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進入2月份,一個烏雲籠罩住全球金融市場。1月份開始在武漢的冠狀病毒肺炎,在短短幾星期內,發展成為一個環球的瘟疫,成為環球重要醫療大事。冠狀病毒肺炎懷疑在武漢華南海產市場開始爆發,1個月之內。已經蔓延全國31個省市,以及港澳港地區和全球23個國家。

10天前內地宣布湖北三個大城市封關,禁止市民進出,來控制疫情。但是瘟疫仍未受控,還不斷擴散。直至2月3日,環球感染人數達至17,000人以上,死亡人數達到362人。武漢封城10天,已經變了死市。黃岡市進一步加強控制,市民要留在家中,不准外出。一家人每兩天,只准一人外出,購買必需品。但是武漢的疫情仍未受控,未來一星期的控制疫情關時刻。感染人數一定要下跌,才能控制瘟疫。

武漢冠狀病毒肆虐一個月,香港累積15個人染病。慶幸還未有死亡個案。香港已經滿城風雨,代替了反修例風波,成為影響香港最大的黑天鵝。反修例風波,內地債務,以及特朗普外交及對內風波,都不及冠狀病毒影響大。現時湖北省基本上停上運作,只在控制疫情。大型國企,武鋼及東風汽車都停工,對全國及環球經濟都影響深遠。

2003年沙士爆發時,中國經濟佔環球經濟約10%,但到2020年,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2019年內地國民生產達到100萬億人民幣,約14.3萬億美元,僅次於美國的21萬億美元,佔環球國民生產16%。不止如此,中國還成為全球的工廠,環球一半的工業產品都在中國製造。中國進口環球一半的原材料,包括能源,礦產,農產品及半加工工業產品。自冠狀病毒爆發以來,原材料價格大跌。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原油,鐵礦石及大豆進口國。對市場價格影響,舉足輕重。自武漢封關以來,中國進口原油減了20%。拖累到原油價格急跌,原油上週跌10%,2020年跌了16%。銅價連跌8天,今年已經跌了10%;銅是工業生產的最佳指標,銅價下跌代表工業生產下跌。在冠狀病毒未爆發前,澳洲鐵礦石每噸為95.5美元,春節後已經跌至82.65美元一噸,跌了13.5%。

中國官方已經宣布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代表不可預測重要事情。訂購原材料入口商人,可以用不可抗力來避過合約責任。鋼鐵廠可以單方面毀約,不採購已經訂下了的鐵礦砂合約,而不需要賠償。同對鋼鐵廠也可以不遵守供貨合約,履行出口合約,買家也不可以追討賠償。

中國也是很多工業產品的供應商,德國有一間大型工廠。因為有一個關鍵產品在中國製造,而中國廠家因為冠狀病毒停工,而不能供貨。在整個智能手機及電腦的產業鏈,中國基本上佔據了整個產業鏈。沒有了中國工廠的生產,智能手機基本上要停工。

大型跨國企業對中國市場的依賴,也是舉足輕重。蘋果手機的生產,絕大部份在中國。中國市場的銷售也佔了蘋果2成。星巴克在中國有4,000間分店,佔2成以上。

德國大眾汽車一半的盈利來自中國市場,大眾上汽車廠萬一停工,對大眾汽車影響極大。美國通用汽車GM20%的利潤是來自中國市場,如果通用汽車失去中國市場,通用基本上虧本。德士拉Tesla上海車廠才剛剛開始生產。

歐美奢侈品有3成的市場來自中國消費者,各國禁止中國人入境,對奢侈品的銷售打擊大。更不要說美國、加拿大、巴西、澳洲及阿根廷的農民。如果中國停止進口農產品,對環球農民是壞消息。

港股在星期一曾經升了一百多點。市場認為中國可以短期內有效控制疫情,生產可以恢復過來。投資者趁低吸納,也希望未來兩星期的發展,能符合市場的樂觀情緒。

行家論市 藺常念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