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誕生了一個新詞--負得流油。

WTI 原油期貨跌穿零價,一度觸及-40.32美元/桶,這是其成立37年來首次出現投資者重大倒貼。

當全球都在尋找苦主的時候,沒想到竟然是中國銀行原油寶暴雷了。

原油寶的投資者本想抄底發筆橫財,沒想到虧光所有本金,還倒欠銀行幾百萬,一夜之間傾家蕩產。

載入史冊的一天

一切都得從4月8日說起。

當天,交易WTI的紐約商品交易所(以下簡稱紐交所)隸屬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EM,以下簡稱芝商所)發布了一則公告,稱如果主要能源交易品種價格跌為負值,芝商所將清算所有測試計劃,以保證市場正常運行。

4月15日,芝商所再次提醒,最近市場變化,紐交所某些能源期貨品種可能以零值或負值交易或結算。如果出現這種情況,芝商所所有交易和清算系統將繼續正常運作,所有常規交易和頭寸處理都可以在清算中執行。

這意味著,芝商所已經完成了能夠支持零值或負值清算交易的測試。也就是說,新的交易規則允許負價格的存在。

接下來,就到了4月21日這個關鍵日子。

這一天正是WTI原油05合約的最後一個交易日。

根據交易所規則,一旦到期,多頭交易者必須接受實物交割,交割日期不得遲於交付月份的最後一個日曆日。也就是說,在5月合約到期前,多頭只能選擇平倉展期或收到原油現貨。

所謂展期,就是將預定交易的日子往後延長。那麼,4月20日,最後交易日的前一天,應該是中行原油寶最後展期的日子。

按照行規,為防止期貨合約最後一個交易日發生非理性波動風險,中國各大銀行平台都會將最後交易日設置在國際期貨合約的前一周或10天。

工商銀行和建設銀行在4月14日和4月15日就基本完成了換月,當時的平倉價約為20美元。就連WTI主力合約也於4月17日移倉到06合約。

然而,中行原油寶卻將倉單留到了展期的最後一天,而且並未根據晚上十點的合約交割時間進行移倉。

四個小時後,災難發生了。

4月21日凌晨2點08分,WTI原油出現了歷史性的負值,僅僅20分鐘,就跌到了最低點-40.32美元,最終收報價為-37.63美元。

抄底原油 究竟是誰抄了誰的底?

沒有及時展期,沒有熔斷預警,沒有強制平倉,沒有任何保護措施。

原油寶的投資者就這樣當了冤大頭,除了崩潰心痛,毫無他法。「那天晚上一夜沒睡,跟做了一場夢一樣。」

4月21日,中國銀行發佈公告,稱「正積極聯絡CME,確認結算價格的有效性和相關結算安排」,並暫停交易一天。

4月22日,中國銀行再一次發佈公告稱,芝商所的官方結算價-37.63美元/桶為有效價格,原油寶將參考該價進行結算或移倉。

抄底原油 究竟是誰抄了誰的底?

 兩則公告透露出一個信息,中行大概率不知道芝商所出了可以負值清算的新規則,不然不會跑去找對方「確認」。

與此同時,原油寶的投資者們則收到了一張張觸目驚心的結算單。從網傳的一張曬單可以看出,開倉成本194.23元,本金總額388.46萬元,如今總體虧損920.7萬元,倒欠銀行532.24萬元!

抄底原油 究竟是誰抄了誰的底?

對此,中國銀行發出通知,要求投資者補充這部分穿倉虧損,否則將有徵信危機。

4月21日凌晨曾毫無作為、應對遲緩的中行,在4月23日凌晨卻迅速地從投資者的原油寶賬戶裡劃走了全部本金和保證金,但未劃轉關聯賬戶資金。

對此,已經有憤怒的投資者寫好了舉報信,準備向相關部門舉報進行維權。

誰挖的坑?誰又跳了?

