作者,擅長上市公司公告解讀,不論實業股和財技股,都能制定攻防兼備的操作策略。 (圖片 : 聶sir提供)

筆者確認本人及其有聯繫者均沒有出現以下兩種情況,其一是在執筆前三十天內曾交易上述分析股票;其二在文章發出後三個營業日內交易上述的股票。此外,筆者現時也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以上純屬個人研究分享,並不代表任何第三方機構立場,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