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小的口罩,近期早已在產業鏈激起驚濤駭浪。作為口罩上游原材料的聚丙烯價格兩日內漲超20%;丙烯價格更加瘋狂,兩日內實現翻倍上漲。

期貨、現貨和股票全漲

聚丙烯PP期貨合約上週四開始震盪上漲,週五加速,4月13日週一繼續上漲且一度漲停,短短3個交易日價格從6,550附近上漲至7,300。

期貨、現貨、股票全瘋漲!丙烯如此魔力 底氣在哪裡?

作為聚丙烯上游的丙烯價格更加瘋狂,清明節後丙烯廠商開始上調價格,4月10日市場價還不到6,000元/噸,兩天后4月12日市場成交狂飆至8,000~12,000元/噸,短短兩日價格實現翻倍上漲!

這樣瘋狂的價格表現也傳導至股票市場。概念龍頭江南高纖4月累計漲幅已超70%,股價強勢突破2017年10月以來的新高!在股票市場整體表現低迷的情況,市場資金集中接力炒作,使股價出現脫離基本面的超預期表現。

期貨、現貨、股票全瘋漲!丙烯如此魔力 底氣在哪裡?

延伸閱讀:HKTVmall口罩登記抽籤仲有5日|ASTM Level 2口罩65元30個|成功中籤3個重點4大貼士 

延伸閱讀:本土好罩第三台口罩生產機已到廠房 | 248元三盒何時發貨 成功預訂須知 

 丙烯、聚丙烯在口罩產業鏈的位置

石油經過蒸餾裂解得到丙烯,丙烯加聚反應形成的聚合物就是聚丙烯(PP)顆粒。聚丙烯顆粒接著要被融化塑形,得到聚丙烯纖維。

接下來聚丙烯纖維要進行高速高溫的噴絲處理,使其依靠自身的粘合形成非紡織布料,這樣的布料對細菌的防護級別能達到我們所熟知的N95口罩級別,也就是實現95%細菌過濾。最後經過切割等流程就形成了我們現在每日必帶的口罩。

所以,丙烯和聚丙烯是口罩生產的上游原料,兩者的最終源頭都是石油。從上游往下游的梳理,我們可以更好理解本次丙烯聚丙烯的「瘋狂表現」。

期貨、現貨、股票全瘋漲!丙烯如此魔力 底氣在哪裡?

 國際油價回升,上游價格傳導

4月9日,OPEC+特別會議結束,各大產油國圍繞因產量問題導致的國際油價暴跌商討對策,雖然達成減產協議,但減產幅度並不理想,國際油價隨後轉跌。

剛剛過去的上週末,油市三大巨頭沙特、俄羅斯、美國三國領導人電話會晤,普京、特朗普和薩勒曼對減產協議表示支持。隨後,油價止跌回升,4月最高漲幅超11%。

丙烯、聚丙烯都依賴最源頭的石油生產。近期原油價格強勢回升,價格上漲勢頭從最上端的石油傳遞至下游產業鏈。且聚丙烯期貨和原油期貨金融工具屬性強且具有一定聯動性,疊加市場資金情緒推動,價格上漲迅速。

而丙烯現貨價格暴漲行情則受到相關企業減產停產,產能不足導致供給吃緊。而下游需求短期內直線飆升,市場參與者非常積極,這樣的局面造成短期供需急劇失衡。疊加原油價格回升因素,對丙烯價格暴漲形成助推。

口罩危機成X因素

我們把時間拉回2018年末,當時聚丙烯PP期貨主力合約價格呈單邊下跌態勢,側面反映出在沒有異常市場因素影響下,丙烯、聚丙烯行業市場需求及行業熱度是「正常」,是在行業基本面內正常運行的狀況。

可偏偏新冠病毒的爆發讓世界人口集中的各大洲、各人口大國都需要口罩,這成了丙烯、聚丙烯價格暴起的X因素。

春節以來,我國新增廠家3萬多家,連造汽車的比亞迪為了聯合抗疫開了口罩生產線。在1、2月份我國口罩季度緊缺的情況下,3月份我國N95口罩每日產能從20萬隻上升到160萬隻,普通口罩則達到了1億隻。3月份後,我國國內口罩需求已基本滿足自給自足。

然而,海外疫情大爆發,海外多國疫情防控不利,醫療資源緊缺,連美國的口罩都不夠用。全球疫情累計確診人數已逼近200萬,死亡人數超11萬。雖然G20會議確定了全球聯合抗疫的總方針,可口罩的需求缺口卻越來越大。

而中國作為全球口罩產業鏈的「王者」,是世界口罩生產能力最強的國家。國內疊加海外的巨大口罩需求,導致熔噴佈遭到下游生產商「擠破頭」式搶購,雖然熔噴佈生產商已經在加班加點趕進度,可沒用,產能有限,短期內神也滿足不瞭如此龐大的需求。

熔噴佈需求暴增,傳導至上游丙烯聚丙烯產業鏈,而上游廠商在產能安排上並沒有和熔噴佈同步,短期排產錯配產生的供需矛盾成為本次丙烯聚丙烯直接導火索。但歸根到底,口罩危機還是根源所​​在。

當前特殊時期期間,海外衛生防控形勢仍然不明朗,國內外聚丙烯纖維料、噴熔料短期內需求衰退可能性較小。雖然國內丙烯聚丙烯產能仍有提升空間,但今年的檢修旺季臨近,生產線開機形勢複雜。市場多方認為短期內丙烯聚丙烯總體價格或將居高不下。

該信息由財經時報中文版提供。

免責聲明:本網頁刊載的所有投資技巧及分析,僅供參考用途。讀者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要自行判斷及審慎處理,更要自行掌握市場最新變化。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網頁及相關作者與受訪者無關,本網頁概不負責 。而本網頁所有專欄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