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公共衛生事件的負面衝擊,美股「十年長牛」迎來拐點。自2月份中旬以來,道指下滑約35%,納指下滑約30%,標普500下滑約32%。而在恐慌氛圍籠罩下,短短兩週內,美股大盤先後經歷了四次「史詩級」熔斷。

美股持續下行,同時由於美國政府應對不力,導致投資者風險偏好下滑,引發集體拋售,因此不少個股受大盤拖累亦遭重創。而除了公共衛生事件之外,油價的大幅下跌也導緻美國頁岩油企業發行的垃圾債出現問題,從而引發了新一輪的拋售。

從目前局勢來看,本輪美股危機仍有繼續蔓延之勢。

高收益債券將率先違約?

3月18日,橋水基金「被爆」的消息不脛而走。據橋水基金發給客戶的一篇內部郵件中表示,受公共衛生事件影響,橋水旗下的各大基金面臨的風險可能超出預期。其中,全天候基金預計下跌幅度在9%至14%之間,純阿爾法基金預計下跌幅度在7%至21%之間,最優組合基金預計將下跌大約18%。

而橋水基金遭遇重大虧損的原因之一,主要是其旗下進行風險平價(Risk Parity)策略交易基金在前段時間裡重倉了波動率均比較低的美股與高收益債券。在公共衛生事件衝擊與油價下滑背景下,美股與高收益債券同時下跌,橋水也不得不同時拋出股票與高收益債券,從而蒙受巨大損失。

有分析師表示,高收益債券發行企業面臨的信用風險要高於投資級債券發行企業。投資級債券往往會與國債變動掛鉤,但高收益債券面臨的不確定性更高,在市場下行環境下,這些資產首當其衝受到衝擊。

同日,莫尼塔研究表示,4月份和8月份預計將會是美元高收益債出現違約可能性較高的時段。若發生高收益債違約,大概率會發生在非必需消費、能源、金融這三個行業中。

而本週三(3月25日),則是第一個可能發生違約的日子。

Navient打響爆雷第一槍?

莫尼塔研究稱,Navient(NAVI.US)公司將有15億的高收益債於3月25日到期,評級為「BB-」,所屬BICS一級行業為「金融」。該公司債務/普通股權益達到2700%,資產負債率達到95%。此外,截至2019年底,該公司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共計12.33億,低於3月25日到期的15億美元高級收益債。

值得注意的是,該公司股價今年亦出現大幅下挫,自1月23日起,股價跌幅約60%,並刷新歷史新低。那麼,Navient真的會發生債務違約嗎?

美聯儲不斷加碼救市 Navient明日還會爆債務雷嗎?

Navient是原Sallie Mae(學貸美)於2014年分拆形成的兩家公司之一,主要提供消費者銀行業務金融產品和服務。

據2019年財報,公司的業務主要分為三個部分:聯邦教育貸款(Federal Education Loans)、消費者貸款(Consumer lending)、以及業務處理(Business Processing)。此外,第四部分其它貸款(Other Loans)主要包括共享服務的未分配費用和公司流動性投資組合。

美聯儲不斷加碼救市 Navient明日還會爆債務雷嗎?

在公司的利息收入中,聯邦教育貸款業務下的FFELP Loans以及消費者貸款業務下的Private Education Loans為最主要收入來源,2019財年分別為28.47億和17.31億美元,佔總利息收入比重的61 %和37%。但與2018年同期相比,這兩項業務分別下滑了6%及3%。

2019財年,公司總利息收入同比下滑5%至46.73億美元;淨利息收入同比下滑4%至11.85億美元。

美聯儲不斷加碼救市 Navient明日還會爆債務雷嗎?

儘管Navient第四季度淨利潤同比增長137.5%至1.71億美元,調整後核心EPS為0.67美元好於預期,但公司全年整體業績下滑,疊加美股重挫的背景,公司所受的負面影響也被成倍放大。

此外,在資產端,FFELP Loans與Private Education Loans同時也是公司資產的主要組成部分。據最新財報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FFELP Loans為645.75億美元,佔總資產比重的68%;Private Education Loans為222.45億美元,佔比23.4%。

在負債端,短期借款及長期借款為主要負債科目,分別達到84.83億和817.15億美元,佔總負債比重分別為9.3%和89.3%。

美聯儲不斷加碼救市 Navient明日還會爆債務雷嗎?

