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日,金山雲(NASDAQ:KC)發布了2020年一季度業績報告。這也是金山雲上市後發布的首份業績報告。

同之前的趨勢相類似,金山雲營業收入同比保持了高速增長,漲幅達64.5%,總營收13.91億元。其毛利潤連續三個季度為正,但淨虧損依然呈下降趨勢。

本報告期內,金山雲淨虧損3.32億元,同比擴大64.65%。

市場分歧

頂著「美股市場純雲概念第一股」、「瑞幸事件後美股上市第一中概股」頭銜的金山雲,很難不被市場關注。

5月8日上市大漲40.24%後,金山雲也未能逃過《外商投資法案》、NASDAQ交易所修改規則帶來的中概股系統性危機,半個月差點跌破發行價。因此,金山雲首秀就格外引人關注。

季報公佈日,因其營業收入達到業績指引上線,金山雲盤前漲2.8%,但開盤後加速下跌,僅十餘分鐘,便跌超5%。雖然緊接著在多方追捧下。曾經漲幅超過3%,但金山雲最終還是慢慢下跌,當日收跌3.67%。

上市一個月 金山雲過得好嗎?

顯然,面對金山雲首秀,市場觀點出現了較大分歧。

多方認為,作為一個成長中的互聯網公司,金山雲在中國的市場份額位列前五,且客戶結構逐漸優化,對關聯方的依賴越來越小,發展勢頭良好。

空方則認為,在馬太效應下,金山雲的發展空間被頭部梯隊壓縮,實現盈利遙遙無期。

隨後兩個交易日,金山雲延續了發報日的下跌趨勢,並且成交量萎縮。

上市一個月 金山雲過得好嗎?

代表有能力影響股價趨勢的主力大單,雖然在3日有約25萬美元的買入淨額,但隨後兩個交易日均為淨賣出。

上市一個月 金山雲過得好嗎?

在多空雙方的對抗中,空方暫時獲勝。

 雲競賽的馬拉松

5月31日,美團雲服務對外運營了59個月後,正式停運。

官方說法是「戰略性撤退」,說到底,其實就是不想再在這個看不到何時才能盈利的領域浪費集團的資金和精力。

之前金山雲「all in向死而生」、阿里雲「3年再投2000億」 的口號讓人們熱血沸騰,差點忘記了對於雲服務來說,高投入、週期長、技術要求高等都是繞不過的門檻。

世界第一云服務商亞馬遜在雲計算領域從開始投資到實現盈利,用了幾乎20年。國內第一云服務商阿里雲尚未實現盈利。

金山雲在成立初期,巧妙地利用差異化市場定位和在遊戲及辦公垂直領域的先發優勢,降低了初期的成本需求,在市場份額方面得以四兩撥千斤。

但是,隨著競爭的激烈,金山云無論想要繼續深耕現有垂直領域,還是像擴大行業覆蓋面,都需要加大對基礎設施和研發的投入。

2017年至2019年,金山雲營業成本始終高居不下。儘管2019年全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營業成本終於低於收入,但依然佔據了收入的近95%。

上市一個月 金山雲過得好嗎?

營業成本中,IDC(互聯網數據中心)開銷同比增長36.1%,主要由購買新服務器或其他固定資產帶來的折舊與攤銷同比增長51.3%。這些都是隨著業務擴張不可避免的支出。

研發費用自然也是一路走高。由於營收增長率高,研發費用率逐漸下降,但依然在10%以上。研發費用的同比增速則直線上升,本報告期內升至57.3%。

上市一個月 金山雲過得好嗎?

不得不慨嘆,雲競賽的馬拉松不僅入場費奇高,要需要極好的「體力」持續奔跑,不然此前的投入幾乎就打了水漂。

一個季度總投入16.8億,金山雲的奔跑速度和競爭對手相比又如何?