中國銀行於2018年推出了原油寶,為境內個人客戶提供掛鉤境外原油期貨的交易服務。簡單來說,原油寶就是原油期貨交易的「平民版」。

對於普通投資者而言,在正規的交易所交易原油期貨,門檻頗高。

比如,上海能源交易所開戶,需要最低50萬的可用資金門檻,一手1,000桶,並要求有近3年10筆以上境內外期貨成交記錄或累計10個交易日10筆以上境內期貨仿真交易記錄,本人還必須通過相關知識測試。

而中行原油寶簡直就是為「小白」量身定制,最小交易單位只有1桶,兩三百元就可以參與,只要拿著本人有效身份證去銀行櫃檯開通就行。

不少個人投資者看中了這一點,想著有中國銀行背書,應該沒有什麼風險。

但他們往往忽略了一點,原油寶這類銀行平台與交易所相比,最大的風險之處,恰恰就是銀行這個中間商。

請注意,原油寶提供的是掛鉤期貨合約。「掛鉤」,意味著中國銀行扮演市商的角色(尚未查到中行的市商資質證明),向客戶報價,並不是100%的期貨合約。也就是說,投資者的錢並沒有直接進入交易所,而是在中行手裡。

中行拿著這筆錢做什麼呢?實質上是與投資者對賭。

投資者持倉賺了錢,銀行出這筆錢;如果賠了錢,銀行就賺到了。因為投資者有做多的,也有做空的,相互之間會存在倉位對沖,因此銀行真正的風險就是「淨多/空風險敞口」。

要想盡可能規避這個風險,市商通常會去外部市場做風險對沖。比如,做空與做多對沖後,還有一千桶做多的,那麼,市商就去境外期貨市場自己買一千桶。如果油價上漲,市商掙到了錢,正好就抵消了要付給客戶的錢。

在平時,這一切操作都正常,但最近情況特殊,遇上了疫情這隻黑天鵝,全球停工停產,導致供應嚴重過剩,油價一直低迷。

4月初,沙俄美三國終於談妥,歐佩克宣布了史上最大規模的減產計劃。散戶投資者一看,紛紛進場試圖抄底,導致多頭客戶遠大於做空客戶。

可散戶投資者哪裡清楚,還有庫存這回事呢--全球倉庫都要擠爆了!

截至4月17日,WTI原油合約交割地的庫欣地區原油庫存已增加到了6,100萬桶,一周內曾激增1,920萬桶,逼近9,000萬桶的極限容量。

不僅庫欣,全球最大的獨立石油儲存公司Royal Vopak NV也表示,貿易商儲存原油和精煉燃料的空間幾乎用盡,碼頭的石油可用容量幾乎全部售罄,連不在維護中的全球可用容量也幾乎全部佔用。

因為需求枯竭,多產油國被迫在海上儲存石油,海上石油儲備升至2.5億桶。

抄底原油 究竟是誰抄了誰的底?

眼看交割日一天天臨近,為避免實物交割(沒地存石油),交易商被迫平倉,導致油價崩盤。不湊巧的是,趕上了芝商所的新規,油價一路下行至負值。

這是中行萬萬沒想到的。

按照原油寶的規則,投資者要交100%保證金,當其保證金充足率低於50%時,中行會發出預警提示讓投資者追加保證金。而強制平倉的保證金最低比例要求為20%。

但是,這個設計是針對空頭頭寸的。

比如,你交了10元保證金做空,結果漲到20元,虧損10元,保證金就為零了。再漲下去,保證金為負,就欠銀行錢了。實際上,銀行並不樂於看到客戶欠錢,因為很難追還,不如在還有20%保證金的時候強制平倉,銀行也不虧。

反過來,做多的話,只要油價是正數,不管怎麼跌,都在保證金的範圍之內。這是銀行的普遍認知。他們沒有想過,一旦油價出現負數,保證金就會虧損,做多也需要強平。

但凡中行的交易員設置了一個零的底線,情況都不會如此糟糕。

但是事實並沒有,這個巨坑出現了,中行帶著投資者跳了進去,結果就是投資者穿倉,成了中行產品設計重大缺陷的犧牲品。

單方面屠殺?

