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年遊戲版號審批開放時遞表,在今年遊戲板塊普漲時通過聆訊,九尊數字互娛(01961.HK)的上市像是踏准了節奏。

春節疊加公共衛生事件因素影響,遊戲行業近期表現亮眼,心動公司(02400.HK)、百奧家庭互動(02100.HK)、家鄉互動(03798.HK)等遊戲股年初至今斬獲超過20%的漲幅。背後的邏輯是,疫情期間,外出聚會減少,在線遊戲成為線下娛樂活動的重要替代品,遊戲的用戶數和時長增加預計將帶動遊戲公司業績向上。在這樣的背景下敲鐘上市,九尊數字互娛能否獲得引來市場的熱情追捧呢?

以數字媒體業務起家的手游開發商

智通財經APP了解到,九尊數字互娛不完全是一家遊戲公司,2011年以數字媒體業務起家,2014年開始進軍手機遊戲領域,之後一直加大對遊戲的投入,2017年起自主開發及運營精品手游,2018年起在遊戲業務中加入廣告變現的模式。

到目前,九尊數字互娛的業務分兩條業務線:手機遊戲和數字媒體內容經銷。其中,遊戲以休閒手機遊戲為主,曾經推出過撞撞鳥糖果版、萌將春秋OL、機智的小鳥等遊戲,主要通過銷售遊戲中的虛擬物品和廣告獲得收入,數字媒體內容經銷包括電子雜誌、漫畫及音樂。2019年前九個月,開發及運營手機遊戲收入佔比85.9%,資訊服務收入佔1.2%,數字媒體內容經銷收入佔12.9%。

新股解讀| 遊戲業務蓄勢待發 九尊數字互娛IPO前獲羅傑斯加持

2016年以來這幾年,由於遊戲行業的政策變動,尤其是2018年新遊戲版號暫停審批,九尊數字互娛的手機遊戲業務受影響,收入也波動不穩。

首先從遊戲數量來看,2016-2018年,產生收益的遊戲數量分別有496個、222個、91個,2019年前九個月有79個,可以看到遊戲數量大幅減少。相應地,手機遊戲開發及運營業務收入分別約為1.17億元、1.51億元、9,061.1萬元。隨著遊戲版號重新開放,2019年前九個月遊戲業務收入約為1.47億元,同比增長86%。

由於有數字媒體內容經銷業務作為對沖,在遊戲版號暫停審批期間,公司將重點轉移至加大該業務的力度,所以整體收入相對較為穩定。2016-2018年,九尊數字互娛總收益分別約為1.4億元、1.71億元、1.43億元,2018年總收入同比降幅為16%,低於遊戲業務40%的降幅。

2019年前九個月,公司收益同比增長約42%至1.71億元,增速之所以低於遊戲收入的增速,主要是因為主要經銷平台在期內暫停服務升級用戶界面,導致電子雜誌訂閱者減少,從而令數字媒體內容經銷業務出現明顯下滑。

新股解讀| 遊戲業務蓄勢待發 九尊數字互娛IPO前獲羅傑斯加持

多款遊戲待發行,毛利率趨於穩定

毛利率方面,2016-2018年各年度及2019年前九個月,九尊數字互娛的毛利率分別為46.6%、45%、43.6%及36.8%,呈下降趨勢。下降的原因主要在於向經銷渠道提供商支付的服務費增加。

具體來看,2018年由於新遊戲停發,向經銷渠道商提供的遊戲是現有的遊戲,與新遊戲相比,舊遊戲的利潤分成比率一般較低,對經銷渠道提供商而言吸引力就相對較小,為了確保現有遊戲的經銷,九尊數字互娛不得不向渠道商支付更高的服務費;另外在數字媒體內容經銷方面,公司委聘了更多經銷渠道提供商,很多讀者並非直接通過發布平台訂閱,所以毛利率受影響。

2019年的情況有些不一樣。以前九尊數字互娛推出的都是單人遊戲,2019年初涉多玩家手機遊戲業務線,而多玩家遊戲的經銷渠道及維護都需要更高的成本,收取的服務費也更高,基本上超過六成的多玩家遊戲淨收入都歸渠道商,因此去年前九個月公司的毛利率會繼續下降。隨著之後不斷有新遊戲推出,及每付費用戶平均收入增加,預計毛利率會穩定下來或回升。

