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適逢「港版國安法」立法,香港成「夾心餅」,為本港經濟增添不明朗。美國稱不再保證香港繼續獲美國法律所賦予的特殊待遇,市場憂慮本港聯繫匯率制度同受衝擊。在極端情況下,美國可採取行動限制香港金管局獲得美元,從而影響聯繫匯率制度。美國現時禁止伊朗交易美元,本港財資界認為,美國停港美元結算的機會不大。不過,一旦美國制裁香港,首當其衝的會是這些。

美國:香港或不再獲特殊待遇

正當全國人大即將表决通過香港版國家安全法之際,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就發表聲明指,香港或不再獲美國特殊待遇。

市場憂慮香港聯繫匯率制度會首當其衝,極端情況下會摧毀香港金融業、航運業及物流業,同時導致資本信心不足問題、觸發大量資金外逃。

香港在1983年10月開始實施聯繫匯率制度,聯繫匯率制度下,港元與美元的匯率固定為7.8,港元可於7.75至7.85的區間內自由波動。根據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t Act),香港可自由兌換美元,不設上限。

港版國安法獲通過|關焯照:兩大原因香港樓市最慘跌30%

財資界:停港美元結算機會不大

根據香港金管局公布,港府4月底的官方外匯儲備資產為4,412億美元(約3.4萬億港元),較3月底增加36億美元。此資產相等於香港流通貨幣的超過6倍。

財資界指出,金管局的外匯儲備充足,理應可支持大部分流通貨幣,穩定港元匯價。美國總統特朗普固然可選擇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但機會只有一次,而且難保會有效。即使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地位,亦不代表聯繫匯率制度一並宣告結束。

在極端情況下,美國可採取行動限制香港金管局獲得美元,從而影響聯繫匯率制度。惟市場認為,美國停止香港美元結算的做法,機會微乎其微。

港版國安法拆局|關焯照:衝擊聯匯制度|人民幣隨時跌穿八算

衝擊聯匯 勢損在港美資利益

根據《香港政策法》,美國在貿易、商業、金融市場及簽證均向香港提供特殊待遇。其中在金融市場層面,就容許港美元自由兌換,時至今日香港已成為全球第三大的美元場外交易中心,佔總美元場外交易額8%。

美國切斷和香港金融機構的美元交易,的確可以切斷聯繫匯率,不過這是一個極端的做法,不但美元在國際使用份額會受影響,亦會嚴重損害在港美資機構的利益,是兩敗俱傷。

中美角力 貨幣冷戰打響|國際貨幣體系面臨大洗牌|港版國安法立法勢將衝擊人民幣

美國2018年禁止伊朗美元結算

目前銀行之間的跨境轉帳要經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系統進行,主要用美元進行交易。過去美國也曾出此手段,於2018年11月美國宣布禁止伊朗金融機構接入SWIFT,限制伊朗使用美元進行交易。

早在蓬佩奧發言前,有金管局消息人士便指出,聯緊匯率制度在1983年實施,比美國在1992年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更早,並不存在需要美國方面批准的問題,現時世界各地不同貨幣體制,會否及如何與國際貨幣掛鈎,亦皆由當地政府自行決定。

泰銖棄固定利率 釀亞洲金融危機

全球有很多國家的貨幣都與美元掛鈎,但亦有不少國家因為經濟問題,選擇與美元脫鈎。

2002年1月,阿根廷新政府宣布比索貶值,結束了10年來比索与美元的匯率挂鈎的政策,力圖挽救阿根廷陷入危机的經濟。比索迅速貶值了三分一。

非洲最大經濟體尼日利亞在2016年6月,選擇將其貨幣奈拉與美元脫鈎,結束了釘住美元匯率機制。而奈拉兌美元在一天之內就暴跌了約30%;同年8月,其通脹也飆升至近18%,為11年最高水平。

大鱷狙擊港元 百億期權押注貶值|最終只有一個結果|聯繫匯率

當代固定匯率中最臭名昭著的例子是泰銖。在90年代末,泰國政府決定取消釘住美元,泰銖在短短數月內貶值60%,隨後進一步波及鄰近亞洲國家的貨幣、股票市場及其他資產,相關資產的價值也因此而暴跌,引發一場亞洲金融危機。

貨幣貶值在短期內往往都非常痛苦,但長期來看,它很可能是推動經濟走出谷底的動力。例如,在1994年經歷匯價暴跌逾40%的墨西哥,以及在1999年對本國貨幣雷亞爾實行貶值的巴西,都相繼走出金融危機,經濟發展勢頭健康。

中美角力 貨幣冷戰打響|國際貨幣體系面臨大洗牌|港版國安法立法勢將衝擊人民幣

美若制裁 香港樓價亦會受壓

退一萬步而言,假如港元與美元實現脫鈎,並採取浮動匯率制度,弊端是港元匯價必然大幅波動,進而影響金融體系穩定。

另外,如同之前阿根廷、尼日利亞與美元脫鈎一樣,勢會影響在港外資的利益,屆時來港做生意或投資的企業將會承受匯率波動的風險,匯率風險將大幅增加,資金或因此而卻步。骨牌效應下,樓價亦會受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