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6日晚間,中集集團(02039.HK)發布了2019年年報。根據年報,中集集團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858.15億元,營業利潤58.39億元, 歸屬於母公司股東及其他權益持有者的淨利潤15.42億元。

2019年的盈利,將中集集團的持續盈利紀錄再次延長,在過去上市26年間,中集集團每一個財務年度均實現盈利。

從中集集團轄下各業務板塊來看,大部分主營業務都展現出穩健和進取態勢。其中,集裝箱產銷量繼續保持全球行業第一;道路運輸車輛業務營收超越集裝箱,並成為中集最大利潤貢獻者;能化及液態食品裝備業務營收達150.75億元,創歷史新高;物流服務業務營收91.57億元,空港、消防及自動化物流裝備業務營收近60億元,向百億規模更近一步。

根據同日披露的分紅派息預案,預計2019年度末期中集集團股息每10股人民幣1.2元(含適用稅項),不送紅股,不以公積金轉增股本。預計派息日為2020年6月30日或前後。

在隨後的業績說明會上,針對目前疫情狀況,公司執行董事、CEO兼總裁麥伯良等高層表示:1、公司已做好準備,確保整個集團可以安然度過疫情,且策略上,會將重點放到國內市場上;2、海外疫情影響有限,集裝箱業務、中集車輛、中集安瑞科目前經營都比較正常,手持訂單多,且後續訂單預計不會大幅減少;3、公司判斷國內需求會增加,冷藏運輸方面會有較大提升,包括醫藥冷藏和食品冷藏,公司已做好準備。

集裝箱業務方面,中集集團稱在環保、去產能、結構調整等方面的系列行動已取得部分成效,集裝箱價格已從17年的1,600美元/TEU提升到2000美元/TEU以上,調升幅度已超過20%,冷藏箱價格從去年的6,700美元/TEU提升到7,500美元/TEU,調升12%,龍騰計劃為集裝箱產業下一步跨越式發展夯實基礎。

資產減值方面,公司稱經過2018以及2019年的大幅資產減值,目前其風險得到釋放,資產基礎更好。而在接下來的2020年,公司會在每一會計期末時點,對該資產的估值狀況判斷有無減值跡象。

海工業務方面,2018、2019年公司前海土地分步落地且集團也有其他土地轉性的項目推進,會根據項目進展狀況判斷其是否對賬務產生貢獻。今年海工新接訂單預計在去年基礎上會有比較大幅的提升。長期看油氣依然是能源的核心,市場雖然變化但也缺不了油氣。此外,公司稱海工重組還在推進中。

對於公司的資本運作方面,公司稱董事會已批准管理層動用利潤分享計劃獎金結餘,計劃用2億元人民幣增持中集股票。管理層對公司的長期發展有信心,董事會也批准了一個回購的計劃,但實施情況暫定。

此外,子公司安瑞科、天達、車輛在香港上市,現在國內新證券法出台很多新舉措,公司稱在探討是否可能讓這幾家回到A股市場、科創板市場,或者兩地上市。

中集集團CEO麥伯良、董秘於玉群、CFO曾邗出席了此次業績說明會。

公開資料顯示,中集集團是一家面向全球,產品覆蓋海、陸、空多個領域、以物流和能源行業設備作為主營業務,提供產品全生命週期全面解決方案的大型綜合集團供應商。通過多年的業務拓展及技術開發,已形成一個專注於物流及能源行業的關鍵裝備及解決方案的產業集群,業務遍布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

延伸閱讀: 末期息每股2.3港元 長和年度股東應佔溢利增2.12%至398.3億港元

延伸閱讀: 每股派27港仙 海豐國際年度股東應占利潤增11.37%至2.2億美元 

以下為業績說明會實錄:

問題1:此次疫情導致全球經濟活動減少,而且從收入結構看,公司營收有近5成來自海外,請問當前形勢對公司集裝箱、車輛、空港等運輸裝備業務會造成怎樣的影響?不知中集有沒有什麼應對之策。

麥伯良:總體來看,我們覺得現在的疫情在全球到底會發展到什麼程度,今天為止是很難判斷的,海外患者數量還是在不斷的創新高。但是中國這邊應該是基本上(沒有增加),就是說我們還是比較樂觀的,我們相信疫情的影響明顯不比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小,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可能會更大。