讓我們再回到那個驚魂之夜。

據投資者介紹,平時原油寶是可以交易到凌晨收盤,但因為展期,晚上十點就停止交易。誰也沒想到,這一天會遇上跌至負值的歷史最低油價。

4月20日晚十點,原油寶停止交易時,油價還停留在11美元上下。隨後,在4月21日凌晨2點28分-30分最後交易的三分鐘內,價格一下子砸到了負40美元。而這三分鐘的平均價就是最後的結算價-37.63美元。

問題來了。

原油寶結束交易之後,油價出現斷崖式下跌,但期貨市場依然可以交易,而原油寶投資者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悲劇發生在自己身上,束手無策。這樣的機制是否合理呢?

前文提到,大量做多者入場,給銀行造成了一個淨多風險敞口。要想對沖這個淨多風險敞口,中行必須在能源市場上擁有大量多頭持倉。

據悉,當時沒有平倉的頭寸已經超過10萬手,銀行自己去市場上平盤的風險巨大。如果按照晚上十點11美元的交易結束價來算,賠錢的就是中行;如果按芝商所的-37美元結算價,那風險就幾乎全部轉嫁給了投資者。

一邊是完全沒有避險能力的個人投資者,一邊是製定規則話語強勢的堂堂大行,結果可想而知。

不少投資者在知乎反映過原油寶的霸道行為:「想賺它錢,給你宕機」「吃著韭菜根,銀行也還能賺到錢」「這不是投資,而是單方面的屠殺」!

抄底原油 究竟是誰抄了誰的底?

另外一個問題也令人生疑,為何偏偏在最後決定結算價的三分鐘內突然出現-40美元的驚天價格?

對此,有業內人士懷疑,有人故意做空,利用規則發起突襲,目的就是收割軋差結算的多頭。

事實上,這樣的猜測並非空穴來風。

在歐佩克達成減產協議後,市場買漲情緒高漲。然而,大量對沖基金卻在原油期貨市場追加空頭頭寸,對沖手裡的持倉風險。

而正是銀行作為市商接住了市場的巨額拋單,散戶投資者成了與之匹配的多頭頭寸。

此外,上游的原油生產貿易商手中有油,但不願意虧本賣出,他們選擇在期貨市場上套期保值,為自己轉嫁風險。

「如今很多貿易商都不敢輕易解除原油期貨套保頭寸,即便下游企業點價認購,他們直到原油現貨交割才會解除相應套保頭寸。」一位原油貿易商表示,目前原油期貨市場空頭套保頭寸依然較高。

在4月21日最後一個交易日,交易鎖倉,空單和多單強制對換,對換過程中不允許新開交易。強制交割之下,做多虧得越慘,做空賺得越多。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場災難中,國內不少主權基金也逃過一劫。

據《華夏時報》報導,此次WTI原油期貨5月合約的大跌對基金淨值的影響有限,他們在交割日之前就已將5月的原油期貨合約更換成6月的。

國內7只原油主題QDII基金中,有6只下跌,跌幅範圍1.5%-7.32%,華寶油氣淨值還上漲了1.47%。相比慘烈的原油寶,已經是非常不錯的成績。

大基金、大機構幾乎全身而退,而業內人士判斷中行兜底的可能性也不大。跌跌不休的油價下,躺著流血的只是可憐弱小的散戶們。

中行原油寶一事為廣大投資者敲響了警鐘。「抄底」原油不是理性行為,在全球錯綜複雜的交易鏈中,稍有不慎,就成為了別人屠刀下的韭菜。

參考資料:

《原油寶事件深度解析:銀行和投資者先後虧損數十億,如何發生的?》雪球網

《OPEC 限產協議書交涉下的投機商:買漲期貨原油遭受「滑鐵盧」》21世紀網

《震驚全國的投資慘案》招財大牛貓

《「至暗時刻」竟然還有上漲的!原油主題QDII基金為何抗跌?》華夏時報

該信息由財經時報中文版提供。

延伸閱讀:國際石油氣跌價!專用氣站車用石油氣上限價 5月每公升減0.98元

延伸閱讀:08 雷曼迷你債券 | 中國銀行原油寶 | 美國汽油庫存 | 維達國際 - 岑智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