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晚22:40,渾水Wolfpack Reports兩家做空機構聯合發聲,表示研究愛奇藝(NYSE:IQ)一年多,通過在中國一線城市和廣告商收集數據,認為愛奇藝在用戶數量、收入等方面存在欺詐。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渾水調研在推特上發表聲明,支持Wolfpack Reports對愛奇藝的做空結論)

2020年中概股的「開年大戲」——「瑞幸財務造假門」尚在發酵中,短短一個星期內,又有中概股遭遇做空和財務危機。

猝不及防的連環暴雷讓人不禁疑惑:中概股究竟怎麼了?投資人對中概股的信任危機還能解除嗎?做空機構一次又一次地做空中概股,究竟是真的市場「清潔劑」,還是趁機「敲竹槓」?

假數據還是真躺槍?

愛奇藝是中國在線長視頻行業的領導者,付費會員數領先於優酷、騰訊,首先進入億級俱樂部。北京貴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QuestMobile)數據顯示,2019年愛奇藝APP月活躍用戶數高達5.95億,保持行業領先地位。

背靠百度(持股57.11%)、小米(持股6.66%)、高瓴資本(持股6.36%),愛奇藝在資本充足率和市場佔有率方面,有巨大優勢,真的會選擇通過財務造假來吸引資金?

做空愛奇藝的報告是由Wolfpack Reports發布的,此前狙擊瑞幸的渾水在推特上表示對該做空報告的支持。

做空報告中的主要觀點是,愛奇藝將其2019年營收誇大了約80億元人民幣到130億元人民幣,即27%到44%;用戶人數誇大了大約42%到60%;通過誇大了費用以及為內容、其他資產和收購交易支付的價格,目的是「燒」掉虛假的現金,向審計師和投資者隱瞞欺詐行為。

消息一經發布,愛奇藝盤中股價一度下跌超過11%。但是,隨後股價迅速反彈,收盤時強勢逆轉,收漲3.22%。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圖片來源:老虎證券)

股價的迅速回彈,代表投資者對於做空報告已經麻木了嗎?

事實上,Wolfpack的做空報告與此前渾水做空瑞幸咖啡的報告比,調查樣本量明顯小,且調查範圍局限性強,不能得出的統計學上基於樣本的無偏差結論,不能完全讓人信服。

比如,通過兩個月對一線城市愛奇藝目標人群中的1,563人進行面對面的調查,就得出愛奇藝通過雙重會員虛增收入和費用,誇大營收,同時「支出」不存在的現金的結論。顯然,如此小而局限的樣本量無法代表整體情況。

此外, Wolfpack通過與兩家中國廣告公司合作,統計得出一線城市日活躍用戶(DAU)只有2,470萬,而非愛奇藝披露的6,229萬,並稱QuestMobile統計的某時期愛奇藝的平均移動DAU僅為1.262億,比愛奇藝公司宣稱的少了0.5億。

即使認為Wolfpack的統計本身沒有誤差,每個公司對DAU的統計口徑都是不同的。很可能一家公司在統計時只要登錄用戶都算DAU,而另一家只有在用戶點擊視頻後才計算。統計標準的不同,並不能證明愛奇藝虛假申報用戶數量。

Wolfpack此次對愛奇藝出擊,不排除有順勢「造謠」、趁著瑞幸的火打劫其他中概股之嫌。這家公司之前對美國公司的做空報告,也因為沒有令人信服的證據,目標公司並未予以回應,股價也未受影響。

當然,做空報告中的一些指控,還需愛奇藝做進一步解釋。

愛奇藝的招股說明書與中國信用報告對比發現,2015年、2016年和2017年該公司向SEC上報的遞延營收分別誇大了261.7%、165.5%和86.2%,廣告收入分別誇大了74% 、7.9%和19.7%。Wolfpack堅信2019年愛奇藝的廣告收入仍然被誇大,「因為其2018年的廣告收入被誇大了幾乎是2017年的3倍」。

更有趣的是愛奇藝的「熱度指數」。新發布的流行節目熱度大幅攀升過後,觀看人數最多的省份/自治區的排名模式始終如一,西藏、海南、寧夏和內蒙古等人口稀少地區均躋身前十名。這是不合常理的。

Wolfpack創始人Dan David稱,「愛奇藝股價的下跌空間將是無下限的」。

面對如此強烈的指控和否定,愛奇藝官方立即發表公告做出回應。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愛奇藝官網對做空報告的公開回應)
公告中稱,「公司認為(做空)報告包含大量錯誤、未經證實的陳述和誤導性的結論」,並稱「公司強調,公司一直並將保持高水準的內部控制,按時透明的根據法律和規定公開數據」。

愛奇藝CEO龔宇第一時間在朋友圈轉發了名為《愛奇藝稱堅決否認第三方機構做空的所有質疑》的文章,並附言「邪不壓正,看最後誰贏!」他還轉發了公司官網上的英文公告,附言稱「感謝大家的信任和鼎力支持!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昨天,搜狗CEO王小川也發布微博聲援龔宇,稱其造假「不可能」。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王小川微博截圖)

 十年深陷盈利困局

愛奇藝此次反應之快,態度之堅定,在現在這樣敏感的時期,一定程度上穩定了中概股投資人的情緒,也是盤中股價得以回彈的原因之一。

那麼,如果Wolfpack此次的指控都不屬實,愛奇藝的投資人是否可以高枕無憂?