我們也做了最壞的準備,採取了一些應對之策,確保整個集團能夠在這次疫情當中能夠安然的度過去,並能夠變得更強大一點。(考慮到)目前疫情的發展和未來全球化(受衝擊),我們認為可能會更艱難一些,所以策略上我們重點會除了保持原來的全球化的運營態勢之外,就更把更多的業務重點放在中國國內市場。相信中國這邊會作為基本盤,我們基礎也很好,將來機會也很多,我們會很好的把握住這一點。

另外一方面,現在國外的市場雖然疫情不斷的蔓延,但到現在為止對中集的業務影響是有的,但不是那麼嚴重,整體還不錯。像集裝箱、中集車輛、中集安瑞科都還比較正常。因為我們手持訂單也比較多,在後面會不會大幅減少?我們的感覺是應該不會,因為我們做了一些準備。比如車輛,基本上都是民生所必須的,不會受到很嚴峻的一個影響。但是會不會略少一點點?這是有可能的。有一些品種在中國,整體上我們覺得將來會有些需求會釋放出來,但總體來說呢,我們會在疫情之後也會重新做出一個判斷。

目前我們在措施上是做了比較嚴厲的積極應對之策,但是疫情會進一步有影響。但是我們肯定不會像有些產業那樣,像航空、酒店、旅遊受到影響那麼大,目前是有些影響,但是暫時感覺影響沒那麼嚴重。

問題2:集裝箱方面後續的有什麼整體打算?龍騰計劃到底能帶來什麼樣的優勢?中遠海收購勝獅以後,公司怎麼看集裝箱行業格局的變化?對價格方面都有什麼調整的可能?

曾邗:中遠海收購了勝獅以後,整個行業格局是中國企業佔的份額已經在全世界進一步提升。我們中集做這個行業實際上有兩種行業競爭格局,一種是像我們空港設備,主要的競爭對手是德國的蒂森克虜伯和美國的FMC,這種競爭格局的話,會使得因為它的市場價格會相對來說會撐得比較好一點。

另外一種格局就是像集裝箱現在走到今天,技術基本上掌握在中國企業手裡,中遠海收購以後,基於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角度,去年中國集裝箱工業協會發出一份倡議書,從企業員工的職業健康、環保、去產能等等結構調整進行一系列的行動,到現在已經看到了一些成效。比如乾貨箱價格,已經從17年的1,600多美元到了今天的2,000美元以上,調上的最大幅度已經達到了20%。冷藏箱價格也從去年的6,700美元到了現在的7,500美元,也是調上了12%。我覺得集裝箱行業健康發展在往前走,也是整個行業的共同心願,維護行業的健康也是全行業高度重視的。我們在這方面做了一些新的嘗試,我覺得現在成效已經看出來了。

龍騰計劃主要是針對中集集團集裝箱企業老企業比較多的情況啟動和推進的,按照現在國家這幾年頒布的新法規,老企業從環保上本身就過不去。所以龍騰計劃除了解決環保問題,還是要面向未來,我們是在數據化、智能化、自動化方面上升級和改善,最終會給中集帶來的一個是全新的企業工廠。能夠面向未來的企業,將來的生產效率會大幅提升,用工人數會大幅減少,這個環保標準提升完全是符合未來發展需求的。龍騰計劃帶來的成效目前是逐步體現出來。我們基本所有的工廠、企業都基本完成了龍騰計劃,效果在逐漸顯現。

問題3:關於車輛業務,車輛業務板塊在北美的營業收入比較多,請問在北美、歐洲的業務這次是否受疫情影響?以及未來國內的基建會對車輛業務的板塊有什麼影響嗎?

麥伯良:對於國內市場,我們判斷車輛業務在中國的需求會增加,特別是工程方面的車輛,新老基建展開以後(需求會增加);另外在冷藏運輸方面,包括醫藥冷藏、食品冷藏方面會有一個比較大的提升。我們這方面今年也會把握好中國市場,把熱點把握住,然後這些車型我們也做了充分的準備,比較有信心能夠在這些熱點車型裡面得到比較大的提升。

國外市場方面,美國、歐洲目前看起來有一點小影響,有一定的不確定性,當然我們也採取了一些措施,針對未來全球化的進一步的受阻,也採取了一些經營模式的調整,去適應未來的變化。從目前看是有影響,但是影響不大。整個車輛集團總體來看,當前是有輕微影響,但對整個集團的銷量影響不是很大。

問題4:2018、2019年都有大額的資產減值損失和資產處置收益,兩者可部分抵消。請問2020年海工業務是否仍有計提資產減值損失的可能?2020年還有新的項目落地嗎?

