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時三個月十八天,由瑞幸咖啡(LK.US)自爆財務造假所引發的「神州系」大地震終於以一個看似圓滿的結局落下帷幕。

7月20日時,神州租車(00699.HK)發佈公告表示,其兩大股東神州優車、Amber Gem(美國私募股權投資公司華平投資子公司)已於當日和井岡山北汽簽訂股份買賣協議。若最終完成交割,北汽將持有神州租車至多28.91%的股份。

看似簡單的一紙公告,背後卻隱藏了這三個月以來的急迫曲折。神州優車多次於二級市場拋售神州租車股票,Amber Gem由救援方轉變為出售方,陸正耀離職,接手方由北汽變為上汽再轉回北汽,這一系列的變動反映了「神州系」資本在緊迫時間下的艱難取捨。

即使有北汽接盤,但市場似乎並不買賬,在公告發布翌日,神州租車股價逆勢跌超8%。

一方博弈之後,究竟誰在這場「大地震」中笑到了最後?

神州租車暴跌成「神州系」資本動盪導火索

時間回到4月2日,瑞幸咖啡向SEC(美國證監委員會)發佈公告稱發現首席運營官劉劍財務造假,從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虛構交易金額高達22億元。

該消息一經公佈,瑞幸咖啡股價遭受重挫,盤中數次熔斷,截至收盤時暴跌75.57%。市場的嗅覺極為靈敏,瑞幸出事後,瑞幸大股東陸正耀系下的神州租車遭受牽連。

4月3日,神州租車開盤暴跌,盤中一度跌至1.2港元每股,跌幅高達72.09%。大跌之下,神州租車反應迅速,盤中發佈公告稱自上午10時14分開始暫停公司股份買賣。而在暫停交易之時,其股份跌幅收窄至54.42%,報價1.96港元每股。

在停牌一天半之後,神州租車發布澄清公告表示,其並未持有瑞幸咖啡任何股份,雙方之間也並未有任何商業交易。與此同時,該公告還表示,陸正耀雖然是瑞幸咖啡股東及主席,但其已於2016年4月開始辭任神州租車首席執行官並改任非執行董事,此後並未參與公司的日常管理。而被瑞幸咖啡舉報為造假的劉劍,自2015年起已不再擔任神州租車部門總監一職。且神州租車錶示,其與金融機構的業務開展及運營保持正常。

在該公告發布後,讓頗有猜忌的市場稍顯心安,這使得神州租車股價在4月7日復牌時大幅反彈超34%。

就在神州租車「喘息」之際,一個更大的麻煩隨之而來。4月9日早晨6點49分時,神州租車發佈公告稱,根據相關融資協議,若干神州優車貸款人要求神州優車於4月3日將神州租車的2.11%股份在二級市場中出售。

神州優車出售神州租車2.11%股份的背後,是因為神州優車將其持有神州租車的全部股份(29.76%)用於銀行貸款的質押擔保。而在質押股票暴跌後,只能被動減持了2.11%的神州租車股份。

由此可見,神州租車的暴跌,成為了「神州系」資本動蕩的導火索。

老股東緊急出面「救火」

顯然,在神州租車暴跌後,神州優車的質押擔保已產生風險,面對這樣的局面,要么金融機構強平質押擔保的股票減少其損失,要么神州優車償還銀行貸款。強平方式肯定不是陸正耀想看到的,畢竟神州租車剛暴跌完,若再強平,其股價肯定會再經歷一輪暴跌,償還銀行貸款成為了最優選擇。

但此時的神州優車,其自身發展早已陷入泥潭,2019年度年報、以及2020年度一季報均延期至今仍未發布,最新的業績是2019年上半年,而在該報告期內,神州優車收入腰斬,淨虧損高達6.53億元,流動資產與流動負債的比率僅1.14倍,資金周轉相對困難。

為了償還若干現有融資,神州優車選擇了出售其持有的神州租車股份,可見其自身的財務狀況並不理想,畢竟該等股份剛暴跌完,出售性價比較低,但神州優車已沒有其他選擇。

但對於接手方而言,這可是個「香餑餑」,至少對於Amber Gem應該如此。Amber Gem早已是神州租車股東,其曾於2012年7月時對神州租車進行了2億元的B輪融資,早前持有神州租車10.11%的股份,對於打了5折的資產,Amber Gem也樂於接受。

