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時代的變化,愈來愈多人意識到健康、美觀的牙齒是享受生命美好的重要保障。今年6月,本港食物及衛生局指出,截至5月底止,全港共有2,342名本地註冊牙醫,即每1,000人中,只有約0.3名牙醫,遠遠低於國際上經濟水準相若的地區。另外,政府公布的《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亦顯示,未來10年本地牙醫人手不足。

B:Business Times

杜:牙齒矯正科專科醫生  杜銀發

-

B:作為具有多年從業經驗的專科牙科醫生,對上述數據有何見解?

杜:牙醫和人口的比例只是一個數字上的概念,每個地區的牙醫使用率各有不同,不同地區對牙醫的需求不能單純從這個比例上看。若一個地區在預防牙齒疾病方面做得好的話,就不需要大量的牙醫。具體的預防措施包括是否在食用水內加入可有效減少蛀牙的氟素;是否提供完善的配套幫助市民從學童開始處理牙齒健康問題;教育上從小培養小孩養成良好的牙齒保健習慣等。因此,市民在牙齒預防方面做好一點,減少牙患,遠比增加牙醫數量有效。

B:政府在預防和宣傳牙齒健康方面做得如何?

杜:香港的食用水含有氟素,市面上絕大部分牙膏亦含有氟素,這對預防蛀牙等牙齒疾病很重要。不過,口腔護理的教育可以推廣得更好,例如飲食習慣對牙齒健康影響很大,正確的口腔護理、刷牙方式和使用牙線的方法應多加宣傳,這些均可減少牙齒疾病的發生。現時本港整體醫療水平已屬高水準,但在牙科上還可以做得更好。

B:在人才培養方面,目前香港大學設全港唯一一間牙醫學院,每年的錄取人數有限,隨着香港人口老齡化不斷增長,市場需求愈來愈大,政府是否應該增加資源培育相關專業人士?

杜:香港大學牙醫學院從2016至2018年,連續3年位列國際學術排名機構「QS世界大學學科排名」榜首位置,成為全球第一的牙醫學院,這是值得自豪的事,亦顯示出香港的牙醫教學水平已經達到了國際認可的一級水平。

值得留意的是,為應對本港市場對牙醫人手的需求愈來愈大這一問題,港大牙醫學院近年由每年收50個牙科學生,增加到80個,增長幅度頗大。我本身是私人執業的牙齒矯正科專科醫生,亦被委任為香港大學牙醫學院名譽臨床助理教授,教育新一代的牙醫學生。

杜銀髮
杜銀發曾經到法國里昂國際刑警總部開會,參加齒科法醫的會議。 

B:香港牙醫的競爭優勢表現在哪些方面?

杜:香港是一個發達的城市,生活水平亦比較高,故可以引入先進的牙醫技術,目前香港牙醫技術已經達到世界尖端水平。

B:與以前相比,現時的行業環境有何不同?

杜:香港比較容易接觸到最新的牙科技術,從而引進,目前香港的牙醫行業正朝着高科技、高水準的道路發展。

不過,正如西醫一樣,除了普通科,還包括許多專科,現時愈來愈多市民對專科牙醫存在需求,牙齒治療的複雜程度亦愈來愈大,例如牙齒矯正等。因此,在牙醫的訓練上,不應只是著眼於普通科,應該更多地推廣專科牙科,投放更多資源在培養和訓練專科牙醫上。

B:在醫生工作之外,有何消遣?

杜:從醫以來,做過很多義工工作,例如參加社區的牙科檢查;在聖約翰救傷隊做牙醫義工,服務對象為智障、嚴重傷殘等病人。這部分人群對牙醫的需求頗大,一方面由於經濟條件有限,他們很難找到適合的牙醫就診;即使沒有經濟問題,由於部分患者的特殊性,例如在就醫期間難以配合,他們平時亦難以找到適合的牙醫和牙科診所就診。我本身對齒科法醫的工作很有興趣,在工餘期間亦曾經修讀有關的課程,亦有參與香港齒科法醫小組的工作,我曾經到法國里昂國際刑警總部開會,參加齒科法醫的會議。

杜銀發
杜銀發平時喜歡做義工,放假則喜歡玩健身、帆船等。

B:平時工作壓力大嗎?如何舒緩壓力?

杜:平時壓力不大,牙醫的工作可以在病人身上得到快樂,以牙齒矯正科來說,當醫生成功幫助病人解決問題之後,不但糾正牙齒咬合不良,亦改善了笑容及外觀,會有很強的滿足感。我在空餘時間亦參加很多協會,在醫療輔助隊、扶輪社等都有舉行相關的講座;平時喜歡做義工,放假則喜歡玩健身、帆船等。

-

撰文:LKK

攝影:LK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