據智通財經APP了解,2018年12月廣電總局恢復新遊戲審批之後,九尊數字互娛取得了兩款新遊戲的註冊批准,截至目前已推出4款手機遊戲,還有4款預計在2020年第一季度及第二季度推出,其中3款為自主開發,1款為授權遊戲。

新股解讀| 遊戲業務蓄勢待發 九尊數字互娛IPO前獲羅傑斯加持

遊戲公司增加收入的核心是盡可能多地吸引遊戲玩家,及延長玩家的遊戲時間,而這主要依靠遊戲質量和分發渠道。目前,九尊數字互娛自主開發的遊戲較少,比較依賴第三方遊戲開發商授權。數據顯示,2019年前9個月,自主開發的遊戲收入佔手機遊戲開發及運營業務收入的25.4%。現在公司正在擴大研發團隊,且開始走精品化路線,預計遊戲質量會上升。

正在多元化經銷渠道提供商及結算代理商

在渠道上,九尊數字互娛通過經銷渠道分發遊戲,其主要經銷渠道提供商及結算代理都是中移互聯網,中移互聯網按總流水賬額的30%收取費用,2019年4月中移互聯網引入新的支付平台後,視情況保留總流水賬額的30%或5%。

智通財經APP了解到,九尊數字互娛前幾年幾乎所有遊戲收入都通過中移互聯網收取,之所以如此重視中移互聯網,主要是看中其背後龐大的網絡及客戶基礎。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中國的移動運營商網絡由三大運營商主導,其中,中移互聯網的控股公司用戶由2013年的7.1億名增加至2018年的9.25億名,複合年增長率為6.8%。九尊數字互娛認為,與中移互聯網合作有利於公司拓展現有的市場份額,為公司提供客戶來源。

新股解讀| 遊戲業務蓄勢待發 九尊數字互娛IPO前獲羅傑斯加持

目前九尊數字互娛已著手和其它頭部結算代理合作,對未來收入構成有益。從2019年開始,公司通過中移互聯網收取的收入比例大幅降低。

新股解讀| 遊戲業務蓄勢待發 九尊數字互娛IPO前獲羅傑斯加持

欲擴大市場份額,獲「商品大王」羅傑斯入股

由於互聯網用戶增速放緩,加上各類短視頻平台崛起爭搶用戶時長,遊戲行業競爭激烈,最大的手游開發商騰訊(00700.HK)佔逾49%的市場份額,遊戲行業的利潤也在向頭部企業集中。但這不意味著中小遊戲開發商完全沒有空間,目前中國整體的手游市場仍處於早期發展階段,遊戲技術的突破、業務模式的創新等都能帶來新的發展機遇。

對於九尊數字互娛來說,經過前幾年的波折之後,隨著行業政策明朗,及公司加大研發投入,預計業務會逐漸回歸穩定增長的軌道。公司在著力擴大國內游戲市場份額的同時,有意拓展至海外市場,這也給增長帶來了一定的想像空間。

根據招股書,九尊數字互娛此次上市集資額在1.89億-2.27億港元之間,所得淨額主要用於擴張業務,包括擴大手機遊戲市場份額、取得許可權,以及擴充團隊等,其中30.4%將用作戰略性收購或合作,對像是具備創作藝術及設計能力,或擁有成熟經銷網絡的遊戲開發商,可見該公司銳意進一步加強其遊戲開發能力,推動高速增長。

九尊數字互娛的另一亮點是,在高增長之下,仍然維持財務穩健。除了無任何計息借貸,亦願意回饋股東,已定下上市後派息比率不低於30%的目標。

值得一提是,在九尊數字互娛的股權架構中,罕見出現量子基金及索羅斯基金的共同創始人羅傑斯的身影。材料顯示,羅傑斯通過與九尊數字互娛非執行董事徐穎德共同創辦的合資公司AE Majoris Tech,與AEM PIPO Investment Fund通過認購1,900萬港元的零息可換股債券,共同入股九尊數字互娛,上市後分別持有集團股權3.07%及1.95%,這是羅傑斯首次參與香港股票市場的上市前投資,反映了他對九尊數字互娛業務優勢及發展前景的看好。

九尊數字互娛於2月27日-3月9日招股,招股價區間為每股1.5港元至1.8港元,按照目前的市場氛圍推測,有可能會在下限定價。有市場人士認為,下限定價會增加吸引力,心動公司去年12月上市時也在發行區間下限定價,掛牌首日高開7.93%。九尊數字互娛預期將於3月17日上市,上市後的表現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