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來,上海時裝週在國際上的知名度日益增長。作為時裝週日程上的標誌里程碑,上海被許多人譽為時尚界的最新全球首都。除去首爾和東京,這座城市一直在力爭成為時尚界的主流,甚至有著成為四大巨頭之一的競爭潛力。受疫情影響,本次時裝週與天貓合作以直播方式展出,「雲時裝秀」會是本土設計師被世界看到的舞台麼?

鑑於新冠肺炎的持續不穩定性,呂曉磊和上海時裝週組委會在2月10日忍痛決定推遲上海時裝週。疫情的持續期處於未知,非典期的動盪仍歷歷在目;儘管如此,時裝產業還是在竭盡全力應對商店與工廠停業、上海宛如空城的現狀。而近日組織方宣布2020秋冬季上海時裝週將以線上直播的形式亮相,3月24日至3月30日,眾多設計師及商業品牌的新季發布將登錄天貓平台。

隨著疫情的持續蔓延,不少位於北京的時尚活動也被迫按下了暫停鍵。奢侈品牌Chanel取消了原定於今年5月在北京舉行的時裝秀,而Burberry尚未對即將在4月舉行的活動發表評論。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媒體關係部的Tarik Jašarević強烈要求國家主管部門「根據在該國舉辦活動的預估風險來就此類問題做出決定,」並且「企業和其他類似組織可以根據具體情況和業務風險評估自行判斷。」

亞洲地區疫情帶來的連鎖反應已經影響到了米蘭時裝週的運行,並且蔓延到了歐洲,導致當地放棄了多項未來的活動計劃。疫情何時結束遙遙無期,人們也無法判斷取消各項活動的根本上取決於供應還是需求方;即便活動如期舉行,嘉賓們是否會到場也值得推敲。另一方面,許多國際評論家都在呼籲對時裝週系統進行整體改革。在這充滿挑戰的現狀下,上海時裝週能否通過線上的方式使得時裝週重煥新生?

線上運營是一項順應潮流的解決方案。近年來,業界對於減少時裝週活動中碳足蹟的呼聲越來越強烈。全球環保運動「反抗滅絕」尤其關注這項議題,並不斷向倫敦時裝週加壓,要求其重新思考其運作方式。該運動的發言人Bel Jacobs解釋說:「根據最近的一份報告,消費者和品牌每年前往時裝週的旅程導致大約24.1萬的二氧化碳排放,因此時裝周若嘗試電子化運營必將大受歡迎。」

上海有著全世界最強大的消費者群體和生產中心,因此其時裝平台在全球範圍內的重要性也日益凸顯。Jacobs補充說:「(上海時裝週)組織者採用電子化運營,而非要求全球各地的時裝編輯實地參與,其意義將是巨大的,尤其是如果這項決策從一開始就是根據碳排放量和氣候緊急情況而作出的。」

延伸閱讀: 如涵Q3業績再提速:服務收入激增154% 連續兩季度實現盈利 

延伸閱讀: L Brands2019年由盈轉虧 全年虧損3.66億美元 維密將在二季度被徹底出售 

考慮到許多中國設計師缺席了本季的時裝週,Tomorrow等為品牌們提供多服務業務的公司一直在尋找新突破,試圖在本季巴黎時裝週上吸引更多中國人才。該公司首席開發官Julie Gilhart說:「 這不僅僅是出於商業目的,也是因為這樣的曝光度對於當前中國的年輕人才來說至關重要。

她繼續說道:「好處是,現在的情況正迫使我們開拓長途通訊以及開展業務的新模式。」雖然Gilhart經常來往於中國時尚之都,她對此次時裝周向電子化運營的轉變抱有樂觀的態度。Gilhart表示:「既然我們正在挑戰新科技,我們理應斟酌如何創造新的可持續方式來運營時裝週,以及發展可以適應這段特殊時期的營銷模式。」

今年,芬蘭的可持續跨領域時尚活動赫爾辛基時裝週將通過其「駐場設計師計劃」來建立環保村的概念,旨在拍攝並直播設計師每日的創作過程。活動的創建者Evelyn Mora說:「由於上海從政府定位到消費者偏好都有強烈的數字化傾向,直播是一個非常棒的選擇。」

上海時裝周本次選擇線上運營,不但會獲得可持續發展的重要資質以及更廣泛的生態效益,更將為中國的新興設計師與創作人士提供透明度。阿里巴巴和京東這樣的公司正是為名氣較小的設計師提供了平台與曝光度,同時也給自己在本土設計師中帶來了影響力。作為數字化創新的佼佼者,中國應將這種運營模式加入到未來的日程中。考慮到米蘭和巴黎時裝週在本季空窗期與中國建立起的強大線上聯繫,中國也理應把握好這個理想的時機,通過網絡向全球推廣自己的設計師。

中國速度是有目共睹的,可以飛速時間建造出一所醫院,時尚的線上化更是今朝昔比。來自上海視覺藝術學院的Patrick Gottelier教授提醒我們,中國擁有著世界上最大的線上購物市場。由於他目前無法去中國,他正在斯里蘭卡用直播的方式進行演講,而他的樂觀程度令人難以置信。「中國現在有機會創造出最好的、最令人興奮的、最具影響力的、最火爆的虛擬時裝週。中國一定會在本季內躍升為時尚界的佼佼者。」

讓我們拭目以待。

原标题:上海時裝週能否通過「雲直播」重煥新生? 

編按: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微信公眾號「JingDaily精日传媒」,作者 Gemma Williams。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