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袁彌昌專訪】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加入了前自由黨主席田北俊牽頭組成的「希望聯盟」,擬競逐今屆港島區的立法會選舉。袁彌昌深信「中間派」不但能解決香港「雙層賽局」的問題,同時也是替香港謀未來的重要角色,當中的關鍵在於堅持「三個不」—不能缺少物質、不能隨意妥協,以及不能偏幫。

「後物質時代」?袁彌昌:不能缺少「物質」

自反修例事件,社會不斷有聲音認為,香港人已經敢於追求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擺脫舊時「物質社會」的標籤。袁彌昌一定程度上認同「香港已進入後物質時代」,但他指出因為新冠肺炎的爆發,不少市民都深深體會到口罩、食物等日常用品,以及工作機會的重要性。袁彌昌指出,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無疑讓市民了解到,香港不能缺少「物質」。

袁彌昌表示,疫情期間,基層市民生活苦不堪言,中層市民生計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加上,香港陷於中美角力,本地政局更深受藍黃陣營的兩極撕裂,很多利民紓困的政策都不能好好商量、實行,使香港步入低谷。袁彌昌更提到,有聲音要求美國制裁香港,實行「攬炒」,他不禁反問:「如果真係炒左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待遇,廣大市民又如何維生呢?」

袁彌昌在香港大學附近擺街站 (圖片來源: 袁彌昌)

回歸理性和現實 袁彌昌:不能隨意妥協

訪談中,袁彌昌心中的中間派是主張以理性、務實的態度和方式去處理政治、經濟及社會議題,並希望樹立公平的形象去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這顯然與過份親權的建制以及反對派的非建制有相當大的分別。面對香港目前的問題,袁彌昌表示「我們需要面對現實」。他指出香港沒有能力與北京進行長期的政治抗爭,但若給中國對香港予取予求,只會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導致外商撤走。

袁彌昌香港沒有能力與北京進行長期的政治抗爭,但若給中國對香港予取予求,只會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 (Photo : HKBT)

袁彌昌認為中間派就是看清了這個局面,願意將香港從懸崖邊緣拉回來,而不是任由他弄得粉身碎骨。他指出,中間派會用溫和、理性和務實的方法讓中央和世界明白,法制和自由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賴以生存的基石,而這些基石既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產生巨大利益的重要基石,也是社會大眾的「飯碗」。袁彌昌認為,惟有在這個議題上向各方解釋彼此利益互相牽連,不能隨意妥協並出賣香港人的利益,這樣香港的未來才能越走越遠。

袁彌昌:中間派是忠誠反對派|北京的要求不一定要理會|立法會選舉

 「持份者政治」思維袁彌昌:不能偏幫

現時香港各個政治勢力只會向支持自己的選民投其所好,拒絕聆聽其他聲音。袁彌昌表示若要替香港謀未來,關鍵就是「思維層面一定要超越選票」,他稱之為「持份者政治」(stakeholder politics)。袁彌昌指這個概念是源自於R.Edward Freeman的「stakeholder theory」。R.Edward Freeman在《Strategic Management: A Stakeholder Approach》一書提出,持份者是一個組織中,會影響組織目標或被組織影響的團體或個人;若企業想持續發展,其管理者就必需制定能符合不同持份者各種利益的策略。

根據這個理論,袁彌昌解釋一間上市公司不能只注重股東的利益,必需同時關注員工、顧客、社群、政府,以及所有與企業有關係的個人或團體。而他認為,同樣的思維也適用於香港。中國、美國、建制、泛民等都代表香港不同的主要持份者,袁彌昌表示,若議員沒有足夠的眼光和胸襟去釐清不同派別的利益和矛盾,卻不斷煽風點火、提「攬炒」,他指這永遠都無法解決香港目前面對的問題。袁彌昌表示中間派就是因此而生;透過理性、務實的態度去平衡各方利益,以務實、不站邊、不偏幫的態度推動各個持份者朝正確方向走下去。

 

袁彌昌表示若要替香港謀未來,關鍵就是「思維層面一定要超越選票」(Photo : HKBT) 

誠如R.Edward Freeman的金句—「偉大的企業之所以能歷久不衰,皆因其管理層能夠讓持份者的利益朝著同一方向發展」(Great companies endure because they manage to get stakeholder interests aligned in the same direction)。這句雖然是用於商界,但放香港今時今日的形勢也是饒有深意。

人民幣走勢不宜過分睇淡|廖群:長遠港元與人民幣或掛鈎|BT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