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實施超過一個月,美國制裁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等11名中港官員,市場關注美國制裁相關官員之後,金融機構能否處理他們的業務,以及若美國擴大制裁範圍和制裁商界人士,對金融機構的影響有多大。匯豐恒生花旗渣打安盛富衛等,原來都有對策。 

美國制裁新招|美國海關:9月25日起 產自香港貨品來源地須列中國|香港製造或絕跡美國 業界更關心這個...

美國制裁林鄭月娥、鄭若驊等11人


儘管香港金融管理局日前發通告強調,外國政府單方面制裁,在香港沒有法律效力,所有認可機構及儲值支付工具持牌人,其董事會和高級管理人員應要注意考慮公平對待客戶的原則。

惟翻查資料,現時多家國際大型銀行均有其制裁政策,包括匯豐、恒生、渣打銀行等,均表明嚴禁參予被歐美等地制裁的任何活動。

匯豐唔派息|自製月月收股息組合|8隻股票 成本96,000元|平均每月收388息

匯豐及恒生禁止與制裁名單進行業務來往


其中,匯豐及恒生銀行會按照制裁名單,篩查全球客戶及其全球交易,禁止與制裁名單上的個人或機構進行業務往來,包括禁止展開繼續維持客戶關係,或提供產品或服務,或促進交易等,並會向監管機構舉報。

渣打銀行去年更新制裁政策,列明絕不涉及與受制裁對象直接或間接的交易,受制裁對象是指被英國、美國、歐盟或聯合國任何一方或多方指定的制裁目標,或受制裁目標以單獨或合計擁有50%以上股權的實體。

每月派息基金年息率近10厘|想自製長糧月月出花紅|先要明白4大風險

業務在美機構須與制裁對象劃清界限


花旗銀行遵循美國經濟制裁與禁運條款及業務所在地的法律,制訂一系列政策及作業辦法,員工不得直接或透過第三方,促成受禁止的商業活動,逃避適用的制裁限制。

安盛、富衞及美亞的旅遊保險條款亦列明,假如賠償可能違反美國法律或受制裁的話,將不會受保。

黎智英涉勾結外國勢力落網|壹傳媒股價曾升344%|專家拆解爆升原因及策略

被制裁對象或須轉用中資銀行


由此可見,只要在美國有業務的金融機構,都要與受制裁對象劃清界限,否則有機會被罰款;外資銀行基本上亦無辦法處理受制裁人員的相關業務。因此,被美國制裁的相關人員,將別無選擇地轉用與美國沒有瓜葛的中資銀行,除非他們不需要金融相關服務。

值得留意的是,基於暫時被美國制裁的官員只有11人,數量不多,即使失去相關11人的生意對金融機構影響也不大,但若美國擴大制裁範圍,甚至制裁商界人士,則對金融機構影響會更大。畢竟中美經貿關係,千絲萬縷。

新興市場教父 料金價再升50% 金幣邊收藏邊升值 入貨指南

安樂工程:初步評估未影響集團


對於美國制裁,鄭若驊丈夫潘樂陶旗下的安樂工程01977.HK)率先於周日(8月9日)發出公告澄清,鄭氏對於公司任何股份並無擁有任何法定或實益擁有權或財務權益。

安樂工程在公司美國法律顧問的協助下,已審閱美國財政部的公告,據現時所得資料初步認為,美國對鄭氏施加的制裁將不適用於集團。

公告顯示,據證券及期貨條例第316(1)(a)條,鄭氏被當作於潘氏所擁有權益的8.88億股股份中擁有權益,而鄭氏僅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的權益披露規定,呈交權益披露表格。因此,鄭氏就該等股份並無任何權利,並不獲派股息,且沒有投票或買賣權利。

騰訊550元好貴?長建6厘息好抵?4大指標幫你分辨股票貴或平 買定沽

安樂工程股價曾跌9%


安樂工程強調,整體營運及業務維持正常,惟將與美國法律顧問密切關注相關情況,並評估任何有關制裁對集團營運及業務的潛在影響,將適時另行公告。

港股在美國連番打壓中資企業及制裁中港官員的壓力下,恒指周一(8月10日)跌154點或0.6%,跌穿10天及50天線(約24,753和24,821點),報24,377點。大市受壓下,安樂工程曾跌近9%,全日收報0.96元,跌2%,跑輸大市。

6隻熱門收息股大比拼 最高逾6厘息 有一隻連續20年派息有增無減

安樂工程出售紐約住宅建設商2%股權


雖然安樂工程周日(8月9日)公告,初步評估公司不受制裁影響,但最新即微調美國資產。安樂工程周二(8月11日)公布,安樂工程全資附屬公司Anlev(US) LLC擬出售美國資產Transel Elevator & Electric Inc. 2%股權予Mark Gregorio,代價140萬美元(約1,092萬港元)。

Mark Gregorio為Transel Elevator & Electric Inc.的主要股東,並為安樂工程附屬公司層面的關連人士。

恒大健康轉攻新能源汽車|推恒馳品牌 市值追過比亞迪|股價兩個月勁升4.8倍後追炒攻略

Transel Elevator & Electric Inc.為安樂工程擁有51%權益的附屬公司,且由買方Mark Gregorio擁有29.4%權益。待完成後,將不再為安樂工程的附屬公司。

安樂工程表示,基於美國法律顧問的意見,公司已重新評估美國的監管、經營及業務環境,並 已與目標公司董事會決定,鑒於中美緊張局勢的最新發展,讓目標公司的當地管理層增加其在目標公司的股權符合目標公司的最佳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