整體來看,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的資產負債率達96.5%。

而在短期借款中,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的優先無擔保債券平均餘額為14.92億美元,加權平均利率為7.05%,佔短期借款總額的21.5%。同期,公司持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為12.33億美元,受限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為25.48億美元。

如今,美股大盤不斷下挫,流動性枯竭成為市場最擔憂的問題之一。此時藉款成本不斷上升,而公司在賬面現金餘額相對受限的情況下,疊加股價持續走低,短期內可能會面臨著較大的償債風險。

如果Navient真的違約,也許它將會成為美國7.39萬億高收益債爆雷的導火索。

靠美聯儲?還是公司自救?

近期,美國銀行研究顯示,投資者正以創紀錄的速度拋售美國公司債券,使投資級債券基金買入份額創下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降幅。

面對當前困境,美國銀行表示,美聯儲應該購買公司債券來幫助穩定「基本崩潰的」市場。同時,對沖基金公司Marshall Wace日前也表示,美聯儲有必要採取大力行動,通過購買公司債券來為身陷困境的信貸市場提振支撐,認為這「可能是市場眼下最需要的舉措」。

3月23日晚間,美聯儲正式宣布開啟無限量量化寬鬆(QE),同時開放式購買國債、MBS、債券ETF;為ABS,學生貸款,信用卡和小企業貸款建立了TALF等。

據了解,在美聯儲的聲明稱,計劃無限量購買公司評級至少為BBB-/Baa3、剩餘期限不超過五年的美國公司投資級債券。美聯儲將通過二級市場公司支持工具在二級市場上購買這些債券。

在美聯儲不斷加碼「救市」的舉措下,Navient或許還能贏來一定的喘息時間。

當然,除了美聯儲之外,公司也並非無計可施。

要知道,截至2019年12月31日,Navient擁有約12億美元不受限制的現金流,其FFELP和私人教育貸款在2020年和2021年的預計現金流(扣除運營費用、稅項和股東分配)分別為26億美元和24億美元。因此,公司的可用流動性和營運現金流將足以在2020年償付11億美元的無擔保債券,並在2021年償付14億美元的無擔保債券。

此外,Navient還可以通過從學生貸款ABS信託(迄今已發行42億美元)中獲得額外超額擔保融資(OC)、將無擔保貸款證券化、發行額外無擔保票據、或減少股東分紅等方式,增加現金流以償還到期債務。

評級機構怎麼看?

3月13日,評級機構惠譽發布評級報告稱,確認Navient長期發行人違約評級(IDR)和優先無擔保債券評級為「BB」,短期IDR為「B」,評級展望仍為負面。

惠譽稱,負面展望反映了公司的資產負債表結構和風險將隨著FFELP貸款繼續流失和Private Education貸款增長產生比例組合方面的改變,這也將改變公司的信用風險、槓桿率以及融資組合狀況。

具體來說,Navient對其私人教育再融資貸款的有形權益比率維持在5%。儘管其信用狀況良好,但惠譽認為,與其他發放無擔保貸款的銀行相比,這是一個相對較高的槓桿比率。

據了解,截至2019年12月31日,Navient的絕大多數貸款和融資都是根據倫敦銀行同業拆借利率(LIBOR)定價的。更複雜的是,FFELP貸款基準利率的改變需要國會的行動。儘管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LIBOR)的管理層正積極參與與行業和監管機構就合適的替代利率達成和解,但該問題的拖延解決可能會增加該公司的基礎風險,並對其資產價值產生負面影響。

此外,標普於1月23日發布評級報告稱,對Navient發行優先無擔保債券的計劃給出了「B+」評級。該公司的債務評級比Navient的「BB-」長期發行人信用評級低一級,因為該公司的有形無擔保資產低於未擔保債務。

標普稱,長期來看,公司的大量無擔保債務期限構成了一些再融資風險,但相信該公司將有能力管理這些期限,並擁有充足的流動性。由於公司的FFELP和私人教育貸款組合提供了可靠的現金流,相信該公司將繼續從運營中產生大量現金。同時在政府擔保下,Navient的FFELP貸款組合的信用風險最低,其風險調整後的資本也較為充足。

該信息由智通財經提供。

延伸閱讀:聯儲局無限量買債!無限QE救市未阻美股跌勢!道指再跌582點 

延伸閱讀:二十二天!標普500指數降幅及速度超大蕭條時期創歷史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