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賓:慈銘體檢創始人兼總裁、韓博士醫院管理集團董事長韓小紅

以下是發言實錄:

韓小紅:因為我自己做體檢出身的,我一直在追逐著科學解決問題。聽了剛才兩位科學家的演講,當然他們是諾貝爾獲得者,非常尊重和崇拜他們。但我越追逐科學、越學科學,我自己本人也是醫學博士,其實我更多的是焦慮和迷茫。

比如說我們第一個諾貝爾獎獲得者這位先生,剛才說細菌給人類帶來的好處,這個課題最近在國內也非常時髦和盛行。他們說的很具體,說到螺旋桿菌對我們的益處,說到它可能和哮喘的關系,像這樣的知識越多就會越迷茫。而且我們在臨床上因為螺旋桿菌和胃癌的關系,導致每一個客戶都要去查螺旋桿菌,而且推動和倡導這種檢查,檢查以後用三聯四聯藥給客戶治病,當然我們經常推薦他到醫院,現在已經標準化了。如果第一次檢查出現陽性接著繼續讓他服藥,把身體的螺旋桿菌殺掉了,本來我們是非常愉悅的,現在聽完他的演講我開始焦慮了,經常各種角度聽到這種科學。

第二位科學家給我們帶來的知識是用計算機怎麽促進蛋白組學的發展,怎麽能進入到殺菌這樣科技的發展,所以你會發現科學家們是非常尖端、細節的領域。因為我們每天在體檢行業面對這些體檢結果,數據非常敏感,其實對科技是非常追逐的,我非常希望用科技的手段解決現在面對的困惑和問題。

比如大家都知道現在中國已經成為最大的代謝病國家,每一種疾病的數據都是上億人次。但是我們這些慢性疾病,在我們的主流醫生眼裏又是不可治的,又是要終身服藥的。大量的人要終生服用抗高血壓藥、降壓藥、降血糖藥、抗免疫抑制劑藥,包括得了哮喘之後要終身用抗哮喘藥。這些事情讓我們知道面對科技,一定是有希望能用先進的科技手段解決的。

還有很多讓我焦慮的東西,比如體檢很正常,但你就是不舒服,就是不健康,你失眠,你焦慮,你抑郁、記憶力下降,很多很多問題。像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困擾著我們,我們科技的發展,怎麽能和現在這些事情結合起來。還有疾病是動態的,本來我皮膚是很好的,但前兩天臉上長了包包,而且隨著我的心情變化。結果我到了海南在博鰲醫院待了幾天之後,也在高強度的工作,可那樣的環境下,青山綠水,包包突然一夜消失掉了。內臟的疾病是看不到的,但你皮膚上的變化是清清楚楚的。所以人類的疾病也是動態的,這一切都讓我們想到如何用科技的手段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