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註定要成為全球投資人的噩夢,新冠疫情導致原油暴跌、商品暴跌、股市暴跌,整個華爾街遭到血洗,包括橋水在內的眾多知名機構和股神巴菲特在內的一干投資大佬,都損失慘重。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有一家對沖基金卻在3月份的市場暴跌中實現了36倍的淨回報率,今年以來的回報率更是高達41倍,成為最引人注目的一匹黑馬。

每次金融危機都大賺一筆

我們說的這家基金公司,名為Universa Investments。在致股東信中,該基金透露,三月份回報率高達3600%,年內收益率更是超過了4100%。

把「黑天鵝」變成「印鈔機」 這家對沖基金是如何在股災中暴賺36倍的?

這家對沖基金之所以能逆勢獲得驚人收益,主要得益於其採取的「尾部風險策略」(tail risk)。

所謂尾部風險,簡單來說就是指發生概率極低的、史無前例的災難事件(也就是黑天鵝事件)可能對歷史產生的超常影響。就投資者而言,則是對證券價格產生巨大波動的風險。這種風險在風險評估模型的鐘形曲線中處於尾端盡頭,故稱尾部風險。

採取尾部風險策略的基金被稱為黑天鵝基金,它們賭災難性事件會衝擊股市或導致通脹飆升,具體手段主要是購買看跌期權,特別是在價格便宜的時候大量買入,一旦股市變得非常糟糕這些看跌期權就能帶來收益。

最早提出並系統闡述黑天鵝策略的,正是那本全球暢銷書《黑天鵝》(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的作者、有「黑天鵝之父」之稱的Nassim Taleb(納西姆·塔勒布)。

作为全球知名的思想家和「不确定性」问题的研究专家,塔勒布天生痴迷于风险,从事相关研究超过20年,著有《随机漫步的傻瓜》、《黑天鹅》、《反脆弱》、《非对称风险》等多本著作。

他最出名的戰績,是在2001年「9·11」事件前,作為場內交易員大量買入了看似毫無價值、價格很低的認沽權證做空美股,儘管他那時根本不知道會發生「9·11」事件,因此賺了個盆滿缽滿。

而塔勒布本人恰好是Universa Investments基金的投資顧問,他的學生Mark Spitznagel(馬克·斯皮茨納格爾)正是該基金的創始人,其投資理念深受老師的影響。

馬克早年在芝加哥從事期貨交易,後來跳槽到摩根士丹利的量化交易部門。上世紀90年代,馬克開始跟塔勒布合作研究極端事件,以及如何保護客戶的投資組合免受金融系統脆弱性的衝擊。兩人曾合夥創辦了一家名為Empirica Capital 的對沖基金,後來塔勒布重病,二人便在2004年關閉了基金。

再后来,塔勒布放弃了资金管理的职业,转而到纽约大学理工学院教授风险管理、著书立说和向外国政府提供咨询。马克则在2007年创办了这家Universa Investments基金,成为业内第一个将尾部风险策略体系化的投资机构,还拉来塔勒布做投资顾问。

在恩師的指導下,Universa Investments提前重倉做空美股,並在2008年金融海嘯中獲得了超過100%的回報率。

此役讓馬克與他的Universa Investments基金在華爾街一戰成名。而塔勒布也因為9·11和次貸危機兩次成功做空身價暴漲,業內戲謔地稱他是「像買彩票一樣做股票」。

2015年8月24日這一天,全球金融市場遭遇「黑色星期一」--中國上證綜指暴跌逾8%,香港恆指跌5%,台灣股市狂瀉近7.5%,道瓊斯和納斯達克指數跌幅也超過3%,道指跌幅更史無前例地超過了1000點。

Universa Investments通過期權提前佈局美股空倉,當天狂賺近20%的收益率,將10億美元收入囊中。

2017年,處於歷史高位的美股,波動性跌至歷史低位,很多人覺得買入「看空」類資產會大概率打水漂。但馬克覺得由於波動性極低,期權價格也很低,狂買廉價的看跌期權,到2018年2月,VIX恐慌指數迅速上漲,公司又一次獲得豐厚回報。

爆炸性的投資策略

「尾部風險策略」(tail risk)並非市場主流。在華爾街的對沖基金當中,「黑天鵝」基金也屬於少數派,但正是這個策略讓它們得以在金融危機中成為大贏家。

這次全球股市暴跌,不僅是Universa Investment,有好幾隻「黑天鵝」基金都獲利不菲。

比如位於英國倫敦的對沖基金36南部資本投顧(36 South Capital Advisors),在2月的市場下跌中獲得了25%以上的回報率,該公司認為未來的業績表現會更強勁。

