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市場分析師Dhierin Bechai表示,波音(BA.US)在過去5年內浪費了600億美元,這導致當危機來臨時,波音變得極為被動,只能向政府尋求幫助。

Bechai發現,波音公司在過去沒有陷入危機的2014-18年和2019年資本回報達為600億美元。早些時候,波音在2019財政年度借了250億美元用於償還債務,這佔用了其大量的信貸額度,而其中約30%被用於以股息和股票回購的形式向股東返還價值。然而在目前情況下,公司的業績無法繼續支持這一舉動。

從收入到借款

波音公司通常在交付、提供服務或達到里程時確認收入。

浪費600億美元之後 波音如今只能等待政府救助

(波音2014-2019年的收入)

波音的營收從2014年的908億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1,011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約為3%。在2019年,收入下降到766億美元,反映了波音737 MAX引起的危機。如果沒有波音737 MAX危機,2019年的收入將達到1,100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為4%。

浪費600億美元之後 波音如今只能等待政府救助

(波音2014-2019的利潤)

可以看到的是,波音並不一定因為利潤微薄而貸款。從2014年到2019年,波音公司通過修改單位成本核算方法產生了200億美元的利潤。5年和6年的利潤率遠低於波音設定的15%左右的目標,但這並不是說波音的運營利潤太低,需要貸款。雖然過去五年的實際單位利潤低於項目會計利潤,但項目會計實踐並沒有將損失轉化為利潤。要理解波音為什麼要貸款,必須更深入地研究一下實際的現金表現。

浪費600億美元之後 波音如今只能等待政府救助

(波音2014-2019年的現金流和股東回報)

當投資者看到運營現金流和返還給股東的數量時,就會明白為什麼波音需要藉入現金。過去幾年,波音公司在回購股票(406億美元)和支付股息(194億美元)上花費了大約600億美元(確切地說,是599.94億美元),而期間產生的運營現金流大約550位億美元。波音公司將所有運營現金流返還給股東。50億美元的額外支出是在2019年造成的,這一年波音把錢花在派息和回購上,而營運現金流卻下降了。排除2019年,等於波音將92%的營運現金流和113%的自由現金流返還給股東。

2014年至2019年期間,淨新增貸款為147億美元,而公司將94億美元用於投資活動,並將52億美元用於解決運營現金流與股東回報價值之間的61億美元缺口。

結論

波音公司將大部分運營現金返還給了股東。生意好的時候一切都很順利,但在像波音現在面臨的危機時期,它留給公司的只是極少的盈餘,這就是為什麼一家過去幾年收入超過5,000億美元、運營現金流近600億美元的公司,只剩下了自2014年以來僅增加的8億美元現金儲備,這使得波音在危機時期嚴重依賴借款。波音公司不可能為一場如此大的危機做計劃,但不可否認的是,波音公司在將現金交給股東的同時,嚴重依賴借款。事實上,公司給股東的錢比它產生的自由現金流還要多。

Bechai表示,波音應該立即改變這種商業習慣。重要的是要明白,波音公司在一年內借了這麼多錢,因為它決定在景氣年份幾乎把所有現金都交給股東,而現在隨著另一場危機的到來,它卻期待政府的支持。

該信息由智通財經提供。

延伸閱讀:負利率下的流動性危機|李迅雷

延伸閱讀:波音花光約138億美元貸款額度 正向美政府尋求數百億美元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