曾邗:確實公司在2018年針對海工的自升式平台有19億元(人民幣)多的減值準備,在2019年有51億元左右,主要是針對半潛平台,未來是否進行減值準備,還需要根據每一個會計期末的資產的估值狀況進行判斷的;另一方面也要進行具體的減值測試,我們會採取很嚴謹態度的進行判斷。關於未來是否減值,目前無法確定。但是經過2018年、2019年兩年的減值,並且減值幅度也比較大,海工存量資產的風險得到了很大的釋放,現在海工資產的基礎應該比過去要好很多。

另一方面是關於土地,2018、2019年正好是我們前海土地實現工業用地轉商業用地的落地時期。目前集團其他的土地轉性的項目正在推進過程中,那麼具體會在什麼時候會做完成功、對財務報表有貢獻,要看具體的進展。比如現在深圳坪山項目,公司也在非常加緊的推進過程中。

問題5:2019年公司海工在建工程轉固161.6億元,是否給未來的固定資產折舊帶來壓力?

曾邗:在2019年,公司有6個海工平台由在建工程轉為固定資產,在2020年會有新增的固定資產折舊,可以按4%的折舊率去大概計算(按照折舊的年限是25~30年)。

另外一方面,資產轉固意味著我們會在市場上去為這些資產爭取到新的租約,甚至是買賣交易,它也會給公司帶來新的收入。對當年賬務的影響,具體要看我們取得的租約,能夠獲得多少收入,也要跟折舊情況相比較。

問題6:近期油價跌到30美元以下,請問對公司海工一些能化業務有什麼影響?

麥伯良:近期以來全球油氣行業、海上的油氣行業低迷,鑽井類平台的市場訂單比較少,所以我們近兩年來重點放在海上風電、深海漁業養殖裝備,還有生產類平台以及相關模塊的訂單,還有海上的衛星發射平台,鑽井平台的修理升級,還有平台拆解式裝備市場等。

預計今年海工新增訂單,會在去年基礎上還會有比較大幅的提升。現在我們在以上幾個市場裡面已經取得了一些實效;長期來看,油氣開採還是能源的核心部分之一。能源市場需求是在變化,但是不能缺少油氣。但是我們近期會把重點放在以上幾個市場。

問題7:中集海工減值也提得差不多了,請問海工重組什麼時候可以完成?

麥伯良:關於海工重組,我們還是繼續在推進過程中,2020年我們仍會盡全力以赴,非常期待今年能夠有個成果吧,還是非常有希望的。

問題8:公司股價已經下跌兩年多了,而且市場長期低於淨資產。請問公司是否考慮回購股票,公司有什麼措施能提振增強股民長期持有股票信心的措施?安瑞科、天達車輛,這幾家上市平台均獲得較好的發展。公司後續是否還有相關大資本運作和業務梳理規劃?

麥伯良:三天前,公司董事會已經批准,也對外公告了,管理層會動用利潤分享計劃獎金結餘獎金共計兩個億人民幣,來購買本公司的H股股票,因為我們管理層、核心團隊對公司的中長期發展是有信心的,所以準備拿自己的錢進行回購,購買不低於總額兩個億的我們公司的H股股票。

同時董事會也批准了一個《提請股東大會給予董事會回購股份一般性授權事宜的議案》,但是做不做、什麼時候做,我們會看情況而定。

另外一方面,現在中集安瑞科、中集天達和中集車輛這幾家上市公司是在香港上市的,現在中國的新證券法出台,整個中國的資本市場有很多新的舉措,我們正在研究和考慮如何應用這些東西,也在進行謀劃,看看怎麼樣能夠利用中國的資本市場發展的機會,實現這幾家上市公司兩地上市,或者回到中國的A股市場或者科創板市場。

於玉群:公司股價方面,我們現在所做的舉措,一是我們管理層對公司未來的前景和業務發展有著足夠的信心。我們相信未來會通過公司的業務拓展、升級,還有現在所做的一些舉措,在未來對國家經濟發展應該會有正向的幫助。從資本運作的角度來說,後續我們會結合的我們自身的業務的情況,選擇一些合適的、比較成熟的產業,會尋求探討在國內資本市場或者其他的一些資本市場去尋求一些新的發展機會。

麥伯良:關於這次疫情的情況,我給大家介紹一下,因為我們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確保中集集團能夠安然度過;另外一方面,我們也相信中集集團有能力在疫情后能夠有更好的表現,也算是為這個產業,也為社會、國家能展現出中集作為一個優秀企業的與眾不同的地方。我相信中集是有這個意願,也有這個能力能夠安然度過這次疫情,同時把中集變得更強大。

該信息由智通財經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