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5月26日,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Jamie Dimon表示,經濟有機會出現相當迅速的複蘇,並希望第三季度GDP能有所好轉。

Jamie Dimon稱,政府的反應很積極,美聯儲也積極響應。大公司有大量的資金來源,也希望這些舉措能讓小公司活得更久,以便能夠重新回到正常經營的軌道上。

此前,儘管Jamie Dimon稱摩根大通「已為複蘇放緩做好了準備」,但他認為經濟很有可能很快復甦,同時承認美聯儲的流動性正在支撐股價上漲,而並非由疫苗或基本面推動。

摩根大通CEO稱美聯儲流動性推升股價 而研究表明長期將損害美國經濟

智通財經APP了解到,Mises Institute的研究員SamueleMurtinu和Peter G. Klein在最近一篇文章中指出,雖然美聯儲正在不惜一切代價推動「經濟」(和市場)增長,但從長期來看反而可能將會令整個市場變得更加糟糕。

而恰恰在衛生事件對經濟產生影響不久後,政客、商界領袖、學者等就開始呼籲美聯儲拯救美國經濟。

當然,美聯儲也積極響應並推出以下措施:

1、向美國家庭、企業、市場、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提供2.3萬億美元的新增貸款;

2、將聯邦基金利率下調至0-0.25%,並承諾無限期保持低利率;

3、無限期購買國債、政府擔保和商業抵押貸款擔保證券;

4、向初級交易商提供短期貸款,以換取包括投資級債務的抵押品;

5、支持貨幣市場共同基金;

6、通過購買投資級公司債券和商業票據,直接向銀行、家庭、消費者、小公司和企業提供貸款;

7、降低銀行吸收損失的資本和準備金要求。

Samuele Murtinu和Peter G. Klein表示,這些政策將對美國經濟造成嚴重損害。

最明顯的問題是,公共衛生事件引起的經濟衰退是由美國政策和做法造成的,這些政策和做法對供應端造成了嚴重干擾,卻沒有影響需求端。當政府官員和衛生專家開始敦促人們留在家裡,甚至在州級、地方官員強制要求人們在家工作之前,許多企業就已經停止生產和提供服務了。

政客和學者們對供應鏈、專門的物質和人力資源、資本結構以及其他生產環節了解甚少,而且只通過凱恩斯主義的視角看世界,於是他們轉而採取最常用的補救措施:貨幣和財政刺激。但在法律上禁止勞動者工作的情況下,印鈔並不能創造出真正的商品和服務。

決策者們聲稱已經從美國2008年金融危機和隨後的經濟衰退中吸取了教訓。但是在金融危機之後住房危機卻沒有因為超低利率而緩解。2019年底美國住房擁有率僅為65%,甚至低於2007年底的68%。

其次,美聯儲人為地壓低利率並承諾保持低利率,再加上承諾購買低評級公司債,本應幫助企業維持就業水平。而在2007年底,15-64歲人口的就業率接近72%,直到2019年底才恢復到這個水平。

再者,向初級交易商,即最初注入美聯儲流動性的大型金融機構提供短期貸款,本來是為了保持信貸市場的正常運行,從而避免銀行積累過量準備金。然而,過量準備金已經從2007年12月的18億美元飆升至2014年8月的2.7萬億美元。2007年第三季度銀行的不良貸款率約為1%,2010年上升至近6%,之後在2018年第二季度回落至1%。因此很難將銀行業的任何改善歸功於美聯儲的貨幣政策。

此外,在聯邦基金利率已經接近於零的情況下,美聯儲在刺激實體經濟方面幾乎無能為力。

Samuele Murtinu和Peter G. Klein稱,無限期購買國債、政府擔保和商業抵押貸款擔保證券,將導致這些證券的價格被人為地抬高。對於政府證券來說,購買長期債券意味著美聯儲將鎖定其收益率。這就為政治干預打開了大門,美國政府打著促進社會福利的幌子推動美聯儲為其赤字提供資金。這將使政府更容易在各種項目上增加政府支出,還會產生價格通脹等。

該信息由智通財經提供。

延伸閱讀:飆升的美國赤字是否會「擠出」美聯儲注入的流動性?

延伸閱讀:美聯儲Bullard:預計今年年底美國失業率將回落至10%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