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持續低迷,5月紐約期油一度跌至負40美元,創18年新低,年初至今(7日)跌約60%;期內倫敦布蘭特期油亦累積跌55%。對「有車一族」而言,包括職業司機,燃油一直是除了停車場費用外的主要「養車」及「搵食」支出,國際油價暴跌,但香港油價仍然冠絕全球,燃油價格回落的幅度遠遠少於原油價格,以每公升稅後零售價計,減幅不多於兩成,實在匪夷所思。現時油價創18年低位,本地車主何時可真正受惠?

黃錦星:油公司年內減價12次


本港各界敦請政府正視這個問題。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回應立法會議員書面質詢時指出,今年1月至今,油公司已下調價格12次,無鉛汽油和車用柴油每公升價格分別累減1.5元和1.6元;而自3月起,國際油價出現大幅波動,油公司的調整較以往頻密,共減9次之多。

他續指,政府要確保燃油供應可靠,提高價格透明度,並消除進入市場障礙以促進競爭,但明白價格對市民影響,故一直監察燃油產品售價,並敦促油公司在國際油價下跌時,要盡快調低零售價格,減輕市民負擔。

不應由政府釐定燃油零售價

黃錦星指出,本港車用燃油的零售價一向由市場自由釐定,不認為政府應為燃油業釐定一個所謂的合適的零售價格,而政府與油公司緊密聯絡,已敦促油公司當國際油價下跌時,應盡快調低其零售價格,減輕市民的負擔。

關於燃油市場,他表示,政府能夠掌握的數據是本地車用燃油進口價、零售價和新加坡無鉛汽油和車用柴油離岸價的走勢。

環境局網站每周都會公布這些數據,並提供連結至主要石油產品進口價及零售價數據的資料。至於油公司的營運成本,他認為,一如其他私營公司的商業敏感資料,政府不能強制由公司提供或公開。

學者質疑港油商合謀定價 倡政府加強監管


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認為,國際油價下跌,惟燃油零售價不減,最大原因是香港在燃油市場的競爭機制失敗,寡頭壟斷嚴重,政府一直在沒有審查燃油市場的競爭機制。

他直言,這個問題已經存在多時,並非今日才發生。競爭事務委員會應該認真瞭解一下為何這個市場無競爭,同時亦要立規矩,例如不同油商不可同時申請加價或減價。

「要讓油商鬥快加價或鬥快減價,從而令他們不能合謀定價,透過價格機制來讓行業自然競爭,情況如同2015年底實施競爭法之後,金舖取消以往每日公布飾金牌價,以避免合謀定價之嫌一樣,自定金價。」莊太量說。

延伸閱讀 銀行鬥減息|造高息港元定期存款要趁手|3個月穩袋1,050元息

延伸閱讀 油價走勢|紐約油價跌至負數 收報每桶-37.6美元史無前例|市場憂慮供應過剩庫存塞爆

莊太量:「唔減一半都要減三成」


同時,在油站規劃上,他認為政府可以做得更多。他指出,現時每個地區基本上只有一個油站,油商形成寡頭壟斷,政府是否可以考慮將每個油站的規模縮小,或一個油地分成至少兩個油商?甚至增加油地?

年初至今,國際油價暴跌逾七成,最多曾跌166%。莊太量形容,油商對於油價的反應從來都是「加快減慢」,但現時國際油價暴跌,成品油價格「唔減一半都要減三成」。

他建議政府應加強監管,令市場的價格機制更公開透明。

競委會:車用燃油市場高度集中


事實上,早在2017年,競爭事務委員會已經就香港油價被評為貴絕全球的問題提交《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報告總結了香港車用燃油市場四大結構及行為特徵。

  1. 香港車用燃油市場高度集中,市場高度集中於數個燃油零售商,由煉油、進口至油站銷售,「一條龍」式供應燃油(中國石油除外)。
  2. 進入市場及擴充業務的門檻高,新經營者要有足夠油站及碼頭倉庫設施,尤其困難。
  3. 成本機構類似,主要零售商的成本結構相似,難有競爭對手可以低成本突破傳統作出競爭;地理環境亦限制另類零售模式的興起。
  4. 香港市場只提供單一汽油產品供應。

香港油價較國際均價貴1.3倍


現時國際油價跌跌不休,創18年低位,但香港油價卻紋風不動。根據國際油價監察網站GlobalPetrolPrices.com,香港車用汽油柴油價格均冠絕全球。截至5月4日,香港每公升汽油價格高達16.51元,較國際平均價格每公升約7.2元,貴1.3倍。

要解釋本港燃油價格冠絕全球的原因,要從油商的成本入手。政府統計處最新資料顯示,今年2月每公升的車用燃油平均進口價為3.83元;現時政府收取無鉛汽油每公升6.06元的燃油稅;加上地價、運輸、人工和倉儲成本,本港燃油價格易升難跌不是沒有原因。

延伸閱讀 首季食肆收益暴跌31%史上最傷|富臨、莎莎盈警|餐飲零售股博反彈攻略

延伸閱讀 F三星原油期轉倉9月 合約差價47%|專家:6月都有可能負油價 以不變應萬變

莊太量:政府是燃油市場的Big Holder


莊太量形容,政府儼然是燃油零售市場的Big Holder(大股東),因政府對每公升的無鉛汽油收取6.06元燃油稅,佔油商成本的絕大部分。成本不跌之下,最終會轉嫁至燃油價格上。

再看市場因應國際油價下跌調整燃油價格的幅度,根據消費者委員會截至4月23日的普通級汽油價格監察數據顯示,以港元計,本港5間油公司汽車每公升稅後零售價徘徊在7.48元至9.58元之間。

消委會數據
按百分比計算,年初至今成品油價格跌幅較布蘭特期油價格調整幅度要細得多。圖片:消委會。

由上述圖表可見,年初至今(截至4月23日),不同油公司每公升油價調整幅度只有7.3%至18.52%,調整價格由0.7元至1.8元;期間倫敦布蘭特期油每公升價格調整約66%,布蘭特期油每公升價格由年初約3.5元,跌至近期約1元水平。換言之,布蘭特期油價格跌了2.5元,若按百分比計,與成品油價格跌幅差距最大有2.57倍。

香港未有法定燃油定價機制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香港車用燃油的零售價,一向是個別油公司按商業運作原則和本身的運作成本而釐定。政府亦會監察本地車用燃油零售價及國際油價走勢,亦會敦促油公司適時調整零售燃油價格。

不過,政府所參考的「國際油價」指標,是以「新加坡無鉛汽油和車用柴油的離岸價」作指標。意味着即使紐約期油及布蘭特期油(全球最大兩種石油期貨,及最常用的油價參考指標)價格下跌,也未必會影響到香港油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