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雲計算市場中,金山雲(KC.US)佔據了一席之地。

然而,在調研機構Canalys2019年四季度中國公共雲服務市場報告中,阿里雲以46.4%市場份額穩坐第一,與騰訊雲、百度雲分坐市場前三名,金山雲仍被以「Others」進行歸類。

美股新股前瞻| 盈利拐點未可知 上市僅是金山雲馬拉松長跑中的休息站

隨著金山軟件(03888.HK)有關將Kingsoft Cloud Holdings Limited(金山雲)分拆並獨立上市,並正式向SEC提交註冊聲明的公告於4月17日發布,這家由金山軟件分拆出來的雲服務界「Somebody」正式開啟了美股上市之旅。

其中,金山軟件於早前的2019年12月便曾發佈公告,確認金山雲分拆獨立上市,並至多融資5億美金的消息。由此,若金山雲最終成功於美股上市,身為公司董事長的雷軍,將迎來其第四家上市公司,金山雲也將成為金山軟件分拆的第二家上市子公司。

短期內或仍無法看到盈利可能

以市場地位看,金山雲可被稱為國內云計算領域的「小巨頭」。其中,金山雲IaaS和PaaS公共雲服務的國內市場份額於2019年達到5.4%,在不屬於任何大型企業集團的企業中,金山雲為中國最大的獨立雲服務提供商。

在收入構成上,公有云一直是公司最大收入來源,佔據約90%收入比重。然而,金山雲也於近兩年開始發力企業雲業務。其中,金山雲於2017年底宣布全面進軍企業級市場,截至2019年底,公司企業雲服務佔收比於2019年大幅提升,達到12.3%。

美股新股前瞻| 盈利拐點未可知 上市僅是金山雲馬拉松長跑中的休息站

2017-2019年,金山雲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2.36億、22.18億、39.5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速分別達到79.47%、78.36%,收入規模維持較快速度增長。然而,公司於過去三年間連續實現淨虧損分別達到7.14億、10.06億、11.11億元,虧損幅度擴大,三年共實現淨虧損28.32億元人民幣。

不過,據智通財經APP梳理公司財報發現,於2017-2019年間,公司各項經營費用佔收入比重實際在逐年遞減,2019年整體業務費用佔收比已較2017年下降近半。

美股新股前瞻| 盈利拐點未可知 上市僅是金山雲馬拉松長跑中的休息站

影響公司業績虧損的最主要原因,則仍是公司在基礎設施上的大量投入,具體體現在由帶寬成本和機架成本等組成的IDC成本上。2017-2019年,金山雲收入成本佔收入比重分別達到109.6%、109%、及99.8%,由此直接導致扣除成本後毛利便呈虧損狀態。

實際上,早在金山軟件2018年業績會上,金山雲母公司金山軟件執行董事兼CEO鄒濤便曾提到,相比於未來中國雲服務的萬億級市場,目前行業仍剛起步,大公司虧損率實際都保持在20%-25%。他對於雲市場的判斷是,競爭還會持續5-10年,未來三五年內行業仍會保持較大的虧損狀態。

而現階段,則還是各行業參與者為爭奪未來更廣闊市場打基礎的階段。其中,IDC成本於三年間分別佔據了收入的83.60%、85.23%、72.20%比重,為成本端影響公司盈利水平的最大因素。

據智通財經APP了解,雲服務基礎設施技術門檻較高,雲主機公司需要不斷更新迭代技術,技術員工的待遇也因此較高。與此同時,IDC機房要全年不間斷供電,維護所需的資金和人員較多,由此公司往往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目前,雲服務器價格也在向親民方向不斷下調。

整體來看,公司淨虧損佔收入的比重正逐漸下降。不過,在未來短期內,基礎設施仍將會是公司成本投入最多的部分。公司也在招股書中提到,在可預見的將來會繼續進行大量投資以擴大基礎設施。雲服務公司何時能夠迎來盈利拐點,仍是一個未知數。

一場王者之間的馬拉松長跑

在收入上,金山雲於近年實現較快增長,則主要出於高級客戶的貢獻。其中,高級客戶於2017-2019年分別為金山雲貢獻了總收入的93.7%、95.3%和97.4%。作為「雷軍系」公司,同時也是金山雲持股15.8%股東,小米一直為金山雲最大客戶。

美股新股前瞻| 盈利拐點未可知 上市僅是金山雲馬拉松長跑中的休息站

不過,2019年,小米貢獻收入佔比由2017年的27%下降至了14%。公司最大客戶也由原第二大客戶代替,收入貢獻佔比達31%。

當然,對於雲服務企業來說,客戶的多元化將為公司的收入增長帶來更多穩定性,也往往意味著更大的收入規模。從目前的金山雲來看,正在實現「去小米化」。

不過,公司仍存在與小米、金山集團和獵豹集團的關聯方交易,金山雲也並未在招股書中並未提及當前收入貢獻31%的最大客戶是否為關聯方之一。由此,公司當前是否真正擺脫對關聯方的依賴還無法下定論。

而若單就客戶集中度來看,2017-2019年,前三大客戶所貢獻收入佔比分別為0.56%、0.6%、0.57%。整體仍維持在同一水平不變。

根據Frost&Sullivan報告顯示,中國已於2018年僅次於美國,成為全球第二大雲市場。其中,2015-2019年間,中國雲服務的市場規模增長了37.7%。據其預計,2019年到2024年,行業仍將以年復合增長率28.3%的速度增長。

美股新股前瞻| 盈利拐點未可知 上市僅是金山雲馬拉松長跑中的休息站

與此同時,隨著產業的逐步成熟,我國IDC行業也將逐漸由3.0時代向4.0時代過渡,數據中心產業分工進一步明確。而對於雲服務企業,則也正向垂直領域佈局。目前,金山雲所選擇的垂直戰略點則主要包括:遊戲、視頻、金融服務三個領域。

相比於較早入局的阿里,佔據了市場中的主要份額;騰訊雲依託其生態規模作為優勢;華為雲在客戶資源、硬件、渠道方面見長,金山雲所面對的雲市場中從來不乏強大的競爭對手。

當然,和其他領域一樣,雲市場發展到最後也將難以逃脫二八原則和馬太效應。如金山雲CEO王育林所說,雲計算市場是條長跑賽道。在行業迎來盈利拐點曙光前,金山雲佈局的賽道能有多長,最終能在這場「王者之戰」中奪得多少麵包,仍待市場驗證。

該信息由智通財經提供。

延伸閱讀:傳英偉達收購Mellanox已獲中國批准

延伸閱讀:百度Apollo正式對外發布「ACE 交通引擎」 已在10餘個城市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