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港食肆今日起全面禁止堂食,在午飯時段,全港各區不少食肆外都有市民排長龍,更有不少藍領工人只能在公園或路邊,抵受著日曬雨淋開餐。

荃灣AEON逾200人排隊買午餐

今日禁堂食令全面實施後,不少連鎖食肆已在餐枱上擺放「所有座位暫不開放」的告示,甚至圍封座位。在金鐘,早上已有不少市民買早餐外賣後,站在餐廳外又或者坐在路邊位置進食。

禁堂食首日打工仔狼狽 公園 路邊 天橋 後樓梯變飯堂  清潔工要踎公廁開餐
午飯時段,食肆外排滿買外賣的人龍。( 圖片:香港中通社)

到了午飯時段,在金鐘、灣仔、中環、尖沙咀、旺角等商廈區的食肆外,排滿了買外賣的人龍,由於中午時多區均下起陣雨,不少市民要冒雨並抵受着高溫等外賣。其中在荃灣AEON超級市場,一度有逾200人排隊等賣午餐,人龍由正門入口延伸至後門,在二人限聚令下,市民要兩人一組在排隊。有排隊市民表示,今日超市排隊人流明顯增加,估計不少人因禁堂食令而備糧或買午餐,自己排了約20分鐘才可入內。

禁堂食或累業界損失50億生意 6大職業冇碇食飯

禁堂食生效網民嘆:要識光合作用維生 意外登Google熱搜

公園天橋路邊成臨時飯堂 日曬雨淋狼狽不堪


買到外賣後,市民還需要找地方開餐,在寫字樓上班的白領人士相對較方便,買外賣回辦工室進食即可。但地盤工、清潔工及的士司機等藍領工人,由於工作環境沒有用餐的位置,需要在公園、天橋、路邊甚至廁所開餐,抵受着日曬雨淋進食,狼狽不堪。

在旺角洗衣街公園內,便有不少在戶外工作的人士,在下著大雨情況下進食。

有司機表示,在公園食飯當然沒有堂食般舒服,不過始終都要吃飯,若在未來禁堂食令的日子再下大雨,要隨機應變,另找地方或在商場內就地進食。

地盤工席地而坐 汗流浹背開餐

在金鐘,每個角落都見到開餐的人,有港鐵沙中綫工程工人要躲在公園陰涼處用餐;在天橋上、路邊甚至一些商廈的後樓梯,亦有裝修工和地盤工要席地而坐,拿著飯盒汗流浹背地進食;在金鐘政府總部附近空地,就有地盤工坐在一角咬麵包。

在有多個地盤的荃灣區內,部分工人甚至要在沙塵滾滾的地盤內食飯盒,或坐在地盤外石壆上用餐。

在下起大雨時,更有工人拿着飯盒瑟縮在工地簷篷下進食,快手將食物扒入口,然後便繼續開工。

工人嘆食飯又食塵 呻港人無地方開飯

有建造業工人表示,本來可以趁午餐時在餐廳涼半小時,但現在要在高溫下進食,還要吃廢氣及塵。有裝修工人就表示,即使帶了飯,都要找地方吃飯,「室外不讓吃飯,室內都不讓吃飯,你叫香港吃甚麼?只是吃餐飯,香港人,你說高官在做甚麼?」

另外,有清潔工表示,不但要找地方食飯,更慨嘆在新規定下工作更辛苦,因幾乎一天三餐都有市民在公園進食,又隨意棄置垃圾,他們需要更頻密清潔和處理垃圾,令工作量大增。

林鄭:若未能遏止會拖垮醫療系統 促市民忍耐抗疫措施不便

清潔工工作量增 部分要廁所用餐

清潔服務職工會總幹事杜振豪今早在港台節目上批評,收緊措施原意是好,但未考慮實際操作問題,對清潔工有害無利,甚至加重他們的工作量。他表示,清潔工難覓地點用餐,可能要到工作的垃圾站內或附近公園進食。而即使有僱主會分批讓工人食飯,但部分垃圾站有近百名清潔工,即使分時段食飯,每節都有20至30人。

他又提到,負責清潔公廁的工人,最壞情況甚至可能要在公廁內進食,「不是每一個廁所都設有可坐下的休息室,有些房間可能只用作擺放雜物,部分廁所可能比較殘舊,只有雜物房,不能容納清潔工人坐下,他們就不知怎麼辦,只能在公園或其他廁所進食。」

黃平:工人街邊用餐的衛生情況難以估計

香港建造業總工會理事長黃平在同一節目中表示,支持政府收緊防疫措施,但認為不應該一刀切推行。他指出,地盤工人在餐廳或有冷氣地方用膳有助解暑,但禁了堂食後他們只能在街邊或地盤內進食,而且街邊用餐的衛生情況也難以估計,希望政府要考慮工人消暑和衛生問題。

禁堂食首日打工仔狼狽 公園 路邊 天橋 後樓梯變飯堂  清潔工要踎公廁開餐
地盤工在禁堂食下需要解決用餐地點的問題。(圖片:香港中通社)

黃平又表示,就算是地盤有休息室,亦只有數百呎,空間有限難以容納所有工人,建議承建商或僱主能分批讓工人午膳,避免過於擠逼,增加感染風險。

另外,在新措施下,在室外及室內的公眾地方,現時規定市民必須戴上口罩,其中吸煙不獲豁免,在街頭上往常有不少煙民會聚腳,現在寥寥可數,有煙民為怕被檢控,只能躲在角落偷偷吸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