至4月16日,神州租車發佈公告稱,股東神州優車與Amber Gem達成一項買賣協議。該協議分為兩個部分,其一是Amber Gem已於當日以2.3港元的價格向神州優車購入了約9,861萬股份;其二是Amber Gem將以3.4港元的價格向神州優車購入約不超過2.64億股神州租車的股份,總代價高達約1.16億美元。此時,Amber Gem已持有神州租車14.76%的股份,若第二部分交易能順利達成,該比例則將上升至17.11%。

但第二部分交易遲遲未能達成,這導致神州優車在貸款人的要求下於5月11日再次在二級市場中拋售了10萬股神州租車股份。至於該交易未能達成的原因,或許是因為神州租車的股價持續低迷,一直在2塊左右徘徊,而協議中的收購價格為3.4港元每股。當然,也可能是新買家的出現讓神州優車有了更多選擇的餘地。

一波三折最終或牽手北汽

6月1日時,神州租車發佈公告稱,Amber Gem與神州優車關於第二部分股票購買交易的協議已經於5月31日終止;且神州優車已經和北汽集團訂立了一份無法律約束的戰略合作協議,根據該協議,北汽將向神州優車收購不多於約4.51億股的神州租車股份,這相當於神州租車已發行股份的21.26%。

受此消息刺激,即使在5月31日剛公佈一季度業績,收入下滑近30%,期內由盈轉虧約1.88億人民幣的情況下,神州租車股價仍大漲23.33%。

而至6月9日時,市場中此前流傳的「為撇清神州租車與瑞幸咖啡的關係,陸正耀或將辭職」的消息得以證實。據公告顯示,自2020年6月9日起,陸正耀辭任神州租車的董事會主席及非執行董事職務,並不在擔任提名委員會的成員。陸正耀辭職公告發布翌日,神州租車股價大漲超10%。

雖然已經和北汽在商談相關交易細節,但神州優車應貸款人要求,在6月23日又於二級市場中拋售了708.5萬股神州租車股份。此次出售後,神州優車持有神州租車股份為20.92%。

但讓人驚訝的是,「半路殺出個程咬金」。7月2日,神州租車發佈公告稱,神州優車已經和上汽香港簽署了收購要約,在先決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上汽香港將以3.1港元每股的價格從神州優車手中收購神州租車不超過約4.43億股的股份,總代價不超過13.72億港元。

不過,前腳剛從神州優車處買入神州租車9861萬股股份,後腳便欲出售股份的Amber Gem更讓人意外。該公告表示,Amber Gem也與上汽香港簽訂了收購要約,在滿足先決條件下,上汽香港將以3.1港元每股的價格向Amber Gem收購神州租車不少於約1.7億股股份。

就在市場認為「花落」上汽之時,神州優車卻於7月21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的調查通知書,直接點名其信披上違規。最終,上汽終止了該合作。

一波三折後,最終還是北汽以上汽談攏的條件,欲在滿足先決條件下從神州優車、Amber Gem手中收購最多28.91%的神州租車股份,最終收購股份數目視實際收購情況而定。若該交易成功落實,北汽或將成為神州租車第二大股東。

但該消息公佈後,神州租車股價兩日卻反跌超13%,讓投資者一頭霧水。

回頭看,三個月十八天,神州優車多次於二級市場拋售神州租車股票,Amber Gem由救援方轉變為出售方,陸正耀離職,接手方由北汽變為上汽再轉回北汽,一系列的變動都反映了「神州系」資本在神州租車暴跌後的急迫曲折。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大幅暴跌後,神州租車目前股價或已處於底部,隨著陸正耀的離開,以及交易成功後北汽的強勢入駐,神州租車或許能展現新的面貌。

該信息由智通財經提供。

光大證券:信達生物、九毛九等17股或於9月納入港股通

瑞幸雷暴後 陸正耀又對神州租車下手 這個操作卻是步步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