將愛奇藝上市以來發布的8分季度報告中數據匯總,不難發現,愛奇藝的總營收雖然逐步上升,但是淨利潤始終為負。在2019年第三季度,虧損更是創下新高。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數據來源:愛奇藝2018-2019年季度報告)

愛奇藝上市以來,市值高峰曾一度超過2,000億,但如今已縮水至100多億美元。2019年年度報告顯示,全年歸屬於普通股東淨利潤為-103.25億元,同比下降9.74%。

同時,細分收入來源,除了會員收入保持增長外,在線廣告收入出現了明顯下降,內容分發和其他收入也在小幅波動,沒有明顯增長。

由此可見,會員的增加沒有給公司帶來聯動的效益,沒有轉化為對廣告商更大的吸引力,很可能公司營銷戰略或廣告招商的策略出現失誤。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數據來源:愛奇藝2018-2019年季度報告)

而為了突破現有業務發展瓶頸,愛奇藝在直播、電商、硬件設備等領域也做了嘗試,遺憾的是並未給其帶來收益。

流量不能通過傳統渠道變現,愛奇藝瞄準了現金貸領域。

由於沒有網絡貸款牌照,愛奇藝現在與百信銀行、新網銀行、南京銀行、有錢花合作,推出「小芽貸」,與眾安貸、360借條、招聯消金、蘇寧金融等合作,推出「借錢」。前者是作為用戶和服務商貸款的平台,後者是提供貸款導流。愛奇藝從中賺取服務費和流量費。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愛奇藝小芽貸界面) (愛奇藝借錢界面)

近幾年網貸平台負面消息頻出,國家監管越來越嚴。雖然愛奇藝只是提供平台和引導,但若其導流的網貸平台觸犯了法律法規,存在「砍頭息」、暴力催收、欺詐等現象,作為平台提供商,愛奇藝也難辭其咎。即使沒有違法行為,隨著國家法律和政策的變更,網貸行業有可能發生極大變化,從而牽連平台方。這是愛奇藝業務中重大的風險點。

即使做空報告有不可信之處,愛奇藝未來如何走出虧損困局、重獲市場信心,仍是一大難題。

這次,受到渾水「加持」的Wolfpack和正面回擊的愛奇藝,究竟誰能獲勝?BT財經將持續予以關注。

屢遭狙擊的中概股

相較於瑞幸和愛奇藝,另一隻中概股好未來出現在台前的方式顯得格外獨特。

北京時間4月8日凌晨4:22,好未來(NYSE:TAL)在官網發佈公告,稱在常規內部審查中發現,某一員工可能「與外部供應商合謀,偽造合同等文件」,誇大了新推出的「輕課」課程的銷量。該員工已被當地警方拘留。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好未來官網對於員工涉嫌造假的聲明

今年尚未被做空機構盯上,也未發布2019年年度報告。這個時候選擇自曝內部審計問題,好未來的說法是由於「公司高度重視業務行為的誠實性和員工行為的道德規範,對任何違法行為零容忍」。

2010年10月21日,學而思正式登陸紐交所,成為國內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小學教育培訓機構,而CEO張邦鑫那時年僅30歲。

年輕的CEO帶領年輕的團隊在國內穩定發展,好未來的股價也保持著慢牛走勢。

但好未來也並非一帆風順。2018年6月14日凌晨,中概股企業的「老朋友」--渾水發布報告,質疑其過去三年好未來一共虛增了21.6%的營業利潤,39.8%的稅前利潤和43.6%的淨利潤。

好未來遭遇渾水做空的消息當天,公司股價盤中跌幅一度超過15%,市值一度跌去22億美元。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圖片來源:Wind金融數據終端)

好未來立即在官網回應稱,渾水的指控不屬實,並於2018年6月26日,在2018財年財報中進一步稱,內部審查已經完成,沒有發現支持渾水指控的證據。

此次做空渾水因證據不足而失敗,但隨後在「推特」上表示依然不認可好未來的財務數據,稱將拋出更多報告內容。創始人卡森·布洛克在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表示:「好未來的業務沒有問題,但利潤存有作假行為。」

2018年做空好未來的風波就此告一段落,誰曾想在2020年,沒等渾水再次瞄準,好未來自己先爆出了問題。

根據好未來2019年第三季度季報和公佈的2019年第四季度財務狀況預測,2019財年好未來的總收入約為33.5億美元。公告中稱其「輕課」對收入的貢獻大約為3%至4%,即員工造假對好未來上一財年利潤的影響可能超過1億美元。

公告在美股收市後發出,好未來股價應聲下跌超過30%。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圖片來源:老虎證券)

渾水噹然沒有放過這次重新證明自己的機會,立即在推特上表示他們在2018年就披露了好未來造假,還同時點名了瑞幸咖啡和愛奇藝。加上祝愛奇藝好運時說的「Good Luckin」(故意把英文中的lucking替換為瑞幸咖啡的英文名Luckin),暗諷瑞幸咖啡,渾水這一周可謂志得意滿。

瑞幸掀起的做空潮中 愛奇藝能否安全離場?
(Photo : 渾水推特 )

同屬主打K12在線教育的跟誰學4月3日發布年報,縱然有非常亮眼的數據,還是因今年2月做空機構的做空報告,股價大幅下跌。

和跟誰學同一行業、和瑞幸一樣自曝財務造假,好未來事件雖然仍在調查中,影響尚不明確,但是公司短期的未來,大概不會好了。

中概股的年報發布才剛剛開始,就意外頻發。其他尚未發布年報、未被做空的中概股企業,在最近一段時間內恐怕都將如履薄冰。如何在瑞星掀起的做空潮中安全離場?這個問題成為了每一家中概股企業的當務之急。

該信息由財經時報中文版提供。

延伸閱讀:渾水又做空!年內漲超20%的易康也被盯上了  

延伸閱讀:Wolfpack Research狙擊愛奇藝:存在持續欺詐行為 去年營收誇大2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