一支採取「尾部風險管理」策略的ETF基金Cambria Tail Risk ETF,在3月取得12.04%的好成績,今年以來該基金淨值已經增長23.49%。

更牛的是Saba旗下的尾部風險基金,3月13日一天它就賺取了高達175%的收益,而且今年Saba已經獲得了5億美元的投資。

當然,黑天鵝基金也有缺陷,就是股市好的時候往往業績不佳。

根據對沖基金數據庫Eurekahedge的數據,這類基金在2011年獲得16.4%的回報後,此後連續8年回報為負,2012年更是全年虧損了21%。

把「黑天鵝」變成「印鈔機」 這家對沖基金是如何在股災中暴賺36倍的?

不過,在這一點上,Universa Investments與其他黑天鵝基金又有所不同了。

它不僅能在短期市場大跌時獲得高回報,在美股十年牛市中也跑贏了標普。截至2018年2月,十年內公司獲得了12.3%的複合年收益率,這比僅僅追踪標普500指數的收益率(約7.4%)要高很多。

這裡的投資邏輯並不復雜--主要倉位定投標普500,僅留一小部分倉位通過期權等衍生品防止黑天鵝下跌風險並從中獲利。以2018年為例,公司只將3.3%的倉位配置到與尾部風險策略有關的對沖基金之中。

這正是塔勒佈在《反脆弱》一書中提到的「槓鈴策略」--90%資金低風險,10%高風險,那麼你的損失不會超過10%,而收益卻是沒有上限的。

換句話說,類似於投資者給自己的投資組合買一份「尾部風險保險」,人們無需費力去預測病疫、颶風、洪水等風險事件是否發生、何時發生,只需平時股市持續向好時,用很便宜的價格買入看跌期權一類的看空資產。

一旦出現金融危機或者股市暴跌,基金就可獲得爆炸性的下行收益,以此對沖股市下跌帶來的損失,甚至比平時賺得更多。

真正的崩盤尚未到來

塔勒布堅信一點--要在「和平時期」押注,「總有一天,災難會發生」。

作為塔勒布的愛徒,馬克將自己比作消防員,冷靜地等待報警聲響起。在辦公室,他經常一邊聽著巴赫的大提琴組曲,一邊盯著靜音的電視裡播放的時事新聞。

馬克一直認為全球央行釋放的天量流動性,是製造股市泡沫的罪魁禍首,讓股市變得十分脆弱並且存在系統性風險,最終將導致全球經濟出現重大逆轉;而傳統的對沖基金是無法預測、更無法抵禦可能發生的崩盤的,因此,再聰明的投資者也需要尾部風險策略基金的保護。

2018年,也就是金融危機十週年的時候,馬克在彭博電視上發出警告:「我們將看到幅度越來越大的崩盤,原因很簡單:干預的程度越來越大。」

這次美股崩盤前,馬克發文炮轟股神巴菲特的「買入並持有」策略(Buy-and-hold)並不能有效地規避風險,也不適合當下的市場,即使股市在美聯儲低利率的刺激下一直表現不錯,但若市場出現劇烈波動,採取「買入並持有」策略也將難以跑贏平均收益。

後面發生的事情,似乎證明了馬克的正確。

據Market Insider估算, 自新冠肺炎導致市場崩盤以來,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爾的虧損額可能超過了700億美金。如果巴菲特在大跌前有不定期購買一定比例尾部風險基金的習慣,或許會減少一部分損失。

在馬克看來,目前美股的崩盤還遠沒有結束,當前的病毒大流行有戳破泡沫的風險,而美聯儲的一系列干預舉措--包括推出零利率和開啟無限量QE,只會帶來更大幅度的崩盤。

他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評論稱:「真正的崩盤尚未到來,目前崩盤只抹去了股市幾個月的漲幅,我覺得真正的崩盤或許會使人們十年以來的股市收益化為烏有。」

該信息由財經時報中文版提供。

延伸閱讀:美股新股前瞻| 盈利拐點未可知 上市僅是金山雲馬拉松長跑中的休息站

延伸閱讀:恆指史上第三次PB低於1|投資價值大洗牌|港股新入市策略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