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有歡喜,難免亦常有淚......我哋大家在獅子山下相遇上,總算是歡笑多於唏噓。人生不免崎嶇,難以絕無掛慮。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拋棄區分求共對。」

上世紀70年代開始製作的電視劇《獅子山下》,講述了香港數代人為生活打拼的故事。該劇熱播的同時,亦是香港經濟騰飛的開始,當時玩具、塑膠花、成衣等出口輕工業發展蓬勃;本世紀初,香港又因全球化和亞太地區經濟發展而迅速發展。

繁榮穩定是香港民眾最大的福祉,如今遭到了破壞。但所謂不破不立,發展依然是香港繁榮穩定的立身之本。「獅子山精神」所強調的「同舟共濟、守望相助、艱苦奮鬥」能否再次發揮作用,讓香港再一次騰飛?這次我們請來了對香港經濟有深入了解的財經作家、沃德國際管理顧問董事局主席盧麒元,一起探討香港的命運。

B:Business Times

盧:盧麒元

全球政治經濟格局重組

B:所謂「有危必有機」,您怎麼看待現時香港的「危」和「機」?

盧:按照經濟學家的計算,任何一個地方的廣義稅賦超過70%必然會陷入動亂,現時香港的廣義稅賦是73%。另外,香港的堅尼系數*(反映貧富懸殊的數據)全球排名第三。

香港之所以爆發這麼大的社會事件,以至於變成一場動亂,這當中涉及比較長的歷史積累過程。但是,香港是一塊福地。感謝美國總統特朗普打了這場貿易戰。

B:中美貿易戰為香港帶來機遇?怎麼解讀?

盧:美國前總統列根打破了冷戰時期全球的政治經濟格局,特朗普上台後再一次粉碎了上世紀蘇聯解體後形成的政治格局,即後冷戰格局。後冷戰的格局叫「一超獨霸」,也就是美元獨霸的意思,「一超獨霸」的基礎是中美聯合共治,特朗普等於是把中美聯合共治也粉碎了,形成了「新三國演義」,並重新簽訂了新的《北美自貿協定》(NAFTA)。

新的《北美自貿協定》由於在法律上使用美國法律處理三國的經濟糾紛,所以在經濟上可以將北美視為准盟邦。新《北美自貿協定》形成了21萬億美元GDP規模;歐盟的GDP規模是19萬億美元。唯獨是東亞,沒有東亞經濟共同體。

B:東亞經濟共同體可以與歐洲和北美相抗衡?

盧:經過本輪貿易戰,中國意識到中日韓三國形成一個新的經濟共同體的必要性。中日韓三國均是生產能力非常強大的國家,但在資源上均不行,所以三者需要有一個相對統一完整的結構。如無意外,東亞共同體可在2021年前後建立。

目前中日韓三國的GDP規模達22萬億美元,超過美國,若加上北韓、中國台灣、香港、新加坡和澳門,總規模達24萬億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

香港在東亞共同體中的定位

B:東亞共同體的中心應設在哪裡?

盧:只能是香港。但香港人看不到全球政治格局的巨變,只有香港的法律體系可以讓中國大陸、日本、韓國、北韓、新加坡、香港、澳門和中國台灣六個國家和地區接納。

在這次社會事件過去之後,香港需要經過兩年的靜止期,而在2022年之後,香港將進入新一輪的騰飛。以香港人的聰明才智、香港重要的國際地位和國內地位,10年之後,到了2032年,香港將有機會成為超越紐約和倫敦的最偉大金融中心。

B:香港能夠應付這次社會事件?

盧:香港本身有充足的財政盈餘,加上香港的外匯儲備,足夠支撐兩年,經濟上不會有任何問題。

東亞共同體勢在必行?

B:您剛剛提到的東亞共同體的建立,是在一個很理想的狀態下建立的,但其實中日韓三國都各懷心思,可能在經濟利益上可以共進退,但是其他方面可能就有難度,對此你怎麼看?

盧:2015年全球進入數字經濟時代,我們把2015年定義為區塊鏈元年。從此以後,整個地緣政治結構迅速重組,不再是以前的依託於軍事而形成的那種政治經濟結構。

在迅速重組之後,數字經濟時代和傳統的時代不一樣了:數字經濟公司正在進行深刻地兩化,包括信息產業化,領頭羊為華為;第二化是產業信息化,比如美團外賣。

日本在數字經濟領域上相對落後,5年後日本的GDP水平將會低於中國的廣東省。因此,日本和韓國現時需要理解的既是地緣政治上的邏輯,也是經濟學上的原理:當一個大陸板塊凝結穩定高速發展的時候,邊緣破碎,意即大陸旁邊的島破碎了就會出現問題;反之,當大陸板塊破碎,邊緣就會強大。這也是為甚麼英國和日本必須要大陸分裂、破碎、戰爭,才會變得強大。

當大陸板塊凝結穩定高速發展的時候,他們就全完了。所以日本必須依託於中國,形成一個體系。數字經濟時代最大的特色就是沒有邊界了,你不融入,就立刻落後。

* 編者按:香港每五年公布一次堅尼系數,根據統計處早年公布的2016年香港堅尼系數為0.539,較2011年的0.537上升0.002,惡化至45年來的新高。而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UN-Habitat)將「國際警戒線」定於堅尼系數0.4。