阿里雲在截至2020年3月的財年收入同比增長62%至400.16億元;騰訊雲2019年的雲服務收入已超過人民幣170億元;華為雲全球IaaS市場排名上升至第六,增速高達222.2%,全球增速最快。

金山雲的業績單獨看來不錯,但放在同行中對比還不算跑得快。

除了阿里雲加大投入外,華為雲於今年5月發布政企戰略,並宣布華為雲Stack系列新品上市,進一步搶奪市場,金山雲也於6月4日正式入駐在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北京網絡遊戲新技術應用中心。

中國的雲服務商們都在以驚人的速度發展變強。有人認為這場馬拉松已到後半程,但其實它可能遠比人們想像的要長。

 結局無定論

金山雲CEO王育林表示:「自疫情暴發以來,許多客戶向我們尋求更加高效靈活的雲服務部署和技術支持,這讓公司對中長期市場聲譽的提升和業務發展更具信心。」

雖然金山雲身處激烈戰場,面臨的是不知是能盈利還是丟盔卸甲的未來,但這信心來的也並非全無道理。

信心首先來源於中國廣闊的市場。

據中國信通院2019年發布的《雲計算發展白皮書》預測,2020至2022年全球雲計算市場將保持16%以上的增速,同期國內公有云市場將保持33%以上的增速,私有云市場將保持20%以上的增速,高於全球增速。

調研機構Gartner則預計,雖然現在雲服務在中國IT支出中僅佔8%,低於全球平均水平,但在2023年之後,中國有可能躍升至全球頭部梯隊。

上市一個月 金山雲過得好嗎?

(Gartner認為中國在公有云服務方面支出的增速全球最高)

中國互聯網雲市場2019年價值75億美元,預計到2024年將上升至306億美元;服務於傳統企業和公共服務組織的雲市場2019年價值152億美元,預計到2024年將上升至487億美元。

在市場整體迅速擴張,各行各業都在實現數字化、「雲化」的過程中,雲服務商整體必然是獲利的。

金山云作為中國雲服務商第二梯隊的隊員,沒有理由享受不到市場紅利。

其次,雖然馬太效應越來越明顯,但云服務大概率不會出現「贏者通吃」的局面。

出於防止服務器意外和保護數據等目的,現在雲服務較為發達的國家的企業通常會同時選擇兩個以上的雲服務商。

在這樣的背景下,即便阿里雲、騰訊雲這樣第一梯隊的雲服務商有巨大的優勢,眾多企業也可能同時與其他服務商合作。

特別是在金山云有優勢的遊戲和辦公領域,由於騰訊和阿里都有自己相應的部門和業務,金山雲的「獨立雲」、「純雲」定位就顯得尤其有競爭力。

只要能活過野蠻生長的年代,扛過相互廝殺的時候,金山雲就能獲得喘息之機,在深耕原垂直領域的同時,慢慢在其他領域尋找新的機會。

當然,8年腳踏實地的研發使金山云有自己的技術優勢、金山雲個性化的付費方案等,也是其獲得信心的源泉。

IPO一個月,放在雲服務的馬拉松進程中太短,還不足以改變什麼。

金山雲還是有機會在這個行業的黃金年代發展、成熟,有機會變為一個強大的科技企業,走出一個慢牛走勢。

但市場也還是那個對中概股缺乏信任、資金短缺的市場,上市首日和次日的暴漲並不代表從此對金山雲的認可。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金山雲想要繼續參賽需要錢,而這錢得從市場來。所以金山雲既要做實事,又要講​​故事。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靠實力說話。

金山雲是重蹈美團雲的覆轍,半途退賽;還是闖到終點,登台領獎,還真不好說。

該信息由財經時報中文版提供,作者 姜雨晴。

延伸閱讀:營收增長雷軍卻笑不起來 金山雲步履維艱 淨利潤虧損64.6%

延伸閱讀:少年達達 邁入成人世界

免責聲明:本網頁刊載的所有投資技巧及分析,僅供參考用途。讀者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要自行判斷及審慎處理,更要自行掌握市場最新變化。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網頁及相關作者與受訪者無關,本網頁概不負責 。而本網頁所有專欄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