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於2018年提出除牌的改革機制,並在年內落實,給一些長期停牌的公司畫下除牌死線。 而此「 快速除牌」的新制度自然惹來部分公司反彈,指港交所處理不佳。

國家聯合資源(00254.HK)因除牌問題已於港交所纏鬥多年,認為自己已經達成了復牌條件,但卻依舊停牌,亦未接到港交所任何關於復牌的信息,認定港交所濫用權力、制度不公。 

順義國際學校
天馬通馳承接北京順義國際學校的通勤車接送學生服務
左:北京天馬通馳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郭培遠
右:國家聯合資源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北京天馬通馳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紀開平 


B:Business Times

J:國家聯合資源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北京天馬通馳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紀開平

G:北京天馬通馳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郭培遠

國家聯合資源控股有限公司,股份編號254,下簡稱254。 

-

B:汽車租賃業務是否有可持續性?

J:北京的地鐵出口呈"口"字形,四個方向,無法延伸。我們天馬通馳做的事情就是將四個方向向外無限延伸,也就是我們說的"最後一公里"。而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把每個上班族""高高興興上班來,平平安安回家去"的口號落實。人的身體分主動脈、次動脈和毛細血管,主動脈例如高鐵、飛機,應由國家來做;次動脈由各省市來做,例如城鐵、公交車;但人身體中分佈最多的就是毛細血管,我們就類似毛細血管般存在,所以我們的發展是有前途的。而且,254旗下天馬通馳是做實體業務的

B:天馬通馳的汽車租賃業務主要有哪些?

G:天馬通馳成立於2006年,現擁有各類車型逾860台。比較穩定的就是對學校里學生的接送業務;商業客戶的話,在四五月份,天氣剛轉暖,或是年底舉辦年會、團建的時期會用車比較多。


順義國際學校
北京順義國際學校通勤車對接人


B:天馬的業務經營穩定,為何在2017年8月紀開平先生會被原254最後一位執行董事田先生拉入254的董事會?

G:實際上,天馬在和254談收購併購之時,對方說過,會讓天馬的高層參與到254的董事會,但後期並沒實現。而紀總被拉入董事會時,254只剩一個董事,即田先生。後來我們才知道,(只剩一個執行董事)這事在香港是不合規的,田先生8月將紀總拉入董事會,他自己10月也辭職了。

B:兩個月間,執行董事辭職這麼大的人事變動天馬沒任何風聲嗎?

J:完全不知道。

G:我們也不知道去問誰,也沒問254當時的董事會,我們覺得天馬做好天馬自己的業務就行,因為我們充分信任上市公司。

與阿里巴巴
天馬通馳承接北京阿里巴巴員工接送的通勤車服務


天馬通馳兩位創始人表示,他們的股權已全數歸屬254,但他們卻並無254任何股份。當初雙方說好用8億價格收購,其中6億捆綁了之後2年的利潤保證。後來254也發行了公告,因為之後2年的利潤保證並未達成,因此6個億就不復存在。相當於,254只用了2億收購了天馬通馳公司。而這2億中,還發行了1.4億的CB(Convertible Bond:可轉換公司債券)。天馬通馳併入了254的業務中,但兩位創始人卻無一股254的股份,怎麼辦?


B:254原本還有舊賬,目前舊賬情況如何?如能成功復牌,後續如何解決舊債問題?

G:自2017年8月開始加入董事會至今兩年多時間,可以說極為艱苦地跟各層面的債權人達成了一致,都簽了和解。如果港交所同意讓我們成功復牌,我們會拿出一小部分來按照約定的和解協議支付,剩下的都作為公司運營資金。

B:目前254的公司名與天馬通馳的業務毫不相關,有否考慮過復牌後改名?

G:一定會換名字。

B:除了汽車租賃和客運業務外,是否想過開拓其他業務?

G:我們希望打造一個集打車、小車甚至輻射周邊其他消費的出行的全面的產業鏈。想利用互聯網的手段和技術,完善自身的服務。

電動車
天馬通馳電力通勤車正在充電

B:萬一無法復牌,有做好最壞的打算嗎?

G:相信香港是個公平公正的市場,會盡力保障小股東的權益,當然是在合理合法的情況下。當然如果真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我們也不會救。但我們覺得天馬是做實體業務的,有業務支持的,所以還是有韌性繼續堅持復牌。其實在10月10號的媒體會上說過,254復不了牌對天馬來說並無影響。天馬沒從上市公司上得到任何幫助,反而在反哺,包括各種復牌的費用支出。但如果最後復牌失敗,所有股東都血本無歸,包括小股東。但至少天馬這家企業還是我們在控制,小股東就什麼都沒了。

國家聯合資源董事會主席紀開平表示,公司已達到港交所所需的復牌要求,卻還是未能成功復牌,亦未得到給予254做出公平陳述的機會。其實公司早在9月30日就已向港交所索取首次聆訊的文字紀錄,但此決定竟花費了一整個月,港交所方表示不能提供聆訊紀錄。判死刑,也要給個理由」 ,紀開平如是說。

當上市公司認為自己完全已符合復牌條件而港交所卻不為所動之時,不禁想問,命垂一線還有搶救的價值嗎?

-

撰文:KIKI

攝影:K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