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袁彌昌專訪】1987年,前國家領導人鄧小平強調香港回歸後會按《基本法》體現一國兩制,更以「讓那裏(香港)馬照跑、舞照跳,保留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來形容之後繁盛的香港。主權回歸23年,今時今日的香港又是否如鄧小平口中「馬照跑、舞照跳」的香港呢?

這一兩年,香港的政治、社會局勢亟變;反修例事件、港版國安法等都將香港一直以來根深蒂固的問題曝露出來。我們該如何理解香港目前情況,當中問題癥結是甚麼?香港的前途何去何從?這些問題都需要從大局釐清脈絡才能得出答案。《香港財經時報》專訪了走「中間派」路線的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了解他的看法。據了解,袁彌昌加入由田北俊牽頭、走中間路線的平台「希望聯盟」,並有意競逐今屆港島區的立法會選舉。 

香港目前最大困局?袁彌昌:全因政治失衡

自1997年回歸,香港的政治制度愈來愈屈從於北京的管治階級,不斷收緊香港的生存基礎—法治和自由,讓香港的政治長期一面倒。

袁彌昌指出,香港與中國對立原本僅屬於兩地矛盾,未走到去魚死網破的地步。然而,建制派由於得到港澳辦中聯辦支持,更是議會制度內的多數派。近年,建制派高舉「凡是北京說的話,我們都支持」的旗幟,透過制度力量去推動種種有利建制的法案。這些畫面每日不斷上演,讓市民覺得議會已經喪失制衡和監察政府的功用。適逢「逃犯條例」一出,社會的不滿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在短時間搞出了聲勢浩大的抗爭運動。 

去年六月,香港爆發了回歸以來的最大型示威,要求撒回逃犯修訂條例草案。(圖片:路透社)

另一邊廂,少數陣營的泛民在反修例運動中獲得了巨大的政治利益,於去年的區議會選舉收割了大量議席,重挫建制實力,聲勢猶如英雄回歸。袁彌昌指出,泛民更是高舉「凡是北京說的話,我們都反對」的旗幟,劍指今年立法會選舉。然而,袁彌昌指泛民犯下了戰略性失誤,沒有在區議會選舉大勝、美國成立《香港人權法》後收手,最終激怒了北京。北京曾稱,若泛民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奪得過半數是赤裸裸的「奪權」。

袁彌昌指出,理應屬於香港內部的政治失衡已經上升到國際層次的政治失衡。由於《香港人權法》、美國就香港問題多次發聲,讓身為香港主權國的中國顏面無全。北京不得不搬出「港版國安法」,一方面收緊對香港管治,一方面鎮懾西方國家,彰顯自身管治威信。近日,美國按下了「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的核選項,欲透過制裁香港、削弱其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來還擊北京。雙方顯然進入了互不退讓的局面。

袁彌昌稱這個局面「雙層賽局」(Two-level game)—「中美角力本來就存在於國際層面,而建制派和民主派的惡鬥亦在本地政局一直發生,儘管以前北京與外國對香港的「干預」時有發生,但正是《香港人權法》令國際與本地層面全面接軌,令兩個層面間的直接互動變得可能」。

近年立法會內,建制與泛民的衝突場面屢見不鮮。(圖片:路透社)

在這雙層格局下,北京及建制、美國與泛民不斷在香港互相對抗,各自出招務求壓過對方。然而,美中雙方近年敵視甚深,國際舞台如是,香港也如是。因此,雙方敵意螺旋上升、惡性競爭的背景自然造成了香港目前的困局—雙方都不是出路。袁彌昌坦言,情況繼續下去「香港只會走向毀滅」。

如何對症下藥?袁彌昌:中間派是一國兩制的honest broker

就著香港「政治失衡」的困局,袁彌昌認為若要令各方勢力平衡,「首先你就要令佢唔好進一步失衡」。袁彌昌指出,目前可以降溫的有效方法就是議會需要中間派的勢力,「做一國兩制的honest broker(調解人)」,扮演「關鍵少數」的角色,在中間位置平衡各方利益,為大家「拆牆鬆綁」。

袁彌昌指出中間派就是要敦促政府處理好國安法的細節和內容。(圖片 : HKBT)

袁彌昌指情況就如2003年的《基本法》23條,當時田北俊帶領自由黨扮演關鍵少數角色,投票時倒戈投靠泛民,讓《基本法》23條無法通過。他坦言,若去年6月時議會有中間派發揮相同作用的話,香港或許能免去很多風波。此外,袁彌昌以國安法為例,他表示國安法是否有需要有商榷餘地,但目前的局勢讓香港無法避免。所以,他指出中間派就是要敦促政府處理好國安法的細節和內容,例如要依普通法去草擬和執行、釐清在港的國安機構的角色範圍,讓本地市民、商界、金融界、國際持份者都能信服。

中間派的自白袁彌昌:「我又唔係你既人,點解我要向你負責」

袁彌昌解釋大部份的香港市民都不願意看到「一國一制」、而北京又不願意看到「香港自治或獨立」、美國又不願意失去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因此,袁彌昌表示維持「一國兩制」是現時唯一可以平衡各方利益,同時又可以阻止各方繼續對抗下去,避免令香港「攬炒」。袁彌昌承認,「一國兩制」是80年代的產物,的而且確是需要隨時間推演去補充和完善,而中間派就是充當與北京據理力爭、討價還價的重要角色。

呂秉權拆解中央未來管治香港藍圖 | 以加減乘除突破一國兩制框架

被問到如何回應北京強烈、無理的要求時,袁彌昌表示,「北京的要求,我唔一定要理會。就算北京態度強硬,我又唔係你(北京)既人,點解我要向你負責,而唔係向我既選民負責呢?」袁彌昌解釋,中間派係要維護香港人的利益,透過分析事件利害關係,不採取意識形態的對立與北京「傾計」。他表示:「我唔係想做應聲蟲,亦都唔係想做你敵人,但係一個你(北京)會尊重同重視既對手。」

立法會選舉預測 可能出現大規模的DQ情況

袁彌昌預測,民主派在9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很有可能出現大規模的DQ情況。當民主派的空間和聲音愈來愈小,中間派就是要擔當責任去平衡建制派勢力,讓議會發揮制衡作用。他表示中間派「唔係話要港獨、唔係話要自決、我地可能就係一個忠誠既反對派」。袁彌昌希望香港市民能望到這個可能性,避免建制在議會一支獨大。

港版國安法獲通過|關焯照:兩大原因香港樓市最慘跌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